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dou
laodou

希望能与不相识的人多作有意义的交流

巨婴国见闻(五)

早就听过传说,世上有个神奇的巨婴国。所谓巨婴,特指与侏儒相对的一种人体发育缺陷。侏儒说的是人的智力发育正常,但形体发育不佳。巨婴反之。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从巨婴国游历回来的游客。交谈之下,他向我说了几则见闻,令我脑洞大开。

见闻五,自由之辩

某日,游客与一巨婴国民(以下简称婴民)交流对自由的看法,交流从一位周姓教授所提的问题开始,“我們為什麼不接受某種家長制式的社會,將決定權交給某些權威?例如為什麼不由大學直接為大家定好timetable,卻要將選課的決定權交到每位同學手上?為什麼不由某些政治精英決定我們的生活,而要由我們自己一人一票來選?”由此引出的对话过程如下:


婴民:可以接受家长式社会啊,并不是什么“应当去做”的。从现实角度出发,在自由跟不自由的限度上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的取向,自己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生活就行。毕竟太平洋不加盖。


游客:你自己感觉不到这句话中的矛盾吗?


婴民:感觉不到,我支持相对主义。如果是“选择自由或者不自由的限度”的自由这种无意义的、话术上的矛盾就算了。


游客:你将拥有使你能自由选择的必要前提看成是无意义的、话术上的矛盾?那就不必多说,算了。


婴民:确实是无意义的,因为不可能剥夺这个,因为太平洋不加盖。


评议:从这对话可以看到,游客指出婴民的表达存在矛盾。而婴民则反驳说,”选择自由或者不自由的限度“的自由是一种无意义的、话术上的矛盾。因为这种选择的自由是不可能被剥夺的。


游客:哇!你的脑洞太大。我们可以看到的是,虽然太平洋没有盖,但QQ,微信都加了盖。所以你必须有的前提消失了,你所谓的选择权被剥夺了,你只能被禁言了。


婴民:你是指没法自由选择用QQ、微信?这不是一个问题,你有用QQ的自由,QQ有不给违反用户协议的用户提供服务的自由。

应当是,你有自由尝试使用任何一个聊天软件,注册任意账号,使用任意技术(比如肉身去太平洋彼岸)继续使用。

好笑的人是你哦,逻辑不清。


游客:你的思想混乱导致这回答似是而非。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说:“你有自由尝试使用任何一个聊天软件,注册任意账号,使用任意技术(比如肉身去太平洋彼岸)继续使用。”但你真有这个自由吗?如果你预设的这个前提不存在的话,那你说的这所谓的自由尝试……。岂非只是你的一个幻相?

用你的话来说,这就是:“好笑的人是你哦,逻辑不清”!


婴民:真的很难跟你交流,为什么“我预设的这个前提会不存在”?“不可能剥夺这个自由”这句话你是看不懂的吧。

搞了半天,我一开始说的“‘选择自由或者不自由的限度’的自由是无意义的、只是话术”你都没搞明白,还在下面扯乱七八糟扯了一堆,真的丢人。


游客:你的前一段话算是说对了。之所以说,你预设的这个前提不存在,是基于世界上有这么一个国度,所有不姓裆的媒体或媒体平台都不允许其存在。且所有存在的媒体都必须姓裆。因此,在人应有的自由中,一项最最重要的内容就被剥夺了。所以说,你的话确实是除了你,没人能懂。

而你的后一段话,搞了半天,其实你对通常意义上的自由的内涵是一知半解吧?莫非你认为对一个你无法自主选择的行为可以叫做自由?你若作此想的话,那你真的丢人。


婴民:那我只要不在这个国家就好了啊,我难道没有自由离开这个国家吗?我从一开始说“太平洋不加盖”你就不懂吗?真的很难跟你交流。


游客:那么你能说,你的离开是由于你的自由意志?呵呵,开始偷换概念了?你真丢人!


婴民:好好笑哦,这是我的一条评论。你自己理解错了反过来诬陷我“偷换概念”,难道不是我在主评论就说了“太平洋不加盖”?你的大脑连这个都不能记忆吗?


游客:明白了,原来你对原文的评论从一开始就不是针对是否须要有自由,只是说,你在此没有自由还可以自由地去太平洋。这不是无事生非?你的大脑有病?


评议:这里,游客举出现实中的例子,说明连说话的权利都可以被剥夺。还说明,既然决定权不在你手中,那么家长或权威是可以剥夺你的所谓“选择自由或者不自由的限度”的选择权的。因为我们正在谈论的问题是,“我們為什麼不接受某種家長制式的社會,將決定權交給某些權威?”

