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dou
laodou

希望能与不相识的人多作有意义的交流

巨婴国见闻(七)

早就听过传说,世上有个神奇的巨婴国。所谓巨婴,特指与侏儒相对的一种人体发育缺陷。侏儒说的是人的智力发育正常,但形体发育不佳。巨婴反之。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从巨婴国游历回来的游客。交谈之下,他向我说了几则见闻,令我脑洞大开。

旅途中游客与见闻六中的婴民及另两个富有见解的婴民做了一番交流如下:

婴晴天:简单说,就是一种循环反馈,媒体报道巨婴国的负面消息比较多,民众也习惯了这种报道力度,也形成了对巨婴国的负面看法,从而进一步希望看到更多的巨婴国负面报道,如此循环。

而且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初会发生这样的现象,经过这次疫情中种种怪事的教育,我现在渐渐明白了,因为在西方人对他们的制度和人种无比自信,他们无比坚定的认为他们那样的人种运行着他们那样的制度,一定比我们这样的人种运行我们这样的制度要优越,一切方面都优越,所以他们需要这样“大声报道缺点,小声提优点”的媒体。

这个倒是。我们可以不管国外的那种“大规模有意识影响人民思维”的行为称作“洗脑”,所以我是觉得,“洗脑”(只有政府行为才叫洗脑)和“言论自由”(只有政府干涉才叫言论不自由)的定义,几乎是针对巨婴国定义的,所以单独讨论这个,感觉不是很公平,因为国外有国外的影响人民思维的方式,国外有国外的控制言论的方式。

怎么说呢,打个比方说,如果我们只讨论“穿红衣服的混蛋”,我觉得这个定义有点针对性,不公平,因为不是说不穿红衣服就没有混蛋了。


游客:依我看,你能说出这种话,本身就被洗的不轻。想当年,贵国的婴民日报天天都报道说贵国的粮食亩产三万斤。你觉得贵国的民众都习惯了这种报道力度了吗?你还是去问问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吧。你真是,为了替那赵家辩护不择手段。

另外,你认为别人的定义不公平,那你也可以重新定义呀。请你来说说,什么才叫洗脑?


评议:一般来说,在巨婴国以外,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开办媒体。也可以自由地主张自己的观点。正是由于有了这两个自由,人们可以通过审察,批判各种陈列于眼前的观点,形成一个完全自由、自主的选择。对于正常人而言,这种自由、自主的选择不叫被洗脑。因为人类几乎所有的知识都来源于这种对他人的观点的审察与批判,这种审察与批判也包括对你的父母、老师。但是,如果没有了这两个自由,人们只能被强制接受单一的信息来源,且不能质疑此单一来源的信息,亦不可自由地申张自己的观点,这才能被称为洗脑。例如当年那粮食亩产三万斤的报道,就会将不少居住在城市的民众的脑洗坏了。而在巨婴国,媒体只能姓党。换句话说,这国的媒体只能端党的饭碗。这就构成了一种利益依赖,由于存在这种利益依赖,令媒体必须唯党令是从。这就导致国内民众及国外人士不得不对这种媒体采用不同的信任标准。久而久之,巨婴们形成了一种奇异陋习,它们非但不对党媒的报道进行批判反思,且认为外媒报道其政府的行政不当是一种敌意。认为它们不应当”大声报道缺点,小声提优点“,并颠而倒之,将此看作是外媒的一种洗脑行为。


婴晴天:我并不否认巨婴国洗脑。只是我想说西方也用不同的方式在洗脑。

我认为排除政府干涉,主流媒体统一的采用大比例报道负面消息的方式来报道一个事物,也是一种洗脑。

比如一个人个子矮,但是很帅,但是所有媒体每次报道只会说“那个小矮子怎样怎样了”,你看久了留下的印象肯定是“这个人很矮”,而绝不会是“这个人虽然矮,但是帅”,这就是被洗脑了,对那个人没有一个全面公正的认识。

不过为什么国外的主流媒体会这样自觉自愿的“统一行动”来宣传巨婴国,我确实没有搞清楚最初的源头是什么。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巨婴国自己有原罪,这个我知道。


游客:为什么会有”我认为排除政府干涉,主流媒体统一的采用大比例报道负面消息的方式来报道一个事物”这种事情发生呢?你这是在故意误导读者吧?你不是应该首先辩别一下那个事物是否确实负面吗?

