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028 
lans
置頂作品

逃跑之旅

如果提起我和林奕含的共通点,听我说过事件的人会回答,“性侵”。而我自己觉得共鸣率最高的词是她长篇小说标题里的两个字,“乐园”。由于创伤对我脑海的影响,我近乎记不得大部分童年的事情。有关创伤的,无关创伤的,重要的,鸡毛蒜皮的,母亲对我说的,父亲带我走过的……通通在一个巨大的,能吸走所有事物的黑洞里搅拌着,看不清,望不见。

lans

回信:我很忙,我也看见清朝人

回信:我很忙,我也看见清朝人 看到单读上张赛撰写的《一位武汉外卖员的自述》(原标题《我很忙,我看见清朝人》)时,我还在一边读一些网友对我的人身攻击回复。我的专业不是媒体评论和新闻传播,更不是帮助人调整心态的临床心理学。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物学相关领域博士生。

lans

跨世纪之知识分子

相信五个月里,同我一样经历亲友反目者,不在少数。眼睁睁看着对于民主诉求的否定,变成异见者生命的践踏,这一过程无疑是痛心疾首的。而能在伤口撒盐的是,从网络舆论大潮导向如此,到身边人狠狠咒骂中枪者活该。让自己愤恨自己无能无力的是意识到自己连开口的勇气和资格,都没有,更不要提什么改变社会了。

lans

关于神创论的当今考察

最近在同@开开心心读圣经这位Matters用户讨论到【同性恋是否是天生的】(讨论帖见关联文章),作为一个基因组进化学领域的研究者,从生物学的角度来回答的话,我的结论是【同性恋可以是天生的】。参与同这位读圣经用户的讨论,是因为【神创论】是我本人一直私下自己搜集观点和资料的一个主题。

lans

泛谈共产主义

走出国门后收获到的其中一点,就是当代民主政治下的政治思想复杂度。与我曾经预料的不同,或许也同国内各位Matter笔者想的不同,海外并不是异口同声的一种思想。或者,我说得更明白一点,自由民主制度并不是所有人支持的。我举个现实例子,我在参加德语课程时有一回的小组讨论,坐我右手边的比利...

lans

以星之名——《彼方的阿斯特拉》影评

趁着本季漫改番《彼方的阿斯特拉》最终话尚未播出,一口气补完漫画,写篇不剧透的影评。《彼方的阿斯特拉》TV版官方海报。9名少男少女经过漫长的5000光年穿梭,一起回到母星的故事。荣获《这本漫画真厉害!

7
lans

【诉状】用户unlettered的激进言论

用户@unlettered的激进评论并非针对我本人,我的举报单纯是出于希望社区更好的愿望,所以在此贴中我将会列出其在其他作者文章下的攻击言论。据其本人发言(下图),可以推测现实里的同一个人有多个账号轮番对别人进行骚扰。

lans

海边的冬天 ——《海边的曼切斯特》影评

《海边的曼切斯特》海报。Lee 与 Randi 的对话是全篇的情绪顶峰。看到the Guardian有影评写《海边的曼切斯特》,说是这部影片向观众们提了一个问题:How do people cure such trauma?

lans

当代东亚文化下的青年

于近日事件中,许多人把“香港青年”同“废青”画上等号,加以蔑视。私以为当废除“废青”这个说法,理由有二,一是它混淆了“没有生计没有入学的青年”和“参加游行集会的青年”的概念,二是这个称谓充分表现了东亚文化圈很严重的一种社会问题:年龄歧视。本文将会探讨中日东亚两国文化下的青年处境,受到的年龄歧视及其原因。

lans

这个深夜

这几日大家关心留学生群体,留学生之间的讨论也未曾停止。留学数年,在母语交谈者原本就有限的空间里,小心翼翼建立起的亲密朋友圈,在一件事情上,一个问题上,破裂,炸开,粉碎。多年认识的朋友,拨开云雾,显得如此陌生。我的第一情绪是感到不解,我尝试理解对方的立场,因为对方,可是我的亲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