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鴻璽
黃鴻璽

練拳多年,身體逐漸敏銳,對天地萬物產生好感,喜歡觀察人,漸而親近文字。不曾在筆下耕耘,但不可一日遠離書,人生軌跡,跑到北京經營客棧,一走十年,天地之間見自己。尚未不惑,整天胡思亂想,工作之餘,紀錄下生活種種,給下一個十年後的自己。

功夫龍(三)

有一個小女孩長得很可愛,個性也乖巧,看得出周老師很喜歡她。女孩的父親身型龐大,肚子很大,噸位十足,臉上總是笑咪咪的,周老師叫他胖哥,胖哥稱呼他師父。胖哥有一段時間經常帶女兒去練習,小女孩聰明,學動作快,周老師教她很多動作,無論好壞,他都稱讚孩子,然後虎下臉罵其他幾個小男孩,孩子笑他重女輕男,周老師揚起鞭子要抽人,然後他們胡亂跑走。周老師沒有孩子,看得出來他很希望有一個女兒讓他疼愛。胖哥跟周老師學氣功,據說改善生活品質很多。後來他來陪孩子上課時就在周老師家裡的牆面站立,一邊聊天一邊一晃一晃貼靠牆面撞,整個脊椎垂直地面的撞,每撞一次,牆面就晃動一次,聲音悶悶的響,後來聽任平說他靠撞時落胯,撞一次吐一口氣,周老獨門氣功的練法之一。隔壁是一家辦公空間,有次大概忍不住牆面一直晃動,按門鈴詢問,周老師披頭散髮挺著肚子開門,問他什麼事。房間裡的畫面就是一群小毛頭在蹲馬步,一個噸位十足的中年男子在撞牆,加上一組人坐在茶几前面泡茶聊天,窗口旁的空間放滿了刀槍棍劍拐子雙鉤關刀雙手帶,地上放著一堆破爛不堪的靶具與護具,那位年輕小姐嚇得一直道歉,匆忙趕回自己的辦公空間。

周老師回頭對我們笑笑:新來的!

我跟史凱先生會變成好朋友就是因為常去周老師家。史凱是語言天才,這點無庸置疑,他個性溫和,喜愛美食,尤其甜點,深得我心,必須說我們因為對美食的熱愛,一見如故。史凱第一次到台灣是拿耶魯大學東亞學院獎學金到台大做易經研究,史凱曾經在美國學過螳螂拳,所以到了台北也想繼續進修,找到周老師之後被他獨特的魅力打動,立刻開始上課。史凱說他原本不太相信氣功,只想學螳螂拳,但是周老師改變了他的想法,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專程到台灣跟周老師學習他的氣功。

史凱絕對是獎金高手,我認識他的歲月裡,大部分都拿學術獎金在亞洲做學術研究,台北,京都,東京,蘇州,北京,香港任教,原本他要在2019年末再弄一個名目到山西大同研究古老戲種:「耍孩兒」,但是疫情改變一切。

我在台北,台南,東京,蘇州,北京與香港都「偶遇」史凱先生,每次都拖他的福,吃遍了當地美食,大餐小吃,早點宵夜,午茶甜點,名店私房,毫不含糊,絕不放過。我們差不多每一次在美食饗宴時,都會聊聊周老師,彷彿他就在我們身邊,而且會一起享受這一刻。

史凱每次都在笑完之後,用他的中文口頭禪說:「他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老師!」

周老師有說不完的故事,我有一大半是從史凱先生那裡聽到的。史凱不在台灣的日子,周老師很想念他,他知道我們是好朋友,所以常常跟我講史凱的各種事蹟,也會跟我分享他收到的email。周老師常說這個美國人中文信件寫的比中國人還好,用字遣詞精準到位,這老小子不容易。史凱把周老師的許多影片配上英文字幕,放在YouTube上,引發很多人關注,那是一個網路影像剛剛開啟的時代,一片沙漠,周老師的在串流平台上絕對是先鋒,當時網風樸素,鍵盤武士們尚未出生,中國也還沒築起網路城牆,周老師的影片常常被放在中國的「武術萬維網」論壇,討論者成串,可謂第一代蓋樓奇蹟。

根據史凱的敘述,周老師曾經在澳洲旅居多年,有一個神秘的師姐隱身馬來西亞,這位師姐年輕時吃過一種叫天山雪蓮的大補之物,身體異於常人,周老師也在70到90年代之間,指點過不少港台武打電影的武術指導,甚至「發明」過不少拍攝手法與特製音效,有關周老師的故事,史凱總是講不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功夫龍(一)

功夫龍(二)

史凱先生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