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dou
laodou

希望能与不相识的人多作有意义的交流

巨婴国见闻(六)

早就听过传说,世上有个神奇的巨婴国。所谓巨婴,特指与侏儒相对的一种人体发育缺陷。侏儒说的是人的智力发育正常,但形体发育不佳。巨婴反之。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从巨婴国游历回来的游客。交谈之下,他向我说了几则见闻,令我脑洞大开。

见闻六,洗脑与推理

游客在旅途中读到了一篇题目为《与EdgeworthBox谈“洗脑”》的文章,并与作者(以下简称婴民)有过如下交流:


游客:要谈论什么叫洗脑,最好先设定何为洗脑?作者不对洗脑这个词语作出界定,只是在漫无边际地谈洗脑,这不过就是想要由此引出自己的观点,仅此而已。

我们如果不用洗脑这个词语,我们只是比较一下极权制度与民主制度在控制人的思想方面的差异。那么,作者的用心就昭然若揭了。


婴民:上面“张大汪”的回复里有对洗脑的定义,如果非要严格在这个定义里讨论的话,那我就直接认输好了,因为这个洗脑的定义就是专门针对巨婴国的。

类似还有对“言论自由”的定义,目前公认的定义,是只有政府干涉,才叫言论不自由,但实际上,在西方你不能研究黑人是否智商低,不能研究同性恋是否是一种疾病,虽然没有政府干涉,没有法律禁止,但你依然没有这两方面的言论自由。所以光盯着定义讨论,就被套路了。


评议:一方提出先将洗脑一词作出定义,以使双方有个共同的交流基础。但另一方不愿意。理由是,这个词的定义就是专门针对巨婴国的。并举言论自由作为例证。

问题:词义未定,即已认为被针对?


游客:首先,我想问问,你是否同意那张先生的定义?如果同意,请直接帖上来。这样才能减少我们之间对这个词语的歧义和误会。

其次,对你所说的“你不能研究黑人是否智商低,不能研究同性恋是否是一种疾病,虽然没有政府干涉,没有法律禁止,但你依然没有这两方面的言论自由。”我想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如果你是以此来证明西方也是没有言论自由的话,我想你大错特错了。没人谈论的话题并非等于是因为受限制而不能谈论的话题。你不能以这种似是而非的叙述来证明你的观点或误导读者。你说是这样吗?


婴民:不,我想用这个“事实”来证明,对言论自由的干涉,不仅仅只有政府,有太多“潜规则”也在影响言论自由。

所以我说,现在WIKI上能查到的,对“言论自由”的定义,就是政府不干涉就叫言论自由,其实是针对巨婴国这样的国家“量身定制”的。


评议:一方认为,要确定那所谓“事实”与潜规则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须要证据。

另一方认为,只需用这个事实”即可证明,有太多潜规则在限制言论自由。


游客:如果你要将那些什么潜规则搬来证明你的论点,那么,我要问,你的父母也一定经常对你进行洗脑了,是这样吗?

加一句,洗脑这个词是否为巨婴国量身定制,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这个词语是否可以贴切描述巨婴国的现实。“中华”(瓷器)这个词也是对中国量身定制的,但没有人对这个词有抵触情绪。这是为什么呢?有抵触,意味着这个词的某些内涵连你自己也不以为然,是吧。

此外,我们在谈论自由的时候,须要有个背景。这个背景就是“社会”,如果某个人只是在荒岛上独处,那你不会去想什么自由不自由。只有当你的意志,欲望,……,受到某种由人发出的强力限制的时候,你才会去要求自由。那么,谁才会有这种强力呢?

一般来说,在一个平等的社会,个体与个体之间,无所谓自由。对自由的要求只能出现在公权力与个体之间。


婴民:如果你的成长过程,全部知识和信息都来自父母,而且你的父母在提供信息时有严重的偏颇,那么对,你的父母也对你洗脑了。

洗脑是一个大范围的行为,具体到一个媒体,一个父母,是否适用这个词,很难界定。“《人民日报》把你洗脑了”,这种说法你认可吗?