看来,你对某个事物是否负面的判断并没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且你认为别人都与你一样,所以你就有了根据媒体如何报道来作出这种判断的荒唐之言。

请问,如果发生了一个真实的负面消息,那你会希望媒体怎么报道呢?将它们分配一半做正面报道,一 半做负面报道吗?你认为媒体这样做才不是对读者洗脑吗?看来,巨婴国的洗脑确实很有成效啊!

回到正题,你觉得你以媒体自主做出报道的正负面比例多少来定义洗脑这个词,合适吗?我想,对应于这个定义的词不是叫洗脑,而是叫媒体的社会良心吧?例如,若是所有的媒体都报道说:明天地球依然绕着地球转。那你会认为这是在洗脑吗?


婴晴天:我上面回复说的很清楚,当发生负面消息的时候,可以报道,我也承认报道的真实性。但是当从来不报道正面消息,这也是一种洗脑。

我上面的举例不是很说明问题吗?你如果永远都不说这个人其实很帅,或者你说一百次他很矮,才会说一次他很帅,你觉得接受信息的人不会被影响吗?这不算一种洗脑吗?

社会良心?只有报道负面信息才叫社会良心吗?我希望正常报道正面的信息,又不是让它报道废话。

很多人都说美国媒体也报道很多美国的负面消息,可是你统计过报道的比例吗?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媒体会报道自己国家新闻的时候,超过50%是负面消息,是这个国家真的那么好吗?还是按照你的定义,这些媒体都没有良心?


游客:嗯,你承认它们报道的真实性,这点很重要。但你认为它们从来不报道正面消息,这就需要问问你,什么叫正面消息?能举个例子吗?

此外,你上面举的例子有意义吗?你认为很帅的东东,别人就必须也要认为帅吗?看来不是它们在洗脑,而是你的教育体系早已对你洗了脑。


婴晴天:巨婴国的正面消息很多,比如对农民的补贴有多少,帮助了多少人脱贫(当然有一部分没有补贴到最需要的人那里,但大方向是在帮助最贫困人口),哪怕这次疫情中,你摸着良心说,西方媒体是报道巨婴国捐赠了多少物资,派遣医护多么辛苦多,还是报道哪一批试剂口罩不合格更多?

呵呵,例子就是例子,帅总有个标准,也是个相对的东西,有人不喜欢刘德华的鹰钩鼻,但是相比大部分人,说他帅也没什么问题吧,有必要纠缠这种细节吗?还是举例的细节。

你看来很热衷攻击别人,你这不是洗脑,你这是洗地。

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也不用继续胡搅蛮缠,还是那个总结,你这人不讲理的,呵呵,懒得理你了。


游客:问问你:1巨婴国为什么需要对农民补贴?2巨婴国为什么需要扶贫,而别国不需要?3巨婴国为什么需要大张旗鼓地从政治宣传上反腐,而别国只是依法反腐?你没有看到你这里说的所谓正面,充满了矛盾?说你的脑被洗得很彻底,你可能会不服气。但你自己似乎一点都不自觉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矛盾。

你国不贫,还需要扶贫吗?你国不腐,还需要反腐吗?你将这些东东拿出来让别人作为正面消息来报道,你不觉得是强人所难吗?

哇,在你看来帅也有标准?另,我怎么攻击你了呢?我哪一句话说得不对吗?究竟是谁不讲理呢?请你告诉我,什么才叫讲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议:难得一见,巨婴国民确认了两点,“我并不否认巨婴国洗脑”,“我也承认(西方)报道的真实性”。在一个正常的新闻自由的国度,媒体最主要的职责之一就是批评社会。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都会很自然地认为,只有能被批评的社会才是能不断进步的社会。而对于赞美,则纯属自愿,不作要求。即使某个媒体从不赞美什么,也不会因此受到批评。与此相反,由于巨婴国的巨婴党其执政地位来自于枪杆子,先天就缺乏合法性。因此它们非常害怕受到批评。所以,在巨婴国内的所有媒体都必须姓党,听党的话,跟着党走。党说粮食亩产三万斤,媒体就只能一致报道粮食亩产三万斤。由此导致那些从小受到巨婴教育及被巨婴媒体充塞耳目的巨婴国民会莫名其妙地要求媒体按照一定的比例来报道正、负面的消息。而且对那些所谓的正面消息的报道也必须要符合巨婴党的要求,即是说,需要与巨婴党的价值取向一致,例如扶贫,反腐……等等。换言之,我认为是正面的,帅的,你也必须要与我同步。巨婴们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种对价值取向的强制统一,才能被称为洗脑。而不是什么“大声报道缺点,小声提优点”。


婴毛虫:新闻由政府控制就是洗脑,由资本控制就不是洗脑?

