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K

正在遊離的香港人。愛故事。渴望自由。

如果痛苦源於宿命:黃碧雲《媚行者》閱讀筆記二

發布於
痛感散佈在小說的不同角落中。第1章中那個被父親虐打的「我」,第2章中失去左小腿的趙眉,第3章中失去記憶而卻滿身傷痕的陳玉,第4節的爆炸、屍體、骨頭與被強暴的身體,第5章的傳說中被殺掉的妻子,痛與殘暴貫穿整部小說,而這種痛與宿命感連在一起,就如「我」從出生開始就是一個女子,「我」有一個曾經做軍人的父親,父親會打「我」。

如果痛苦源於宿命:黃碧雲《媚行者》閱讀筆記二

讀黃碧雲的文字,很容易就掉進耽溺的情緒中,會痛,很痛,「一陣一陣,痛楚有如高潮一樣襲擊她」,也向我們襲來。

痛感散佈在小說的不同角落中。第1章中那個被父親虐打的「我」,第2章中失去左小腿的趙眉,第3章中失去記憶而卻滿身傷痕的陳玉,第4節的爆炸、屍體、骨頭與被強暴的身體,第5章的傳說中被殺掉的妻子,痛與殘暴貫穿整部小說,而這種痛與宿命感連在一起,就如「我」從出生開始就是一個女子,「我」有一個曾經做軍人的父親,父親會打「我」。

我們無權選擇自己的國籍、貫籍、家庭、種族、性別,甚至身體健康與否、完整與否,有些影響命運的因素,在每個人誕生的那一刻,已決定了一部分的人生。如果誕生在戰亂的國度,靈魂注定會躁動不安;如果靈魂轉生在女子的肉體,無論要不要生育小孩,也註定要經歷月事之苦。

有些事情是注定的,是命運,而「所謂命運,不過是人的所知,和時間。是我,或我,不是其他人。此時,不是其他時候。事情一定時常發生。在世上,一定很熟悉的了,所以就有了虛空。」就如革命,本來是為了自由,但最終未能迎來烏托邦,只是回到混亂的狀態,混亂與秩序的交替,是國家命運的無盡輪迴,所以哲古華拉無路可走,「到底那一條道路,是滅亡的道路呢。還是兩條路,無論你怎樣,某一意義來說,都走向滅亡。」

從《媚行者》讀到自由,或不自由,戰爭與革命,在反身思考二十年後的香港、中國,地球上的革命和衝突沒有停止過,幾乎是同一種動線,一樣的起承轉合,「故事來來去去,只有幾個。好像命運只有三十六張紙牌,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人身上發生。」每個人的生命是獨一無二,卻又如此雷同。

如果生命終變成虛無,唯有過程才可以留下活著的痕跡,而痛楚,是我們活著的證明,因為痛,才讓我們明瞭靈魂困在肉身,必定會經歷磨難,包括病、老,生離和死別,才能超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關於流浪、自由與完整:讀黃碧雲《媚行者》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