有抵触是因为“洗脑”这个词显然是贬义的。如果你定义了一个贬义的词,仅仅用来形容巨婴国,巨婴国政府,巨婴国人,但实际上这件事在全世界都在发生着,用着不同的方式,那我对这个定义有抵触,有什么问题么?用巨婴国话来说,这就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对嘛?

关键就是这一点,受到限制仅仅可能来自“人”吗?你看,在谈巨婴国的时候,你就认为这种限制也来自于“政府”,那我在谈到西方的时候,告诉你这种限制也会来自于“潜规则”“舆论”,有什么问题?既然人会有这种强力,政府会有这种强力,那其他的东西当然也会有这种强力。

我正想说的是,在所谓平等的社会,个体的自由也要受政府和法律之外的约束,“规则”“舆论”,都是这样,你以为“政治正确”没有这种约束力?


游客:第一,二段话就是你对“洗脑”这个词的定义吗?如果你是这样定义的话,没有问题,我们按照你的定义来讨论这个洗脑吧。可以吗?

第三段话的反驳就牵涉到了“但实际上这件事在全世界都在发生着,用着不同的方式“这个问题了。你能不能确定,全世界的政府都在实际上控制着民众的思想呢?如果你不能,那只能说明你在说谎,是吗?

对你的第四段话,你必须先解释一下你说的那所谓”潜规则“是如何限制他人的自由的,好吗?如果你说不清这点,那就只能说,你这是无中生有。

第五段话的问题与你那所谓的潜规则是同一的吧?如果是,你就一并回答。如果你认为不是那就请你解释一下,你说的那种约束力从何而来?它是怎么起作用的?好吗?


婴民:约束力是多种多样的,一种我上面说了,你媒体如果报道巨婴国好的一面,你的人民不爱看,不爱看就流失读者,流失读者最后就会导致经济损失,无论是付费订阅,还是广告收入,这个能明白吧?所以最后就造成一种循环,媒体越来越抹黑巨婴国,歪曲报道,读者就喜欢看这些,越看越对巨婴国厌恶。

其他方面的“约束力”也是一样,比如美国公民是有批评政府的权力的,但也有人因为批评川普而丢了工作,这不违法,但如果你发现自己老板是个川粉,你是不是就会“自我约束”批评川普的言论呢?

这一次疫情中,不止一个医护人员因为抱怨PPE不够或者医院措施不合理,被休假或者辞退,那以后这种声音是不是就变少了呢?大家只能歌颂了呢?这就是“潜规则”在起作用。

全世界的政府都在实际上控制着民众的思想

这个还真不好说,严谨的说,我认为国外的政府和媒体,在联合起来控制人民的思想。

不过你让我找证据,我确实找不到,不像巨婴国是政府控制言论,有很多落实在纸面上的东西当证据,国外的这些操作确实没有落在纸面上,如果你觉得落实在纸面上才能当证据,我确实没有。

我只能从实际效果来看,实际效果就是国外无论政府还是媒体,对巨婴国的报道都是偏颇的,不全面的,有意加重黑暗面的报道。这是事实,然而这后面有没有政府与媒体的勾结,我没有落在纸面上的证据。


评议:一方为证明存在某种叫潜规则的约束力限制着人们的自由。先举出一个荒诞的例子,“媒体如果报道巨婴国好的一面,你的人民不爱看。”

再举出两个因行使自由权利被解雇的例子来证明这潜规则的作用。

但实际上,举证方并不能证实此三例之真实有效。想象出来的例证与想象出来的潜规则同样没有效力。


游客:在第一段里,你混淆了是与非。你将允许人们看哪一个媒体的自由选择权利当作了限制自由“潜规则”。这很荒谬!而且,为了证明你那个什么潜规则,你预设了这么一个前提:“媒体越来越抹黑中国,歪曲报道,读者就喜欢看这些,越看越对中国厌恶。”如果这个前提是真的话,那是否可以说,美国民众先天地厌恶中国呢?现实中有这种情况出现吗?

