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9 articlesIn total 16178 words

離職的一天

言荏

無獨有偶,今天讀/看了兩篇類似的報道,內容都是與離職有關的。第一則是有線女主播在FB敍述她被炒的那一天的經歷,在有線工作了十五年的她,最後一天竟然是人事的一通電話和一封信,沒有道別,沒感謝,沒有準備,就這樣收拾個人物品離開。第二則是一段記錄在某家東南亞航空公司執行最後一次飛行任務的退休老機師的短片。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5

言荏

RJ的演唱會在平安夜舉行,大家約在快餐店先吃晚餐再一起去看演唱會,氣氛很熱鬧,大家都在猜RJ會表演哪些歌曲,會不會唱舊歌,還是只唱新歌?「Silent night, Holy night,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林強的電話響了起來,「喂,一凡?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4

言荏

大二,是大家眼中的蜜月期,周圍的人不是翹課去兼職賺外快,就是在搞社團活動。這一天大家聚在樂室整理唱片,心菲一打開儲物櫃,一大堆垃圾向心菲飛撲過去,嚇得她大跳大叫。周慈和新加入社團的周慈邊笑邊收拾。經過心菲點算後發現,除了吃完的薯片和餅乾包裝袋外,竟然還有吃過的泡麵,幾個泡麵杯子疊在一起,杯底長滿厚厚一層深綠色的霉菌!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3

言荏

開學的第二個星期是向大學新鮮人招手的社團宣傳週。九月的天氣,既悶熱又潮濕,整個人像是被一層濕漉漉的厚重的棉襖覆蓋着,說不出的難受。在這種天氣下,大家都寧願躲在室內享受冷氣清風送爽。中午時段,太陽當頭,廣場人流更少。夏樂隨手用鉛筆把頭髮束成髮髻,坐在樂團宣傳板的旁邊,正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旁邊中樂團的同學聊着。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2

言荏

夏樂戴着耳機,坐在鼓櫈上,雙手揮動着鼓棍跟隨強勁的音樂敲打鼓面,高高的鼓架遮攔了她一半的身體。夏樂頭髮不長,卻硬是綁着一條小馬尾,上身套着一件黑色寬大的衛衣,配同色牛仔褲,黑色短靴。一不留神,會以為是哪個小男生在練習。一個蓄着小胡子,作嘻哈裝束的粗壯男生打開門走進來,他瞧了瞧夏樂...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1

言荏

他說,很久以前,樂隊喜歡在唱片內加上一條隱藏音軌,收錄一首秘密歌曲,在唱片最後一首曲子播完幾分鐘後,那首藏着的歌就會突然響起,給歌迷一個驚喜。夏樂打開嶄新的唱片封套,把裏面的唱片放在唱機上,再提起唱頭輕輕地把唱針滑入軌道,音樂徐徐響起。那是一凡特有的風格,似是張揚狂躁的結他聲,卻...

小說創作「隱藏的歌曲」序

言荏

是這樣的,五六年前在POPO寫了個外框,發現寫小說好難,草草收了尾。這次來到Matters,是想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看看能不能寫小說,不能就放下吧!約30年前Nirvana的Nevermind CD 裏面有一首隱藏的歌曲Endless, Nameless。

「人生五味瓶」—委屈的味道

言荏

人生就像倒翻了的五味瓶,甜酸苦辣澀摻雜在一起,難以一一名狀。人到中年,各種味道像極了茶後的回甘,慢慢地、絲絲地滲透出來,一點一滴,煞有意思。趁有閒暇,煮一壺滾水,沏一杯靚茶,好好回味一下。前調── 委屈的味道。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香蕉船這種甜品?

原來,有些電影是拍給多年後的自己看的。

言荏

十八廿二時,愛看悶到人發霉的電影,什麼blow up,十二怒漢,大國民......為了向人炫耀自己是多有眼光,多愛藝術,甚至連那些被禁的變態色情片都想盡辦法找來看。一篇篇的論文寫得天花龍鳳,上堂討論時逼得年輕講師耳朵發紅...... 有一陣子香港流行日本電影,抱着人看我看,人不看...