川普说注射消毒液可以治疗新冠肺炎,就有人去注射消毒液,这是不是洗脑的结果?

资本推销的消费主义,导致美国大多数中下阶层人的存款不到400美元,这是不是洗脑?

消费主义导致新冠感染者连检测的钱都拿不出来。现在倒是免费检测了,可是一旦确诊,治疗费用谁出?

美国今天感染数121万,死亡数接近7万,你说这些是人还是狗?

3月2的新闻,中国因为新冠疫情处理的相关责任人654人,请问所谓的“民主国家”处理了几个人?

《是,首相》:民主的目的就是没人负责


游客:还是要先请你具体地说说,资本是怎么洗脑的呢?


婴毛虫:“历史终结论”是不是洗脑?“美式民主”是最好的制度是不是洗脑?“中国是独裁政体”是不是洗脑?

中国的方舱医院、火神山医院、雷神山医院是“集中营”是不是洗脑?如果中国的医院都是集中营,那你美国为什么也要建这种“集中营”?

美国是讲人权的国家,是不是洗脑?

川普说“预估要死20万人,如果我们做的好,只需要死十万人”。

现在死了7万人了,这7万人是不是人?这7万人该死吗?

所谓“民主制度”是最好的制度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感染121万,死亡7万人而没人负责的制度是个好制度吗?


游客:你对洗脑的认识就停留在别人提出的这些观点上吗?你所说的这些都只不过是别人提出的个人见解而已,你不让人提吗?谁提谁就是洗脑?看来,你也是被洗坏了吧?

看来,你也需要先定义一下何为洗脑了。说这些话的人不让你依理反驳吗?他们封了你的号吗?你反驳以上观点会被请去喝茶?会被煽颠?看来你真是被洗过,且洗的很干净彻底。

此外,你比较这些数字有意思吗?你要比对,首先你就必须要能知道你的那个国度的数字呀,你能知道吗?


婴毛虫:从1月23号武汉封城,到4月8解封,疫情初步控制,各省都已经复工了。看看美国的情况,做得到吗?一说起中国的数据,就是隐瞒,就是假的,有意思吗?

现在美国中下阶层就两个选择,或者居家隔离等着饿死,或者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开工。其实他们还有第三条路,但他们不会选择第三条路,这不就是洗脑的结果吗?

换句话说,假设“预估要死二十万,如果我们做的好,只要死十万”这句话由习近平说出来,会怎样?


游客:我说你的脑被洗坏了,你会觉得很难受。但事实上你确实是被洗过,你确实不会讲理。你以上说的这番话跟洗脑有逻辑关系吗?你说不出有理有据的反对意见,就靠这东拉西扯来掩盖自己的无能?你说的这些能证明西方也和专制同样在洗脑?

从你的表现看来,你恰恰在以一个鲜活的例子来证明专制政权的洗脑效果。不知道你是否自觉这一点?


婴毛虫:你怎么证明你没被洗脑呢?

美国的制度有他的优势,今天美国的问题是过度资本化,以及民粹化。

中国的制度也有他的优势,否则也不会才建国70年,成为世界第二大强权。当然,中国有中国的问题,比如政府权力过大。

想要超过美国,就不能学美国的制度,否则只会是美国的跟班。可以借鉴一些优势,本土化。

资本主义国家,以维护资本利益为核心。社会主义国家,以维护人民利益为核心。当然,你会认为这是句屁话。

这次疫情让我看清楚了什么是资本主义,什么是人权。在标榜人权的国家,不仅死人是没有人权的,穷人也是没有人权的。

麻生太郎说,欧洲高官认为新冠病毒是亚洲人的病毒,跟央格鲁撒克逊民族是没有关系的……很好! 恭喜央格鲁撒克逊民族,喜提欧洲病毒和北美病毒。


游客:还是那句话,我说你的脑被洗坏了,你会觉得很难受。但事实上你确实是被洗过,你确实不会讲理。你以上说的这翻话跟洗脑有逻辑关系吗?你说不出有理有据的反对意见,就靠这东拉西扯来掩盖自己的无能?你说的这些能证明西方也和专制同样在洗脑?

