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s

一只辗转日德的人偶。主业研究生物。副业研究动漫、日语和心理障碍调节。

当代东亚文化下的青年

于近日事件中,许多人把“香港青年”同“废青”画上等号,加以蔑视。私以为当废除“废青”这个说法,理由有二,一是它混淆了“没有生计没有入学的青年”和“参加游行集会的青年”的概念,二是这个称谓充分表现了东亚文化圈很严重的一种社会问题:年龄歧视。

本文将会探讨中日东亚两国文化下的青年处境,受到的年龄歧视及其原因。

当90后,00后,10后各自在初中小里赶作业时,社会上的成年人早就给他们画上圈,试图发扬他们“三岁看到大”的分析力,评论着一代又一代的生态特色。在所有年轻的XX后里,70后在进入大学时被指理想主义,80后也在近成年阶段被批太过叛逆,我总是想为什么后面的XX后要这么倒霉?在还未碰到一丁点的社会前,就要被贴标签出来在各媒体平台上大字报?甚至有个趋势,总是越晚出生,越早早被冠上什么集体帽子。这实在不乏80后90后前辈们争相恐后的脱帽子心理,被各级年龄层指摘了个遍,逮到机会就要推到下一个年龄层。

这种现象,并不只存在于中国。同是东亚文化代表的日本,这样的问题也由来已久。昭和男儿偏偏就是处在优势,要嘲笑平成男儿,再加上“宽松世代就是人生优越没出息”这顶脱不掉的大帽,和当下最严峻的老龄化社会和福祉制度,成为了日本青年和中老年最大的矛盾所在点。

而今年,距离深受吉田松阴影响的梁启超,写下义务教育课本里知名的那篇《少年中国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百又一十九个年头。

五年前,我启程游学日本,除了自己个人的追求之外,也同样抱着一个问题踏上这片岛国。为什么明治维新成功,效法的百日维新,却失败了?

跟随吉田松阴的足迹,我来到位于伊豆半岛南端的下田市。下田是日本近代史上重要的,黑船事件发生地。西方海军的黑船来袭,而后强行打破旧时代德川将军的锁国政策,签订不平等条约,开通贸易城市。当时的日本知识分子中,因吉田松阴本人和其师佐久间象山的讲学,而涌现了一大批年轻的异政见者,这些年轻人,被称为维新志士,在后来的德川幕府倒台以至维新政府的成立中,都发挥了巨大作用,其中也有被誉为维新三杰之一的桂小五郎和起草新政府体制方针的坂本龙马。在吉田松阴组织“下田踏海”违禁观摩第三次来航的黑船时,桂小五郎21岁,坂本龙马18岁。

然而明治维新不仅百日,从1852年第一次黑船来航到1889年明治22年立宪体制确立,花了37年的时间。各种政治权力纠葛,年轻生命坠毁,反反复复,乃是常事。

坂本龙马在起草完新政府体制的同年被刺杀,死于31岁之冬。桂小五郎则在明治10年的政变内战时去世,享年43岁。维新志士中,更不乏早期因为攘夷运动而被锁国政府下的新选组刺杀的青年人。

且不说日之本国是被年轻维新志士所推上强国舞台,就连中国本身,五四运动的主体依旧是青年人和学生。

那么近代史同是被青年人用生命推动的东亚二国,又是如何复辟回蔑视轻视年轻人的当下处境的呢?

且说日本战后经济飞速发展,昭和男儿常以战时经历和战后对经济所做贡献自居,加之平成初始的教育宽松化改制,整个社会对于青年人的印象便是未经历练的年轻男儿。原本就严重的社会等级分化,日语语言的敬语使用体系,优越的福祉制度导致的企业领导层管理层无法更新换代,一切都把日本的社会按年龄划分成了不同的阶级。

而中国,六四事件导致的民主政见者海外逃亡和人文教育理念的丧失,为中华文化之许多糟粕,包括年龄歧视的理念,重新创造好了淤泥坏境。原本21世纪初爆炸量的信息通过网络入驻家家户户,各种思想与言论得及自由开花一时,却又被强政封墙锁国。不得不说,中国的年龄歧视之因,多在当局为稳固政权,而压制年轻人之动力,行动力和革新力。

2019年的今年,像是个转折,在敲醒世人21世纪即将过去五分之一的同时,东亚二国的年轻人处境又发生了微妙但不可避的变化。

近年日本发生的多起高龄司机驾车撞死年轻行人的事件中,已成为舆论主体的宽松世代青年,终于开始集体发声,抗议高龄福利政策。然而这些,仍然只是小小的突破口。庞大的福祉支出导致的国库缺口,纹风不动的企业政治双界高龄管理层,依旧是日本青年前方巨大的山石,想要移山,目前看来依旧不够火势,不够实力,但既得燎原之火,往后只待时机。

而今年的中国香港,呼吁民生诉求,爆发大型游行的青年们,却被诽谤成“废物青年”。或许这场以反送中开始的运动中,青年人无多少公关经验,无多少组织性,夹杂着暴力形式,仿佛回到近代社会起源的大砸巴士底狱。但依旧香港青年们的行动力和革新力,未被抹杀,未被圈养洗去,是以在我看来,依旧是国家新兴之兆,何来“废物”之说?香港青年们,可能缺少的是一个成熟的组织方向,和一个尊重人民权利的政府。

而作为大陆青年的我,无力作为,只得蜷在后方,以文勉之。

济得跨历史越东海的东亚两国青年之诉求,以百年之文勉之。

使举国之少年而果为少年也,则吾中国为未来之国,其进步未可量也。
使举国之少年而亦为老大也,则吾中国为过去之国,其澌亡可翘足而待也。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
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
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少年中国说》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