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3866 

沒有超脫,只是俗不可耐的旅程——談網上音樂劇場《後話西遊》

作者K

《後話西遊》借唐僧五師徒(包括白龍馬)的故事,回應香港當下的狀況。所謂的「取西經」就是往大陸發展的政治隱喻,前陣子香港政府提倡的「一帶一路」,說要建設「絲綢之路」,讓中港有密切的經濟連結,觀其扮演佛祖或觀音的女人操一口流利的普通話,穿一身俗不可耐的亮片連身裙,以及片末的粵港車牌,都折射出「取西經」引喻了港人對面向祖國的看法。

[詩練習]日常(2)

作者K

失眠 就是 懼怕 煩惱在黑夜裡滋長 變成可怕的怪獸 闖進睡夢 怪獸張牙舞爪 越來越大 不是為然地把你推下深淵 墜進 無盡的黑暗 心 一直懸在空中 不安地 了斷地 下沉

久違了的抗疫生活

作者K

台北的抗疫日常,就是空蕩的西門町、信義區和士林夜市。台北的抗疫日常,就是看到馬路上的經過公車和客運,都是空空如也。台北的抗疫日常,是街道上的店都開了,只是沒人在逛。食店只能外帶,有很多Food Panda和Uber Eats的機車在馬路上奔馳。

[詩練習] 日常(1)

作者K

每天早上 隱隱作痛的左邊下顎 提醒我的 不是缺陷 而是某種不尋想 那種痛 不是稚心的 空洞的 缺陷的 或許是骨頭與骨頭的 磨擦和碰撞 手指按下去 柔軟臉頰下的關節 似乎得到了安慰 但若然張開口 痛 會變成了小怪獸 有那麼一刻在張牙舞爪 也迅速失去聲勢 像尋找安慰的寵物 ...

如果痛苦源於宿命:黃碧雲《媚行者》閱讀筆記二

作者K

痛感散佈在小說的不同角落中。第1章中那個被父親虐打的「我」,第2章中失去左小腿的趙眉,第3章中失去記憶而卻滿身傷痕的陳玉,第4節的爆炸、屍體、骨頭與被強暴的身體,第5章的傳說中被殺掉的妻子,痛與殘暴貫穿整部小說,而這種痛與宿命感連在一起,就如「我」從出生開始就是一個女子,「我」有一個曾經做軍人的父親,父親會打「我」。

關於流浪、自由與完整:讀黃碧雲《媚行者》

作者K

自由與穩定之間如果要做出選擇,要如何取捨?相對美好的狀態是,可以得到自由,又能完整,然而,經歷過社會變動,就算肉身完整,靈魂早已殘缺不全。革命口號只剩下忿慨,那些理念,那些痛苦的奮鬥過程,不是被囚禁,就是被埋葬。大地變得很安靜,彷彿一直都是這樣子。

1

非專業劇場筆記:《千年舞台,我卻沒怎麼活過》

作者K

她就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然而,她這一次站在台上,卻顯得渺小而蒼白——像她出場時穿的衣服,從頭到腳白得發亮,是空白,「魏海敏」成為被拆解的符號,成為構成歷史的一部分,縱然她的生命多麼觸動人心,在不成調的現代管弦樂伴奏,夾雜帶著政治意味的靜態與動態影像,個體生命顯得無關痛癢,所謂「台灣人魏海敏」的生命史,只有一個新加坡導演想像的「台灣人」形象,而看不到「魏海敏」。

1

1.開始

作者K

生命的皺褶隨時日和經歷越來越多,像年輪。 所有的經歷都是為了讓靈魂更堅壯,於是旅程還要繼續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