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荏
言荏

24小時,25種心情。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5

RJ的演唱會在平安夜舉行,大家約在快餐店先吃晚餐再一起去看演唱會,氣氛很熱鬧,大家都在猜RJ會表演哪些歌曲,會不會唱舊歌,還是只唱新歌?

「Silent night, Holy night,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林強的電話響了起來,「喂,一凡?好,好,那我們先進去,我把票留在售票處,拜。」

「林強,你的電話鈴聲終於應節了。」夏樂笑着說。林強的電話鈴聲一年365天都設定為平安頌。問他,他也只是笑笑,說純粹喜歡這首歌而已。

「阿比,你最近在學跳舞嗎?」心菲突然轉身問道。

「是呀,你怎麼知道?」

「你是不是加入了街舞社?」

「是呀。」

「那你還留在音樂社嗎?」

「我沒有離開呀。」

林強感覺到氣氛有點不一樣,趕忙打圓場,說演唱會要開始了,還不走就會遲到。周慈也拉着心菲走,林強則搭着阿比跟在後面。一路上,心菲沒再吭聲,林強幾次想要跟她講話,都被她瞪回去了,只好耷拉着腦袋走在旁邊。

演唱會門口燈光通明,樂迷們在開場前,紛紛湧到紀念品區購買唱片和海報,許多人都把剛買的紀念T恤套在身上。夏樂本來想跟大家一起排隊買紀念品但看了看見人龍,就放棄了。她主動向林強拿了兩張門票,一張是自己的,一張是代林強送到售票處,留給一凡。

夏樂把票轉交給售票員,並留下一凡的姓名和電話。從售票處擠出來後,她靠在附近的牆邊,看了一眼人群,又看了一眼手錶,再看看場內的人。她看到好幾個熟悉的面孔圍在一起聊天,突然間她有一種意興闌珊感覺。她低着頭盯着自己的鞋子,左腳的鞋帶有點鬆了,她彎下腰又重新綁緊,又把右腳的鞋帶鬆開再綁緊。好了,夏樂嘆了一口氣,輕輕的對自己說。

「夏樂!」一凡的聲音突然傳來。夏樂好像做了虧心事,急忙站直身體,頭頂卻硬硬的撞上一凡的下巴。夏樂聽到叩的一聲,看見一凡捂住嘴唇。

「流血了嗎?對不起!」夏樂忍着笑在背包裏掏出一張紙巾。

一凡接過紙巾,印了印嘴唇說:「沒事,當是飯後點心。我們快進場。」說完舔了舔帶着鹹味的下嘴唇。

售票處離場區入口比較遠,他們只好跟在人群後面慢慢走,兩人都沒有講話。偶爾,一凡會輕輕的護着夏樂的上背,以防她被人群擠開。進入場區後,熱場的樂隊已經在表演了。距離舞台太遠,一凡站立的位置只能遠遠的看到樂手的上半身,而夏樂則只看到舞台的天花板的射燈。

過了一會兒,一凡輕輕的在夏樂耳邊說:「跟我來,我們擠前面一點。」說完輕輕拉着夏樂的手臂,一步步的向前走。一凡先走到右側邊,再慢慢向前移。從中價區,慢慢的竟然移到最前面的高價區的後排。這時候,熱場的樂隊正在介紹RJ出場。隨着尖叫聲和口哨聲,RJ出場了,後面的人群開始激動的向前推。他們順着人潮又向前擠了好幾排。本來站在一凡後面的夏樂,被一凡拉到自己的身前,他們竟然站在舞台附近,連樂手使用什麼音效器都看得一清二楚。夏樂興奮的轉頭向一凡笑了笑,他也向夏樂使了一下眼色。

RJ演唱會一如往常,先唱他的成名舊歌Remember Jo,全場跟着又跳又唱。夏樂跟着RJ的指示,把雙手舉高,隨節奏擺動身體,陶醉在旋律中。一凡看着眼前的她投入地喝采、跳動,那條小馬尾也不安份地隨着主人上下蹦跳。

