黎納

黎明天光,百納海川。平時正經,有時壞掉。敏銳度高低落差大,喜歡故事創作、影視作品分析,亦是社會觀察者。自知才疏學淺,敬請指教與分享。

《奧術》來自心裡的,才是我的敵人

發布於
當一個人有了想要保護的目標,就開始變得弱小。


當一個人有了想要保護的目標,就開始變得弱小。

范德爾(Vander)帶領著底城的人衝向橋,與上城的執法者們彼此殺傷的戰爭,到頭來,他只擁有了菲艾(Vi)那一群孩子,不對,肩上還扛著底城的和平。

反之,希爾科(Silco)為了貫徹理念,創造出「微光」(Shimmer),即便那是傷害人體的物質,卻是強大的力量,只有強大才能造就底城人的未來與和平,但當他發現爆爆(Powder)就和當年的自己一樣,便將自己投射在她身上,那一刻起,希爾科便注定走向毀滅。


玩具猴的爆裂攻擊


菲艾對爆爆(Powder)的溺愛大於信任,無法帶她前往搭救范德爾的危險行動,然而,爆爆為了證明自己有用處,靈機一動讓小猴子搭載藍石頭,一聲炸出兩敗俱傷的場面,而己方的死傷慘重。

爆爆無法接受自己造成家人的逝去,便將恨意投注在菲艾的拋棄,為了保護自己的心靈,她將矛頭指向外,有如刺蝟的防衛,形成了吉茵柯絲(Jinx)。

四人互相輝映的狀態,沒有人是真正的弱者,卻都落入自己的心境而變得弱小,再次失去家人的爆爆,選擇繼承希爾科的思想,坐上吉茵柯絲的位置,往上城發射絕望。


來自心裡的,才是我的敵人。


《奧術》以章節方式作為段落安排,九集的內容豐富又複雜,不過觀眾卻不會有複雜到看不懂的感覺,以下介紹三點,敵人的面貌:


1. 上城:皮爾托福(Piltover)的未來


上城的年輕科學家傑西(Jayce)與維克特(Viktor),兩人創造海克斯科技(Hextech),找出穩定使用藍色石頭作為能源的方式,實現交通運輸的「魔法」,上城因此建造了「海克斯飛門」,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交通樞紐。

本作的細膩之處,在於每場戲的鋪陳,先前的內容都會放一些小線索,讓你有機會產生印象,就算當下沒有發現,可能到了該場戲的時候,會有股「等等,剛才是不是有出現什麼」,而又往回看的時刻,對於某些觀眾(如我)來說,是一大樂趣。

第四集〈進步日快樂!〉與第六集〈讓高牆倒下〉之中,漢默丁格與學徒傑西的關係,便是呼應的好例子。

第四集的開頭,創立上城的科學家:漢默丁格(heimerdinger),破曉之際點出火光,迎向現今的巨星──傑西。


隨著漢默丁格的眼光往上,觀眾被挑起心中的疑問:究竟他看見的是什麼?
但觀眾只看見他點了牆邊的燈盞,隨即畫面變成破曉的太陽。
彷彿建築挾帶日出一般,漢默丁格的聲音歡迎傑西,道出以往創立皮爾托福的歷史,有一位犧牲小我的偉大科學家。
傑西表示,從來不知道這號人物,漢默丁格說,此人的偉大在於,他在乎的是上城人的未來。


前面這段,約莫一分鐘的時間,漢默丁格埋下了一個伏筆,而這顆種子的作用,將在第六集揭曉。後半段,漢默丁格告訴傑西,今年的進步日將由他來演講,因為海克斯飛門創造了前所未有的盛況,也造福了上城人民。

第六集〈讓高牆倒下〉,歷經底城的威脅與傷害,為了得到更多的權力,讓海克斯科技能夠應用於武器製造,傑西在議會提議,讓阻擋科技發展的漢默丁格退休。


漢默丁格懇求傑西不要這麼做,但傑西認為,皮爾托福必須往前邁進,而漢默丁格永遠是皮爾托福之父。
議會全數表決通過,當最後的光線落在傑西身上,反光在漢默丁格眼中成為晶瑩的模樣,增添了觀眾的感傷。


如果說,「進步」象徵前進,不斷地前進,不論任何手段地前進,那是否就代表未來呢?

上城人想要什麼樣的未來?觀眾看完九集以後,無法知道答案,但是我們知道漢默丁格,以及創立皮爾托福的科學家們,想要什麼樣的未來──那就是和平,且進步的未來。

親眼目睹二百年前的魔法師,如何摧毀人們的生活,為了個人的力量,不斷掠奪、攻擊,逃離魔法師們手下的悲劇,活到現今的那位,就是漢默丁格。

娓娓道來無名的科學家,為他點上一盞燈的光火,是為了映在自己的眼中,提醒著,有一個人無私地奉獻,雖然認識他的人寥寥無幾,但被雕刻在皮爾托福的牆上,擁有一席之位,就是為了提醒大眾,科學家所謂的「進步」,是為了皮爾托福的未來,是大家的未來,而不是私心的成就與利益。