从你的表现看来,你恰恰在以一个鲜活的例子来证明专制政权的洗脑效果。不知道你是否自觉这一点?


评议:讨论问题不聚焦,不就事论事,喜欢自言自语,东拉西扯,这似乎是所有巨婴国民的通病,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如果这是某个国家的国民普遍存在的现象,那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说,这个国家的教育肯定有毛病。此外,巨婴国还有一个通病就是,无论任何人说出的任何观点,只要他们不认同这个观点,他们就会将此认定为洗脑。在这个国度,洗脑一词的本义被扭曲了。


婴民A:要说的话,到处都有洗脑,国外比国内严重的多,不同的是,国内是义务教育强制,国外是自愿。。。


游客:你说这话的理由是什么呢?

唉,什么叫洗脑?能培育出这种只会说结论,说不出理由的半成品的体制就叫做洗脑体制。明白了吗?


评议:巨婴们还有个通病就是,只会说其然,说不出其所以然。


婴民A:你天天讲和自己简介矛盾的话有意思么

我说的洗脑就是洗脑,就是文字用法,找一群人问洗这是不是洗脑,如果大部分人答是,那就是。

我见到听到的例子 自愿加入一些宗教团体,被洗脑走火入魔的很多,然而没人能够救助他们,一切都要靠自己。


游客:没看明白,能详细说说我的话怎么就跟我的简介矛盾了呢?你真懂的什么叫矛盾吗?

至于你说:”我说的洗脑就是洗脑,就是文字用法,找一群人问洗这是不是洗脑,如果大部分人答是,那就是。“这话说得有点意思。但是上哪去找这群人呢?在疯人院找可以吗?哈哈哈哈哈哈

你说的这句:”我见到听到的例子 自愿加入一些宗教团体,被洗脑走火入魔的很多,然而没人能够救助他们,一切都要靠自己。”看来,你是自以为别人被洗脑了吧?虽然有这可能,但你首先须要搞明白的是,你能代表真理吗?如果不能,你还是须要将你说别人被洗脑的根据说出来,是吗?什么叫理性?什么叫说理?无知!


评议:在一个正常人组成的社会,人们对于某个人在信息开放的环境下所作出的自主选择,都不认为是被洗脑。这也包括信仰自由。其理由是,任何人都不可能一出生就懂得世界上的所有事情,他总需要从他人那里接受各种观点、知识。如果认为这种自主地选择去接受他人观点的做法是被洗脑的结果,那么人们应该作出怎么样的选择才不是被洗脑呢?难道象巨婴国一样,只有被强制听党的话,被强制跟党走才不是被洗脑?答案似乎恰恰相反。但巨婴们却从来都没有能力反思到这一步。


婴民A:你真的理解自己简介的话的话,就不应该参与这个讨论,因为我,估计这个回复下的其他人也一样,并非在需求有意义的讨论。。。

想知道洗脑的意思,看我们具体怎么使用洗脑这个词就行了,找人只是希望多收集样本

以我对洗脑这个词的使用,你也被洗脑的不轻


游客:你估计,在这楼下回复的人并非在需求有意义的讨论?那他们在这发言是为了什么呢?在你看来,什么才叫讨论呢?

对你这句”想知道洗脑的意思,看我们具体怎么使用洗脑这个词就行了,找人只是希望多收集样本“

我想问,如果有人想知道洗脑这个词的意义就需要看你们具体怎么使用就行了?这不就意味着,你说的洗脑这个词只不过是你们自己的私人语言?它并不具有公共交流性,是这样吗?但你又说要多收集样本,上那收呢?还是找你们吗?难道你会认为一个词语在公共交流中的语义由你自己来决定即可?呵呵

至于你这句,”以我对洗脑这个词的使用,你也被洗脑的不轻”我想说,下一个结论不难,难的是你须要将你的理由说出来。如果一个人会说理,另一个不会说,那你认为哪一个被洗脑了呢?


