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ordeath

A thinker

读米塞斯《自由与繁荣的国度-附录》

自由主义或和平主义的民族主义

总结:

中世纪时,欧洲的政治是等级制的,每个人只对自己的上一等级负责,而到了现代,欧洲的政治出现了平民化的趋势,人们逐渐不能忍受贵族这种不平等的制度,而建立市民与王权的联盟,即国家逐渐变为君主统治,而剩下的人都只是君主的财产,完全服膺于主权。随后,在英国,自由主义逐渐出现,它利用理性主义,自然法等观念进行抗争,最终使得君主也屈服于自由主义的理念,建立了君主立宪国和共和国。

君主制的国家丝毫不重视其边界,由于继承制的特点,君王总是希望征服大片的土地留给子女。君主看待主权以及其下的子民与财产的区别不大。君主之间会交易领土的边界使边界更加整齐,而其上的居民也随之被交易。主权由领土的界限被界定,其上的居民则为其附属物臣服于主权,君主们则是主权的所有者。由于君主重视臣民与自己的直接臣服之联系,又担心臣民们不满自己的统治,因此君主常常破坏臣民的集会,防止他们由于联合而过于强大,正因如此,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变得越来越原子化,自由主义,作为超越阶级,等级的思想,有了发展的根基。

自由主义不把主权视作君主的财产,相反,自由主义认为主权是属于全体公民的,这是由个人天赋人权的不可让渡性决定的。在英国与法国,争取民主后,原本的国家仅仅变更了主权的所有者,并没有部分公民要求独立的诉求。在意大利,波兰,人们并肩作战,反对自己的君主,它们的人民并不恨对方国家的人民,而是反对对方国家的专制君主。民族主义作为鼓励臣民们反抗专制君主的思想,同时也是隶属于整个世界的,各个民族之间是平等的,也是和平的。各个民族可以尽快的利用自由贸易互相来往,从而互相达成和谐。

这种民族主义在传播至东方后,则出现了军国主义的变种,以至于民族主义成为战争的导火索。同时在欧洲的专制国家中,君主也在鼓励臣民们抗拒英法两国的自由平等思想,大肆宣扬其为外国之思想。

自由主义希望世界在逐渐紧密的经济关系中逐渐联合在一起,以至于人们广泛的认同自由主义的自然法观念,创设一部世界公认的法律以供其遵守。当然,自由主义仍然希望各地居民有权决定自己的居住地之国籍,但是在自愿的形式下,各地合并为某种世界政府更加诱人。

但是由于愈发紧密的经济联系同时也使一些爱国者们看到了统一的好处,从而它们开始鼓吹在暴力下的统一会给各地带来好处,同时,假如把世界看作急需统一的整体,那么创设一部本国的法律预先为世界法律作为范本也是非常诱人的。每个民族的好战者无不期待着自己民族的法律可以征服全球。至此,军国主义诞生了。


感想:

由于事实上世界各地的人们在生活习俗,交通,教育,语言等等方面的巨大差异,世界政府不可能是单一制的政府,而必须是联邦制的政府,主权必须是地方与联邦分享的,而不是地方全权受中央管辖。同时,固然世界政府有许多的好处,但这些好处必须在自愿联合的基础上才可以发挥,否则人性的恶将确保这样的联合是相当恐怖的,至少会引发百年以上的世界大战。自由的联合将会确保自由的国家之间可以形成更加强大的联盟,以抵御那些尚且还未褪去野蛮的劫掠时代的国家的入侵和威胁。

民族主义本身是重视整个民族的,在专制时代,它本应该鼓励人们反抗专制,反抗独裁者,把整个民族从独裁者手中解放出来,以获得自由。但是,现代的民族主义巧妙地复辟了君主制时代的思想,它把共和国的主权是无主的财产,只不过等待君主的接手罢了,而人民在他们眼中是无比轻贱的,人民是不能为自己的民族争取复兴的,只有经由伟大的君主或僭主才可以做到。

这样的变化是由于集体主义所导致的,由于民族主义是一个集体概念,当个人审视它时,首先想到的如果是一个集体,那么个人对集体的服从就变得自然而然了。然而,倘若公共意志不经过充分的讨论而做出决定,而是所有人均放弃了思考和发声,从逻辑上来说,公共意志最终只能靠外星人来决定,从事实上来说,公共意志则会被少数人掠夺。因此民族主义至此成为了专制的帮凶。

民族主义对仇恨的煽动是自由贸易的另一个巨大敌人,自由贸易,从结果上,同时有利于交易的双方,但是,由于民族主义的仇恨感,另一个国家的获利在本国人心中成为了一件消极的事情,甚至是一件比自己的国民同胞获利之积极更甚的消极感觉。贸易保护主义由此而生。发展中国家的关税壁垒事实上伤害自己也伤害别人。中美贸易战如果不考虑美国对信息安全被偷取的顾虑,实际上并非双赢的结局。

由于民族主义一方面以集体主义逐渐窃取主权,另一方面还具有反对其他地区的先进思想的反动性,我认为民族主义应当重新回归以往的样子,以各地人民自愿的结为共同体为基础,追求自己的同胞的自由与民主,并且希望全世界愈发的联系紧密,我认为这样的民族主义更加文明,更加有利于这个世界上的人们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