哈利和沙莉 VS 傑西和賽琳

言荏

要說我愛重看又重看電影,其中一部是經典中的經典,When Hanry met Sally。不難想像,我就是那種平凡不過的花痴。曾強迫自己看Before sunrise,真的不好意思,看了五六次開頭,就是看不下去。正如逼自己看《百年孤寂》一樣的要命。

比屁還要臭

言荏

近來街上出現了這樣一幅橫額:「沒有國哪有家。」據說是由泱泱大國傳來的警世真言,不知道是不是《慶餘年》裏的那位小伙子一時酒醉背錯了夫子的經典。這句話比屁還要臭,而且是悶屁。但這個世界上卻還是有人喜歡聞臭屁的。

文章有價

言荏

中學時因為文章刊登在報紙上,而獲學校頒一個刻有「文章有價」的小獎章。

4分32秒

言荏

在一首歌,4分32秒的時間內,他經歷了生死情仇, 他感覺到自己成熟穩重,他能夠坦蕩蕩的面對以後的每一個挫折。他得到了安慰和教訓。在肯定了自己和安慰了自己之後,他滿意的離開了。事情是這樣的,在第一粒音符發出聲音時,他正吞下第一口口水,剛好和節奏同位,也許這就註定了,他和這道歌的緣份。

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mes but once in a lifetime

言荏

也許,人生中有着那麼一件小小的憾事,會讓你偷偷的回味再回味。《麥廸遜之橋》,很適合初秋的一套電影,屬於我的最愛的電影的前10位。每次看到男主角站在大雨中,默默的凝視着坐在車內等待丈夫的女主角,心總是跟着一起糾結。滂沱大雨中,他們彼此凝望着......丈夫回來了......

語言偽術

言荏

同樣是華人社會,用中文作溝通語言,但地區不同,用語也有差異,是很好玩的現象。香港:你問朋友去哪吃飯,他會回答:「無所謂」、「我乜都食」,但到坐下來點餐時,他會強調:「其實呢間我之前食過,麻麻地,不過你想食,我無所謂架。」 台灣:你問朋友去哪吃飯,他會說:「都可以呀!

內心的強大

言荏

有個朋友,跟初戀情人由初中開始拍拖,然後結婚產子,女的一直很愛男的。但當他們的孩子開始講小學時,她跟男的提出離婚。她坦白告訴我,離婚的原因是她覺得丈夫不進取。她丈夫我也認識,老實人一個,一輩子只打一份工,穩穩定定,收入還可以,但不算大富大貴。

我不需要你的建議

言荏

娘家和婆家深明我和外子的性格,從不催促我們生孩子。倒是有一個比我們年長幾歲的普通朋友,一見面就提醒我該是時候生了,還說是當我家人才提醒我,好幾次我都含糊帶過,有一次忍不住認真罵了他一次,他才收口。前幾年因情緒病吃藥而嚴重水腫,半年重了二十多公斤,因此常常被朋友提醒要減肥、或者恭喜...

對倒

言荏

昨晚重看完《花樣年華》後,找出劉先生的《對倒》回味。《對倒》的價值毋須多講,劉先生的地位也不需重覆。我要說的倒是劉先生在2000年獲益重印《對倒》時所寫的自序,我深深感受到一位老作家的謙虛、自信和堅持。我認為文字必能反映人的性格,無論如何修飾、增潤,性格都會清楚反映在字裏行間中。

IKEA

言荏

今天午飯後又去了宜家散步。位於辦公室附近有一間宜家傢俬,它一直是我的飯後最愛逛的地方。其實不僅是我一個人。你看,西裝畢挺的商業男目無表情地漫步中;挽着小手袋的兩位中年女同事,邊逛邊耳語着,不知是否在評論着袐書小姐今天穿的迷你裙;和我一樣的獨女,隨手拿起一兩件小東西把玩着......