评议:从这里我们能看到,巨婴们坚持认为,他们的所谓普通人对洗脑一词的用法是个正常的用法。但他们无法独立自主地思考以下问题,他们想不到的是,人的语言能力是后天习得的,没有人一出生就会说话。在一个专制极权国家,执政者为了达到其控制思想的目的会无所不用其极,这包括对词语的意义的扭曲,也包括通过教育体系及社会媒体来强制人们接受这种扭曲后的语义。当然,还包括遮蔽历史、限制信息自由、……等等。于是,就产生出这位婴民A所说的普通人的用法了。举一个典型的例子,该国的宪法及所谓社会主义价值观都明列自由。但对于该国设墙、封号、删帖、喝茶、煽颠、……等等与自由相悖的政府行为,巨婴们非但不作质疑,反倒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自由,他们还会辩解说,没有绝对的自由。于是乎,巨婴国的所谓普通人对自由这一语义的理解就扭曲成为了没有自由,将自由的应有语义则理解成绝对的自由。正是这种语言上的差异,导致巨婴们很难与外界作正常交流。


婴民A:我和你说的不是抽象的 “洗脑”,不是什么理性什么逻辑定义的“洗脑”,而是洗脑这个词对普通人是什么意思,普通人是怎么用洗脑这个词的,你要说我没逻辑没理性,我承认普通人使用这个词确实可能逻辑矛盾,但是不妨碍 洗脑 这个词 在语言中是怎么被使用的。

我迷信一个宗教可以被称作 被洗脑了;我鬼迷心窍地喜欢另外一个人或事物,也可以是 被洗脑了;一个人顽固地和另外一个人辩解,那个人生气了也可以认为这个人真是被洗脑了。可是 我笃信 科学 或者 相信 道德,就不大可能有人说我被洗脑。界定洗脑这个词的意思可以通过查看具体用例。


游客:呵呵,莫名其妙的说法,普通人使用的某个词可以脱离理性,脱离逻辑被使用?你可以找到一个圆的方吗?如果你认为洗脑这个词语可以脱离理性,逻辑来使用那就请你明白地说出,你具体是怎么脱离理性,逻辑来使用的洗脑这个词的。请别推诿。

另外,你将信仰宗教说成被洗脑?那我是否可以说,我们对洗脑这个词义的根本分歧就在于正常人认为:只要某人是不受限制的自主选择,都必须被尊重,都不能称为洗脑;而你们则认为:无论别人做何选择,只要是你们不认同,那就可以称为被洗脑。我说的对吗?请明确回答。


婴民A:我哪里有推诿了,我都给你五个日常用例了。。。你却一直在回避正常人的思维,看来你真的不是普通人了啊,洗脑太可怕了。我说的是“迷信” 宗教,你甚至连正常人的用词都看不到了,可悲啊。我说的是 我们普通人的用词中难免有不合逻辑的 没有理性的,不是全部不合逻辑,虽然有矛盾,但是不影响这个词被我们普通人使用,我提不出什么巧妙的例子,但是有普通的例子, 比如我们普通人 夸奖人会说 你是个好人,敷衍的时候 也会说 你是个好人,讽刺别人的时候还会用 你是个好人,连批评的时候 还能用 你真是个好人啊。矛盾吧。


游客:呵呵,“比如我们普通人 夸奖人会说 你是个好人,敷衍的时候 也会说 你是个好人,讽刺别人的时候还会用 你是个好人,连批评的时候 还能用 你真是个好人啊。矛盾吧。”我也有同问,矛盾吧?哈哈哈哈哈哈你真会举例。

此外,你说”我迷信一个宗教可以被称作 被洗脑了;我鬼迷心窍地喜欢另外一个人或事物,也可以是 被洗脑了;一个人顽固地和另外一个人辩解,那个人生气了也可以认为这个人真是被洗脑了。可是 我笃信 科学 或者 相信 道德,就不大可能有人说我被洗脑。界定洗脑这个词的意思可以通过查看具体用例。“

好,我们就分析一下你这几个例子,1信仰宗教可以被称为洗脑;2喜欢某人或某事可以是被洗脑;3两个人对辩,一个人生气了可以认为另一个是被洗脑;4相信科学或道德,不是被洗脑。

那我们可以认为,你们对洗脑的定义与西方的区别就在于,1别人信仰某个你们不喜欢的宗教,就是被洗脑。2别人喜欢某个你们不喜欢的人或事,就是被洗脑。3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漫骂,可以说这另一个人是被洗脑。4只有相信你们认同的科学与道德,不是被洗脑。

而西方对洗脑的定义则范围较窄,通常只是对于某些欲图控制他人思想的强制行为,才称其为洗脑。

我以上说的这些,你都没有异议吧?