一凡最欣賞RJ的編樂,一首歌可以長達十幾分鐘,不像一首歌,倒像一部電影,情節跳宕,這一分鐘,平靜如湖,下一分鐘又現暗湧。一個半小時的演唱會,就這樣在起伏的情緒和繚人的音樂中結束。

好不容易擠到出口,夏樂長長的喘了一口氣:

「好正呀!好累呀!好餓呀!」

「找他們一起去吃宵夜。」一凡邊說邊撥電話。

「你不是留着宵夜嗎?」夏樂笑著指了指一凡的嘴唇。

一凡捂着嘴笑了笑:「沒人接,我發了訊息給他們,我們先去找位子。」

平安夜,街上的人都趕着去倒數,餐廳也坐滿了人。倆人找了很久,在甜品店坐下。一凡收到訊息,他們說人太多了地方不好找,分開吃算了。倆人默默的吃着甜品,心情還縈繞在演唱會的情緒裏。


一凡看著夏樂纖細的手腕,和那顆淺淺淡淡的小痣:

「想不到你這麼瘦弱,打起鼓來比林強還要強勁。」

「我有一個好老師呀。」

「哪個?」

夏樂說了一個著名地下樂團的鼓手的名字。

「他很會教嗎?」

「對呀!學費很貴呢。那時我還在唸中三,每月零用錢剛夠交學費。學校在半山上,我沒錢坐車和吃飯,每天要爬幾百級樓梯回學校上課。」

「怪不得你那麼瘦。」

夏樂低下頭笑了笑:「那時候很期待過年和生日。」

「有很豐厚的紅包,是嗎?」

夏樂低下頭又笑了笑:「你喜歡RJ,是嗎?」

「對呀,我有一枝和RJ一模一樣的結他呢!」

「怎樣可能?那很貴呀!」

「是我老爸用來激勵我考大學的。他說只要我考上大學,就送給我。我到現在都捨不得彈,怕弄花了。」

「你真幸福。」

「我本來想中學畢業後就出來闖一闖,根本沒想過讀大學。但那個誘惑太大了。」

「喔?那你本來想幹什麼?」

「只要是和結他和音樂有關的,我都可以。」一凡望向前方。

夏樂沉默着。

「你覺得我是不是沒有大志?」

「你知道嗎?我小學的夢想是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女太空人,後來知道俄羅斯人一早就拿走了這個稱號。然後,我把夢想改了改,成為亞洲第一個女太空人。然後,被日本人拿走了。」夏樂手舞足蹈地說着。一凡看着夏樂興奮的笑容,那是難得一見的,他覺得夏樂的笑容,像孩子一樣天真。

「然後呢?」

「然後我愛上了打鼓,哈哈。」

「為什麼你會選擇打鼓?你知道在樂團中女生多數會選擇唱歌,低音結他或者結他。」

「站在前面的都要漂亮。我喜歡躲在鼓的後面,大家不會注意到我。」

「你很漂亮呀!」

夏樂低下頭又笑了笑:「那你呢,你為什麼選擇彈結他?」

「當然是RJ!」兩人異口同聲的說了出來。

「5…4…3…」甜品店的電視傳來倒數的歡呼聲,「2…1!聖誔快樂,Merry Christmas!」

倆人坐上深宵小巴,滿車的乘客都呈現出狂歡後情緒沉澱的狀態,安靜地躺在椅子上。收音機傳來深宵節目主持人磁性的聲音,祝大家聖誕快樂,並送給聽眾一首披頭四經典的聖誕歌。約翰連儂的歌聲徐徐傳至,夏樂邊哼邊瞄了瞄一凡,一凡也哼着曲子看着夏樂。夏樂朝他笑了笑,閤上眼睛。


So this is Xmas

And what have you done

Another year over

And a new one just begun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4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