在第二段里,你必须对你的举证拿出充分的根据。如果你拿不出,或只是在牵强附会,那你什么也说明不了。

第三段与第二段同样,你必须举出证据说明,被休假或者辞退是因为那所谓的抱怨。并且将医院作出这个决定的解释也一并发上来。

至于后面的四段,如果一个人说什么都不须要证据,理由,这就相当于说,我怎么说都行。既可以这样说,也可以反过来说。那么,我们是否能够说,这个人说的全是没有意义的废话?


婴民:政府和媒体勾结这个证据我没有,但是西方媒体对巨婴国的报道,负面报道占了绝大部分,这是事实,我的意思,这个“事实”对人民也造成了类似“洗脑”的作用。

如果你否认“西方媒体对巨婴国的报道,负面报道占了绝大部分”,那我们确实没什么可聊的了。

至于在第一段里,你如果咬定有选择媒体的自由,就拒绝承认国外的媒体报道以巨婴国负面消息为多这个基本事实,那么我们就不用谈了,你高兴就好。


游客:如果你咬定国外媒体对巨婴国的报道不是实事求是的话,那你尽可以大声反驳,言论自由的可贵之处尽在于此。但若是连那姓裆的媒体都无法反驳的话,我们只能接受,巨婴国的负面现实确实很多。当然,你可以迴避这个现实,你高兴就好。

不过,我们从以上对话完全可以分析出,那个“洗脑”的词语确实适用于巨婴国。因为这个洗脑的过程实际上从基础教育阶段就开始了。原因如下:

对一个受过正常教育的正常人而言,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作出以下推论的:因为没有人讨论黑色人种的智力问题,所以这里面肯定存在着某种潜规则,这种潜规则限制了人们讨论这个问题的自由。

这个推论的谬误之处就相当于说:因为没有人吃屎,所以你吃屎的自由受到了某种潜规则的限制。我们由此可以非常明晰地看到:作出这种推论的人,其在接受基础教育时就已经被抽走了其中的最重要的内容——推理能力。因为他们缺少了这部分正常人应有的能力。于是乎,从一个正常人的角度看,这种人的脑子就像是被洗过了一样。这大概就是“洗脑”一词的由来吧。

实际上,洗脑并非仅存在于对社会言论自由的限制方面,它从你读小学时就开始了。例如对历史叙述的扭曲,对人的能力培养的故意的亏欠,……。只是你没有自省能力,不自知而已。


婴民:对的,可以反驳,党媒也在反驳,民间也有一些声音在反驳。然而这些反驳的声音,在国际上,基本上听不到。所以这就是我说的,当你是一个巨婴国以外的人的时候,你接受到关于巨婴国的信息是扭曲的,不成比例的。负面信息特别多,反驳、和正面的信息,特别少,声音也特别小。

呵呵,你后面的话除了对我的谩骂,也并没有展现出良好的逻辑能力。

黑人是否智商比其他人种低,这是一个单纯的科学问题,但是现在由于政治上的“政治正确”,没有人敢于进行这个研究,这不是事实吗?那么这个“政治正确”,是不是一种约束了人们进行正常科学研究的力量吗?

你骂了我半天吃屎、洗脑,也并没有从逻辑上说明,我的推理有什么问题?


游客:听不到你反驳的原因是什么呢?是你的声音太小?是别人耳聋?抑或是那些反驳都如你以上所说的一样,无根无据?