婴民A:没啥大异议,虽然你仍旧在曲解我们普通人的用法,我也无可奈何。瞧瞧你会怎么讲


游客:嘿嘿,既然你说我曲解了你们普通人的用法,那你不是需要纠正吗?怎么又说,“没啥大异义”呢?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不是想说,我忽略了你的那些迷信,鬼迷心窍,顽固,……诸如此类纯属发泄情感的用词?


评议:以上对话中巨婴A通过举例,明确了巨婴国与其他正常国家之间对洗脑一词的语义差异。此即如游客所说,“你们对洗脑的定义与西方的区别就在于,1别人信仰某个你们不喜欢的宗教,就是被洗脑。2别人喜欢某个你们不喜欢的人或事,就是被洗脑。3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漫骂,可以说这另一个人是被洗脑。4只有相信你们认同的科学与道德,不是被洗脑。

而西方对洗脑的定义则范围较窄,且范围比较确定。通常只是对于某些欲图控制他人思想的强制行为,才称其为洗脑。一言蔽之,巨婴们对洗脑一词的理解就是,任何人只要说出我不认同的观点,即为洗脑。


婴民A:我都承认了 我们普通人难免有逻辑问题,但是没有影响表意。。。大佬果然非普通人

我举的例子不太好,不过常常有一个词或者一个片段,有很多用法,用法还有冲突,但总是相关联的。你问对普通人什么算洗脑,那自然要看普通人怎么使用洗脑这个词了。


游客:嘿嘿,什么叫普通人啊?你就是你,不要随便将普通人的帽子套在自己头上。因为普通人不会同意:一边设墙,封号,删帖,一边说它们自己的价值观是自由,民主,平等的这种国度,其声称的自由,民主,平等具有实质意义。同样,那些将人们在信息开放环境下的自主选择当成是被洗脑的结果的人,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普通,你们扭曲了语言的正常用法,你们这样做另有目的。

世界上,只要人与人之间存在交流,就必然会有人向他人提出自己的看法。如果,你们的这种解释能被普通人接受,那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不被称为洗脑呢?如果有谁向他人主张自己的观点都被称为向他人洗脑,那你们定义的洗脑这个词还有什么意义呢?

举个例子,如果某人告诉另一人:不要到池塘玩水,因为你不会游泳。于是这另一人不去玩水。这种事情在你们这些自称的“普通人“看来,这不去玩水的另一人也是被洗脑了。


婴民A:我没这样说啊,大佬果然不同常人,能意淫别人从没想过的东西,我并不认为这些做法是自由的啊。

不过你说的对啊,大家对洗脑的用法都属于洗脑的含义,你认为洗脑是这样,凭什么我的用法就不行喽。所谓实质性不还要依赖于普通人怎么使用这个词,而且我谈的也不是抽象化公理化非正常化了的洗脑啊,你似乎也不是这样谈的

你在自相矛盾,部分可以不和逻辑,但是不能没有逻辑啊,从来没正常人说洗脑的意思是吃饭,洗脑的意思是脱发。。。这是你自己说的 圆的不是的。。。大佬开发的新功能了

就算不说普通人的用法,查查百度百科和汉典,都不是你这样讲的。把普通人都当成帽子了,你被洗脑的不轻啊,太可怜了


游客:“我没这样说啊,大佬果然不同常人,能意淫别人从没想过的东西,我并不认为这些做法是自由的啊。”嗯,你是没说过,但我也没有认定是你说的呀。意淫的是你自己吧。

不过,虽然你在这声称不认为这些做法是自由的。但你却是在通过扭曲洗脑的语义来为那个不自由的专制政权极力辩护,对此你不会否认吧。

什么才叫洗脑?向他人展示自己的观点不叫洗脑,只有限制他人自由获取其它各种信息,只能获得你的观点,这才能称之为洗脑。你说对吗?

另外,“不过你说的对啊,大家对洗脑的用法都属于洗脑的含义,你认为洗脑是这样,凭什么我的用法就不行喽。所谓实质性不还要依赖于普通人怎么使用这个词,而且我谈的也不是抽象化公理化非正常化了的洗脑啊,你似乎也不是这样谈的”

嘿嘿,你当然可以随便用。只是你这样用的目的是什么呢?以此来区分正常的陈述观点与控制别人的思想?