做人子女甚艱難

言荏

好在我不是人家的媽。老掉牙的題材:婆媳關係。主角:我阿媽、我阿嫂 配角:我 話說阿媽成天打電話給我,向我投訴她的新抱。又說要自己一個搬出去住。又說在兒子家被當為工人。總之,天下沒有不是的婆婆,也沒有不好的兒女,壞的都是媳婦。每次聽她控訴,我就很生氣,也沒有辦法解決。

我要劈炮唔撈

言荏

最近這份工作真的給我很大的打擊。似乎再怎樣努力都得不到上司的賞識,開始有點懷疑自己。想想過去做過的那些工作,有的是老闆不喜歡我,但是我的業績好,所以老闆也對我很客氣,走的時候他應該鬆了一口氣。又有一份工,辭職時老闆極力挽回,說可以加我人工、讓我決定上班時間、讓我放有薪長假等等。

生命中的最後一天

言荏

看過一個理論,就是要把每一天都當生命中的最後一天看待。手上的午餐三文治,是我最的後一餐。公司裏的同事,是我這輩子最後一次見。愛人,今晚是我與你相見的最後一次。討厭的店員,下世也不會遇見。...... 今天就是抱着這樣的心情返工:今日係我最後一日返呢份工。

中國人呀人

言荏

來了matters一個多星期,本來是借個空間抒發一下情緒,所以文章都比較私人,也沒有想過有人會看。昨天心血來潮,寫了一下香港人,寫完就後悔了,後悔的是,文章可能會讓不了解香港的人誤以為香港人個個都是如此的無禮和冷漠。(雖然沒人會看) 我以為這篇以偏概全的文章會招來香港人留言罵我。

人呀人

言荏

我的天呀。昨晚心血來潮,罵罵香港人,竟也招來些狂蜂浪蝶。看來有關香港二字的文章,竟要來個自我審查了。話說回來,家人只能自己罵,由不得旁人說三倒四、無中生有、一派胡言,這是干涉家政,需要強烈譴責 ,我是堅決反對的。

香港人呀人

言荏

香港人一向給人無禮、冷漠,拒人於千里的感覺。曾經看過一個台灣節目,裏面把香港人形容得很兇。茶餐廳夥計的不耐煩,街頭行人面無表情、兩眼空洞,我邊看邊笑,也覺得不好意思。有時在香港想當個和善的人,也不是容易的事。曾經在一家NGO工作,負責管理義工,裏面的義工出名難搞。

20年了

言荏

跟老公在讀書時相識,據說是彼此的初戀(我是,他一直都說是,真是聰明人)然後幾年後結婚,不打算要小孩,是典型的頂客族。算是老夫老妻吧。兩人的生活一直是平平淡淡的,偶有小風波,沒特別事的話應該會白頭到老,近來最擔心變老,以及誰先病死。其他也沒什麼了。

「我的第一次」升降機?

言荏

我第一次搭升降機是9歲。是不是很奇怪?我們想當然地每天搭升降機出門回家、上班下班;想當然地拿起手機,選擇今天的午餐菜式;想當然地上網買張機票,飛四小時去東京吃看櫻花......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存生。所以當我跟別人提起我第一次搭升降機是9歲時,大家都覺得匪夷所思。

求婚戒指

言荏

今天在看某個youtuber 的影片時,看到她手上戴的鑽戒,差不多有兩卡之大。我指給老公看,意思是「你睇,人家嘅求婚戒指幾大呀!你當初買果隻?!」老公心有不甘:「我買比你果隻應該有一卡啦。」 為了證明誰對誰錯,我從衣櫃深處找到了那隻戒指。打開一看,只是比芝麻大一點點,又找到了證書,上面白紙黑字寫着0.3xxx卡。

本來......

言荏

星期四晚上突然的panic attack,心中充滿了挫折、無奈和沮喪。原以為已經成功戰勝了焦慮症,可以正常生活,想不到還是要小心翼翼地檢視自己的身心狀態。本來極為討厭的工作,想過了年裸辭,因為突來的panic attack, 回想起那段無所事事的日子,竟然也珍惜起有工作的日子。

奇怪的感覺

言荏

那是一種奇怪的感覺。有人天生畏高不敢搭飛機,有人怕狗怕貓。就像畏高的人困在飛行中的飛機上,怕狗怕貓的人困在狗羣貓堆裏。這種感覺不是一時一刻,而是經年累月的。那是旁人無法理解,自己難以名狀的感覺。那一次去看日落,竟然生出了如果有一天沒有了地心吸力,自己會墮入太空中,忽然心中充滿恐懼。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