而婴民则辩解,你可以选择不使用政府允许的渠道发声,“你有自由尝试使用任何一个聊天软件,注册任意账号,使用任意技术(比如肉身去太平洋彼岸)继续使用”。即是说,你还可以使用不被政府所允许的方式发声。

由此可得结论,婴民前面所说“从现实角度出发,在自由跟不自由的限度上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的取向”,的意思就是,如果家长或权威不给你正当应有的自由,那你还可以在能力范围之内作出无奈的选择。例如,如果权威限制了你吃饭的自由,那你可以选择饿死。

我们可以从这看到,什么叫做话术上的诡辩了。

婴民在此明确解释了,只要太平洋不加盖就可以接受“家長制式的社會,將決定權交給某些權威”。

由此,可以看到,双方实际上是对于“自由”一词的语义有分歧。


婴民:“自由是個複數的概念,是一張清單,而不是一樣東西。所以,自由總是意指特定領域和特定處境下的的自由,例如: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婚姻自由、市場自由等等。這些自由落實於社會,便會構成一個「自由的體系」(a system of liberties)。”

“基本自由是一張清單,這張清單理應包括什麼,需要在社會通過公共論證形成共識。”

我想你的大脑构造过于简单,不能理解太长的文章,所以把这几句单独拿出来给你阅读。


游客:那又能说明什么呢?你这段话是想说,那个裆只是限制你的某些自由,除此之外,裆还是可以让你有其它自由的,是这样吗?究竟是谁的大脑不能用呢?


婴民:“但是现在并没有一个更强大的力量可以让这个用暴力限制言论自由的政权离开,而且现在民众普遍也不想让它离开。如果看不惯,只能用脚投票啊,比如我自己。这是基于现实的考量。”

”你觉得,你这是自主选择离开抑或是被迫离开的呢?“

(注:以上是婴民引用两位游客之间的对话。)

你可以查查“积极自由”跟“消极自由”。不过我想你只能理解“某国无人权天灭XX”这种简单洗脑的政治口号,没有能力理解这些哲学概念。我们两个大脑发育水平差距太大,你又记不住我说什么又连原文贴在脸上都看不懂,我单方面停止跟你的交流了


游客:你连什么自由都找不到。谈什么积极自由,消极自由啊?莫名其妙!问题是,你如果不是自主选择离开,那跟什么积极自由,消极自由有关系吗?

你大可以停止交流,这是你的积极自由。


交流至此稍有卡顿。不久再续如下:


婴民:消极自由是因为人有“追随自己欲望”的自由


游客:哦,你是这样认识自由?那积极自由就不“追随自己欲望”?如果两种自由都同样追随自己欲望,那做这样的区分意义何在呢?


婴民:请您补充一下哲学知识,起码了解各个概念指什么再来点评,不然鸡同鸭讲


游客:你的意思是说,我误解了你的那些哲学概念?那就请你细解一番吧,好吗?


婴民:这不是“我的哲学概念”,这是公认的哲学概念。

可以看看这个 https://www.hk01.com/哲學/77734/伯林和自由的兩種理解-消極與積極

也可以看看维基、论文啥的


游客:那你读懂了这些内容了吗?如果你已懂,能将你对此的看法说出来吗?



总评:看至此处,相信读者们会因人而异地作出自己的判断了。


多说一句,本文所用材料全部来自周保松教授所写《「自由」課後筆記》一文下的评论。


为令读者能明晰以上讨论的意义,再从评论中摘出两段如下:


[email protected]:最后一个问题,其实蛮简单的,我们自己做决策确实会犯错、甚至做出许多幼稚的决策,这是能力(ability)的问题。但是如果把决策的权力、把做选择的权力交给所谓的精英或者权威,即便他们确实很有能力、有智慧,我们凭什么相信他们会为我们的福祉服务而不是为自己及其亲友自私自利的利益服务?这是动机(incentive)的问题,即便亲如父母,打着为你好的名义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和虚荣心行动,何况那些满口“为人民服务”的精英。

在现实政治领域,动机问题永远比能力问题重要。


[email protected]:对,政治哲学有个基本假设就是,不受监督的权力必然倾向于腐败。



[email protected]:“自由的概念,有個三元結構:自由總是意指在某個特定情境下,主體能夠免於某些限制,選擇去做或不去做某些事。(X is free from Y to do Z)。這個結構,是理解自由的關鍵。”

这就是自由这个词的基本语义。其它都只是它的引申义。包括什么所谓积极自由,消极自由亦不过就是说,你是要从自主意志的角度来定义自由呢,抑或是要从限制的角度来定义自由而已。


最后,希望此文有助读者对于自由二字的理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巨婴国见闻

巨婴国见闻(二)

巨婴国见闻(三)

Loading...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