“你在自相矛盾,部分可以不和逻辑,但是不能没有逻辑啊,从来没正常人说洗脑的意思是吃饭,洗脑的意思是脱发。。。这是你自己说的 圆的不是方的。。。大佬开发的新功能了

就算不说普通人的用法,查查百度百科和汉典,都不是你这样讲的。把普通人都当成帽子了,你被洗脑的不轻啊,太可怜了”

你开始耍无赖了,这二段话就不回你了。


婴民A:我就不复制粘贴你的原话了,自己说的话就是板上钉钉,你可以承认自己错了,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没啥大不了的

我仍旧否认啊,我讲的是 即便是自由选择,也能被洗脑,你可能有所不知,在我们普通人的世界里大部分洗脑并不需要完全剥夺自由选择,当事人甚至可以是完全自由选择的。

我选择普通人对洗脑的用法,因为1。你没给出洗脑的确切有价值的定义,2。你的认识有局限,不同于常人。

哈,指出你的矛盾,就给我个胡搅蛮缠 帽子,可以可以,不同常人。我就是想指出 使用普通人对某个词的用例作为这个词本身的意思并不会导致这个词的意思变成任意的,正是你说的不能抛弃逻辑


游客:“我就不复制粘贴你的原话了,自己说的话就是板上钉钉,你可以承认自己错了,对我们普通人来说没啥大不了的“

何错之有?请将我的原话帖上来吧。

“我仍旧否认啊,我讲的是 即便是自由选择,也能被洗脑,你可能有所不知,在我们普通人的世界里大部分洗脑并不需要完全剥夺自由选择,当事人甚至可以是完全自由选择的。”

嗯,这正是争辩的焦点所在。只是你很故意地忽略了在信息开放的环境下,做出自由选择的这个必要条件。这个条件很重要,因为只有在这个条件下的自主选择,才能说是自由的选择。这也就是为什么,明明是那个政权吃民众的饭,它却颠而倒之说,”不能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还居然有不少人认同这话。不知道你是否认为那些认同这话的人是被洗过脑了呢?

”我选择普通人对洗脑的用法,因为1。你没给出洗脑的确切有价值的定义,2。你的认识有局限,不同于常人。

哈,指出你的矛盾,就给我个胡搅蛮缠 帽子,可以可以,不同常人。我就是想指出 使用普通人对某个词的用例作为这个词本身的意思并不会导致这个词的意思变成任意的,正是你说的不能抛弃逻辑”

以上这两段话纯属耍无赖,我就不回了。


总评议:什么叫专制统治?专制统治就是说,那统治者要强迫民众接受其统治。什么叫极权统治?极权统治就是说,那统治者除了要强制民众接受其统治外,还要控制那些被统治的民众的思想。

要实现对被统治者的思想控制,最简单、常用的方法就是,限制人们自由接收外界信息并控制媒体,令所有人都只能接收到统治者认可的信息。但这个方法只能收短期之效。统治者为了其江山永固,它们会通过教育体系来扭曲历史,它们还会在教育体系中抽走关于人的基本素质培养中最最重要的部分——推理及反思能力。

此外,它们还会强制扭曲人们正常的语言交流行为。它们会说出很多在正常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话语,例如,“你们对巨婴党不能断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只有在巨婴党的领导下,巨婴国才能崛起、强盛”,过去还曾说,“巨婴党的某个领导人是人民的大救星”……等等。对此,由于那些年轻的巨婴们在受教育阶段就已缺少了推理、反思能力,它们对于这种悖理的话语方式非但无法进行批判,反倒认为这样的说法是理所当然,是巨婴国的普通人的用法。

说到这,读者自己也可以自问一句:这种所谓的普通人的用法是巨婴国国民先天就掌握了的吗?

另附一段说明巨婴国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中关于民主一词语义的实例如下:

香港立法会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现场: 选票只发给了亲北京的立法委员,亲民主派立法委员被保安关在门外砸门。最后民主派候选人全部零票,民建联李慧琼以40票当选主席。

以上应该就是所谓巨婴国关于民主一词的普通人的用法。

后记,本文所有材料均来源于本平台的文章《我反对洗脑术》一文下面的评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也來清談言論自由

《战争神话诞生过程的考证》(禁书)的介绍

我反对洗脑术

Loading...
2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