漢默丁格介紹完這號人物,才告訴傑西,這屆的進步日將由他進行演講,而自己也同意,因為「海克斯飛門」正是帶領大家走向更好、更進步的未來。

然而,漢默丁格眼裡的光芒,卻被從天而降的白色冷光犀利地消滅。親手摘下議會位子的人,居然是學徒傑西。

這一刻的光芒轉化成淚光的象徵,不僅是觀眾的感傷,也是漢默丁格的不忍心,因為他看見的不是皮爾托福的未來,再也不是。



2. 執法者:凱特琳(Caitlyn)


傑西的贊助人是凱特琳的父母,而她的母親是議員之一,家族勢力強大,凱特琳卻沒有大小姐的架子,長大後成為執法者,然而進步日當天,卻守在母親介紹皮爾托福的帳篷外,像是被「供奉」在安全地帶一樣,凱特琳趁隙調查飛船貨物的爆炸事件,她的心中擁有一個目標,直到第五集〈眾人都想與我為敵〉,才正式揭曉。



小時候的凱特琳參加射擊比賽,對手是一位大人,觀眾這時已能感覺到,凱特琳從小就很優秀啊!擊碎最後一個目標後,她看見旁邊的那名大人,早已持槍卻未射擊──那人即是第一章出現的警長:格雷森(Grayson)。



凱特琳雖然拿到殊榮,卻質疑父母收買格雷森,讓她贏得比賽,格雷森只笑著說,她學會用槍,是為了保護皮爾托福的人民,這就是她的目標,但凱特琳為何要學習用槍?她的目標是什麼?



遠方的皮爾托福透過轉場變成了監獄,回到現在的時間線,凱特琳正要去找爆炸案的關係人,恰巧遇到囚犯菲艾。

從格雷森的目標,轉移到凱特琳的目標,轉場的銜接很棒,也間接透露,身在龐大家族勢力底下的她,就像是名囚犯,渴望獲得自主、自由的生活。



凱特琳展現神槍手的技術,拯救臨死的菲艾,從希爾柯的手下(曾是范德爾的手下)逃脫,很快地,我們發現連續瞄準機械手臂,而非置之於死,凱特琳的目標很明確,「拯救」而非「殺戮」,她心中的正義,也在追求的過程中,面臨了心裡的敵人──真相。

而這名敵人,隱含在第九集的綁架事件,凱特琳追求的真相,是否在第二季出現,引頸期盼。


3. 追尋永恆:維克特(Viktor)


維克特,支持傑西發展海克斯科技,並成為共同開發者,雖然鮮為人知,卻是傑西重要的夥伴;拐杖不離身的瘸子,無法跟傑西一同站上講台,為人們演講,卻是海克斯科技的重要研究者。

他的執迷是從身體的衰落開始。

自從得知自己的病況愈下,看著步步高升的傑西,擁有了議員的權力,卻忘記了當初兩人的約定,科技要拿來幫助弱勢,也就是底城的人們,而如今,傑西則是忙著抵擋底城人。



維克特和傑西在海克斯飛門建築裡頭,維修工人正在替換能源裝置,維克特向傑西闡明當初的目標,但傑西只想保護海克斯飛門,以及上城人的安全。



維克特往下望著數條藍色光芒,瞬間某種幻象啟發了他,決定繼續到實驗室嘗試,如何使用海克斯核心,幫助自己的生命──然而,他卻吐血而倒下。



桌上的血液,突然流動起來,向空中浮出一顆血滴,海克斯核心吸收之,隨即遁入未知的世界。

維克特曾說,如果所有符文的排列組合,是為了同一個目標,但「奧術」不只有一種用法,那就表示,符文本身會思考,具有適應性,也就是說,符文本身就會學習。

有機物能夠藉由海克斯核心的能量快速生長,但也會極速凋萎而死,沒有生命能夠持續下去......除了維克特。至少在他一部份的嘗試來看,他即將凋零的生命恢復生氣,然而,也失去控制。

混合微光(Shimmer)和海克斯核心的能量,究竟維克特將會恢復生機,或是成為怪物,又或者,成為某種新人類,繼續生命的意義呢?

因生命限縮而失意的科學家,來自內心的強烈渴望,海克斯核心將會成長到什麼模樣?上城人的未來,是否還有曙光?



來自心裡的,才是我的敵人


上篇相較,這兩個看似完全相反的標題,其實是在講同一件事情:


無論是你的敵人,或是我的敵人,都是雙面的。


敵人怎麼會是雙面的呢?

如果有一天,科學家能夠發明出偵測人類內心活動的儀器,也許能夠發現,愛與恨為何被稱作是兩種不同情感,卻又是同一種情感所產生。

一個人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而自己內心產生的敵人,也就是敵人的敵人,因此可以變成朋友。我們也許會感到欣慰或畏懼,但是,我們既是自己的敵人,也是朋友,這樣的雙面關係,將會一直持續到我們更理解自己,也就能明白敵人與朋友,最終,或許能找到自己想要去的方向,而不僅是面對敵人跟朋友而已。

《奧術》所描繪的敵人,遠遠不及我們面對的敵人,不過,故事宛如從天飄下的雪花,即便片片相似,也是獻給獨一無二的我們。

來自獨一無二的它們。






圖片來源:Netflix




▶如果喜歡文章,歡迎支持,讓我走得更遠🌲

https://liker.land/lina_sptwrt/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奧術》走進心裡的,才是你的敵人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