你是以没有人去探讨黑人智力这个事实作为前提,于是你就推出,有一个叫“政治正确”的潜规则在强制人们不能探讨黑人的智力,是这样吗?但你并未说明这个“事实”与潜规则之间的逻辑关联呀。请说明一下吧。否则,你大可以说,是因为有某个外星异类在控制人类,不让人类做这样的探讨。

此外,我想澄清一下,我举的那个吃屎的例子并非意在骂人。只是想类比你的逻辑谬误,如果连这你都认为我“也并没有从逻辑上说明,我的推理有什么问题?”那我就只能说,我们之间无法交流。


婴民:“听不到你反驳的原因是什么呢?是你的声音太小?是别人耳聋。抑或是那些反驳都如你以上所说的一样,无根无据?”

这个问题很好。

首先,你承认这一点吗?就是展现巨婴国正面信息的声音,在国际上很难被看到。

其次,如果你承认,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这…………

首先,你承认有这种现象存在吗?就是科学家根本不能研究“黑人是否智商低”这种课题。

如果承认,那你觉得原因是什么呢?


游客:以上这是我对你的提问呀。呵呵,你就是这样与别人交流的吗?你知道有个叫“谁主张,谁举证”的东东吗?


婴民:这个事情我已经说了,我认为有这种现象存在,原因就是“政治正确”的舆论,没有人敢碰这个研究,碰到了,很可能出资方会由于社会舆论而切断资金供给。

如果你非要我举证,我不知道该怎么举证,没有人研究这个东西还怎么举证,要是有人研究你倒可以举证出来。

至于听不到你反驳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的关键我不知道你是否承认我说的:巨婴国的正面声音在国际上很少听到。

如果你不承认,那我们根本就不需要讨论了。

如果承认的话,我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你说的因素都有:

声音太小:巨婴国的声音的全球主流媒体中有多大影响力,无需多言吧?基本上约等于零。

别人耳聋:这就是你最不愿意承认的吧?我所谓的“脑中有墙”,巨婴国人说话根本没人听的,脑隔离😁

你说的不对:这个分两种,一种是真不对,但说实话,国外很多荒诞不羁的流言,也是不对,但是传播的非常广,比如那个根据手机号少了一千多万来推断新冠死了一千多万人的奇谈怪论。另一种,则是你认为不对。这种情况更普遍吧,巨婴国官媒说什么,人家都不信的,或者说选择性相信,对自己有利就信,不利就不信,这一点你不否认吧?呵呵。


游客:唉,与你交流真的很高难度啊。你知道要求你举的是什么证吗?

“如果你非要我举证,我不知道该怎么举证,没有人研究这个东西还怎么举证,要是有人研究你倒可以举证出来。”莫名其妙!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为何须要举证?所举之证要证明哪一个结论吗?你是在验证我前面说过的从小学就开始洗脑的判断吗?


婴民:好吧,和您讨论真是浪费时间。您高兴就好。


总评:一般来说,正常人会认为,如果你主张某个前提与结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那你就必须要作出证明。若然明知无法证明前提与结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你依然坚持这个主张。那么,所有正常人都会认为,这个人要么是个骗子,要么是个傻子。二者必居其一。

婴民从头至尾都一直坚持,由于出现了某种“事实”所以一定存在某种导致事实发生的潜规则。但婴民又表示无法证明这事实与潜规则之间的逻辑关联。

由此即可判断此婴民实属二子之一。

回到游客的第一段话,我们也完全可以从作者的文本看到,不愿意定义“洗脑”一词语义的动机,不过就是意欲逃避对两种不同制度在控制思想方面作出比较,仅此而已。

我不知道诸位读者看完之后的感觉如何。但我很确定,通过这个对话,我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事例。作者一直都在为巨婴国的洗脑行为努力辩护。但我们从这辩护过程中看到的却是,作者自己本身恰恰就是一个鲜活的被洗脑后的典型范例。

此外,对话过程虽然有笑点,还是希望诸位读者忍着别笑。毕竟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后记,本文所有材料均来自《与EdgeworthBox谈“洗脑”》一文下面的真实评论。


顺带附上从[与 MischievousPhysicist谈《为什么说中国的数字完全不可信》]一文的评论里摘录出来的,与以上内容相关的几段对话:


[email protected]


作者根本就未知道这个“信”字是什么意思。


对于一个言论不自由,媒体只姓党的社会而言,谈论其发布的数据真不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信不信你唯一能听到的那个声音。


更重要的是,由于专制政权的失信,迫使大众不得不以两种不同的标准来决定自己是否采信某一特定媒体。——这就是那些为那个政权辩护的辩护士们经常攻击别人的所谓双重标准。


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辩护士们从来不曾反思,大众的这种双重标准是如何形成的。


至于你所分析的这个数据可靠,那个不可靠,其意义何在呢?所有的这些数据都不过就是一家之言,仅此而已。你的所谓分析,不过就是舍本逐末之说。归根究底,都只不过是你认为……。


4 月 13 日


张大汪@shenfromty


总结一下就是:作者说这么多我看都不想看,中共说的肯定是假的就完事儿了。至于你问我什么是事实真相?你们怎么还不快反思一下自己?真相不重要,反思体制就完事儿了。


4 月 13 日


[email protected]回覆张大汪@shenfromty


”总结一下就是:作者说这么多我看都不想看,中共说的肯定是假的就完事儿了。至于你问我什么是事实真相?你们怎么还不快反思一下自己?真相不重要,反思体制就完事儿了。“


嘿嘿,你真会对着空气开枪,“中共说的肯定是假的就完事儿了。”我说过这话吗?


此外,你说什么“至于你问我什么是事实真相?”那么我想问一下,你说的那所谓的真相从何而来的呢?真相二字的意义何在呢?相信以你的智力不难回答这个问题吧?


既然你反复强调的那个“真相”如此重要,为何你回答不出,你那个真相是从哪来的呢?莫非只要是你说出来的,即是真相?


哈哈哈哈哈哈,作者与你都是同一的思想层次。


4 月 13 日


晴天霹雳@FreedomNotFree


你的观点就是:如果只有一种声音,那么真假就不重要了。


我看不太懂你的观点,真假不重要是什么意思?是肯定是假的吗?


为什么只从一个地方传出的声音就不能讨论真假了?


另外只有一种声音,也有“信不信”的问题,也有信不信的逻辑。最简单,只有我一个人在屋里待了十分钟,我说我看书了,这也是只有我一个声音,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而如果这个屋里根本就没有书,那么你不信我也是正常的。


4 月 13 日


[email protected]回覆晴天霹雳@FreedomNotFree


“你的观点就是:如果只有一种声音,那么真假就不重要了。


我看不太懂你的观点,真假不重要是什么意思?是肯定是假的吗?


为什么只从一个地方传出的声音就不能讨论真假了?


另外只有一种声音,也有“信不信”的问题,也有信不信的逻辑。最简单,只有我一个人在屋里待了十分钟,我说我看书了,这也是只有我一个声音,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而如果这个屋里根本就没有书,那么你不信我也是正常的。”


对你的这四个问题,一个一个来吧。


一,如果你只有一个信息来源,且还不允许你对这信息发出质疑。那你凭什么相信它呢?换句话说,你信它的理由是什么呢?


二,真假不重要的意思很容易懂,只是你没有思考过。那意思就是,在只有单一信息来源,且不允许你质疑的情况下,你无从分辨真或假。


三,对你只能得到一个唯一信息,讨论其真假的意义何在呢?当我们说何为真的时候,也随之而来的是,我们知道什么是假。否则,这个世界全是真的话,你作出的这种区分就毫无意义。


四,你这个例子无效。因为你多给出一个信息,“而如果这个屋里根本就没有书,那么你不信我也是正常的。”


多说一句,你可以思考一下,为什么在法治国家里,原被告双方的质证过程,是法院审理的必要的程序?


思考题:如果将这个质证过程的应用推广至社会,会有什么结果?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与EdgeworthBox谈“洗脑”

巨婴国见闻

巨婴国见闻(二)

Loading...
2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