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納

黎明天光,百納海川。平時正經,有時壞掉。敏銳度高低落差大,喜歡故事創作、影視作品分析,亦是社會觀察者。自知才疏學淺,敬請指教與分享。

鬼屋咖啡廳──你敢去嗎?

發布於
本以為是去北海岸散步看海發呆,眼前的殘破建築映入眼中,我愣了幾秒:「你確定是這?」,友人開口:「鬼屋咖啡廳!」


前陣子剛搬到新的住處,搬家工程的疲勞累積全身,全國降至二級警戒,開放餐飲內用之後,我模糊地上了友人的車,以為是去北海岸散步看海發呆,一晃眼的神遊,眼前的殘破建築映入眼中,我還以為是走錯路,沒想到友人開口:「到了。」


鬼屋咖啡廳座落於石門區「海灣新城」。


我愣了幾秒,轉頭看著友人:「這裡?你確定是這?」

「鬼屋咖啡廳!想說既然要來,那就來特別的咖啡廳啊~」

哇靠……我真的是壓根兒沒想過。

跟著友人下車,環顧四周,一個人都沒有。夕陽光輝映照一部分的殘屋,雖然看似寧靜,卻有股暗藏什麼的鬼片氣氛,說不上來的奇異感。我開始回想過去是否曾經聊過鬼屋咖啡廳之類的話題,但是腦袋只告訴我:查無資訊。

「這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我以為是海邊的玻璃屋咖啡廳,或之類的。」

咖啡廳就在一樓,但是前方的樹叢擋住視線,無法看見海。我們走到咖啡廳門口,老闆與老闆娘都在,只是似乎才剛開門,店裡也沒有客人,友人進去詢問後,老闆娘說二樓的陽台可以看見海。

「等一下喔!二樓還沒整理,你們坐一下!」

老闆夫妻依序上樓,我們站在外頭等待的時間,我在想是否要趁機跟友人提議其他間咖啡廳……現在是農曆七月,剛搬到新的住處,新環境都還沒適應,睡眠品質也不好的我,居然要踏入鬼屋咖啡廳?先不說會不會卡到陰,我甚至有點懷疑老闆夫妻到底是不是真人,畢竟這裡就只有我們倆,再也沒看見其他人了啊!(抱頭)這不就是鬼片會有的情節嗎!

雖然一堆顧慮,但我這個人也喜歡嘗試,人生第一次踏入鬼屋咖啡廳,究竟會是什麼樣的感受?安撫完擔心、害怕的情緒,我看著友人,突然想起多年前的事情,老闆娘的呼喚將我拉回現實。


還沒接受現況的我,拍照都歪了一邊。(笑)


踏著階梯步上二樓,波光粼粼的海面廣闊遼遠,至少看海的行程還是有達到……我往陽台另一側看去,老闆娘說:「這之後要整理成套房,出租啦!」

什麼?所以我們等於是坐在「未來房客的陽台」喝咖啡嗎?荒謬感溜過心底,我不禁笑了。

「你們要喝什麼?」老闆娘笑著問。

「你們這邊有什麼?」

「咖啡、綠茶或是烏龍?」桌面沒有菜單,應該是簡單的茶點,但是剛才似乎有聽到餐點?老闆娘手上也沒有菜單,有點奇怪。

「有紅茶嗎?」我問。

「有、有。」

「那我要綠茶。」

「我要紅茶去冰。謝謝。」

欣賞海景過了五分鐘,聽見階梯的腳步聲,老闆娘的臉先出現在地面,才見到她手裡拿著兩瓶……嗯?

「這邊海景很漂亮,常常有客人來了就很喜歡!」兩杯水各插著一段黃金葛,其中還有枯黃的葉子,她擺好位置後,順手剝落枯葉的部分,「我們這邊很受歡迎,像這邊還有很多外國人住,那邊是住俄國人,另一邊有住德國還是波蘭人。」

「那這邊是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友人問。

「啊就是海風侵蝕啦……不過現在還是有十幾戶住在這裡,很多都是外國人。那邊之後也要改成套房出租,還是民宿,之後會有愈來愈多人。」

老闆娘第二次上來,以為飲料來了,但托盤上是水杯與瓜子。

沒錯,就是瓜子。

「我們這邊是有什麼點心就出什麼,那飲料等一下,你們慢慢吃、慢慢看喔~」

「請問剛才點的飲料怎麼算?」

「我們這邊是一人低消450,含飲料、點心這樣,後面還有其他點心。」她一走掉,我和友人互看彼此,露出詭異的笑容。

「居然是瓜子?太奇特了吧……」

我說完後,喝了一口水,心裡鬆口氣,幸好水沒問題……等等,我居然在咖啡廳感嘆這種事?不對,就是因為一點都不像咖啡廳,所以才會有這種直覺反應吧?


瓜子配海景,防疫新生活?


「飲料有點慢,我們好像坐蠻久了?」

嗑著瓜子,莫名地有種老人感,好像我們是幾十年老鄰居,分享彼此的瓜子打發時間。

「對啊,夕陽都要不見了。要去問問看嗎?」

「懶得起來。算了。」友人翹著椅子,我勸他小心點,椅子感覺不是很堅固。

「你好像很喜歡『廢墟』哎。」

「啊?沒有啊,我只是因為看到鬼屋就想來看看而已。」友人笑得跟什麼一樣。

「幾年前,我們去宜蘭,好像是迷路開進一片荒草地,那時候下車看看附近,有一個好幾公尺,長方形的凹陷水泥地,我不知道那是什麼,它就是空在那,而且深度大概就是你的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我連靠近都不想靠近,你不只靠近看,還跳下去走了一圈,差點上不來。你記得嗎?」


Photo by Stephen Rolt on Unsplash/荒草地示意圖


友人聽我說完後,給了一個明確的答案:「不記得。」

「你不記得?那時候我還想說,你真的超有勇氣。」

「應該是因為那時候還在拍片吧?去到哪裡就會想場勘一下。」我盯著他幾秒,「不,我覺得那只是你好奇心而已。因為那裡真的什麼都沒有。」

荒草地出現長方形像是墓地一樣的空地,深度那麼深,實在是很難不去聯想其他使用的可能性……但由於一些原因,當下並沒有跟他說,不過看來說了也沒什麼影響。

飲料大概等了十五分鐘,終於來了。

他先喝了一口綠茶,臉立刻皺得跟酸梅一樣。我喝了紅茶,非常普通,轉喝綠茶,濃厚霉味頓時在嘴裡散開,我痛苦地吞下去。

「這是什麼啊?!」我狂喝水。

「我不喝了、不喝了。」友人搖搖手。

「是不是因為疫情的關係,這邊又是海邊,茶放太久又受潮了?」恢復味蕾後,我開始分析問題。

「這也太誇張……」友人完全放棄,「算了,就是買個體驗。」

夕陽的魅力消失於海面,我瞄向身後微亮的房間,打了一隻腳邊的蚊子,「我們該走了。」





後記


我和友人吃晚餐的時候,他接到老闆娘的電話,因為飲料幾乎沒有動過,詢問是不是飲料不合口味,得知情況後,連連抱歉,請我們下次再去,一定會補償這次的消費體驗。

有點感嘆,老闆夫妻很親切、人也不錯,也許下次坐到一樓咖啡廳的座位,體驗可能會好些,當然這些話是說給你們讀者聽的,因為我不想再去鬼屋咖啡廳……(躲)

如果想嘗鮮的話,歡迎到北海岸走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防疫生活|有互動就有摩擦

防疫生活|廁所逃生記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