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燥花

獨自一人在海邊。

未命名

發布於

你要到另外一座城市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該像以前習慣的那樣,自行先寫封信向你道別嗎?而這樣做的意義又是什麼呢?還是緩慢地讓時間將我們推近又聚攏,像葉脈,更靠近我們都追求的那個世界呢?

但是今天下午我閉起眼睛,發現,以那樣的姿態承接所愛之人,只有江可以賦予我那樣的能力。

也許伴隨著酸楚的祝福是宇宙要我學會的事,又或者殘忍地說,那種道別的儀式只有江能夠擁有。

我真的害怕你離開嗎?還是透過你我看見了一些江的影子呢?

啊,答案瞬間都好清楚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