淇淇

寫小說/分享好書好電影/喜歡碎碎念 曾出版小說集《無差別愛人》、《陽光最是明媚》、《我和我的......》、《小心愛》、《愛你愛我》、《雙十年華》等

【我和我的夢】我的寫作夢

寫小說才是我的終極夢想。

其實對大部份人來說,寫小說其實是一件無聊透頂的事吧,連看小說的人也不多,究竟為甚麼要選擇寫小說呢?我也不明白,但你相信有些事情就是這樣身不由己嗎?

我是甚麼時候開始喜歡寫作呢?

大概不會是小學時的作文課吧。

事實上,我從來不擅長作文(還記得我中五那年英文作文不合格嗎?),尤其是甚麼描寫文、議論文等等,殺了我好了。記憶中只有過一次中文作文《成功與奮鬥》取得80分,老師更在課堂上當眾朗讀我的作文大為讚賞,其餘時候我的作文也是普普通通的。

雖然不喜歡作文,但看書倒是我最大的興趣。記得家裏附近有個牧民中心的圖書館,那裏很細,大概一兩百尺吧,我幾乎將那裏的書都看了一遍,但基本上都是益智圖書,偶然也有小說,不過好像從來沒有愛情小說。

那時候我還是小學生,看愛情小說得偷偷進行呢。第一次接觸愛情小說是這樣的:

小時候我的媽媽在襪廠工作,暑假的時候我要到襪廠幫手剪線頭。那時候媽媽會一邊工作一邊聽收音機。那個年代十分流行廣播劇,我於是一邊剪線頭一邊聽廣播劇。記得那年正在播岑凱倫的《八月櫻桃》,我聽了覺得有趣,又發現家裏竟然藏有這本小說,於是便偷偷看起來。

看完一本又一本,而那時候家裏就只有岑凱倫、嚴沁和瓊瑤的,好像也有一兩本林燕妮。那些愛情小說,其實大同小異,看到後來我忽發奇想,這樣的故事我也能寫啦。

於是便開始構思小說。那時候的小說當然十分幼稚,而且全部都是圍繞愛情。那時候我還不過是個初中生呢。

最開始的時候並不是我一個人寫的,我跟一位中學同學一起寫同一篇小說,有時在我家,有時在她家,因為她的字較漂亮所以由她執筆。暑假過後,小說還沒寫完,此事亦不了了之。之後她放棄了,而我繼續堅持,並且以成為作家為夢想。

記得那時候之所以開始正式寫小說,是因為《澳門日報》開闢了《小小說》,然後我便開始投稿小小說,再然後在高中時寫了第一部長篇小說。現在看來當然十分老套,但也算是一個小小的里程碑吧。

這些年來我不是沒有放棄過,有時覺得自己寫得不好,根本就是在浪費時間。又有時,我會埋怨為甚麼當年我媽放在家裏的小說都是瓊瑤、岑凱倫、嚴沁的,連亦舒也沒有。如果我一開始接觸的小說是朱天心、村上春樹、米蘭昆德拉的小說,我想我就不會輸在起跑線上了(哈哈,其實也不能怪人,誰叫自己懶,而且學習能力偏低,所以多年來一直沒甚麼進步)。

放棄過一段日子,終於還是重新執筆。因為除了寫小說之外,我別無專長,只有這件事可以令我有一點點信心。寫作的過程不一定愉快,有時還挺痛苦的,可是構思到新點子的滿足感實在沒甚麼可比,反而完成品往往及不上構思,只能怪自己水平不夠。

老實說,我寫小說是靠打天才波的,喜歡怎樣寫便怎樣寫,而且我有一個壞習慣,我寫甚麼也是“堆砌”出來的。我缺乏耐性,總是無法一口氣由頭寫到尾,而且我的思維跳得太快,往往未寫完這段便想到下幾段的內容,我怕我會忘記,於是常常想到甚麼也先寫了才說,最後便得像裁縫一樣將這些片段縫合起來,天衣無縫是無可能的,然而這個壞習慣還是改不了。

夢想當作家的人也許都希望出書。許多年前與丈夫合著了一本短篇小說集《雙十年華》,後來陸續出版了《小心愛》、《我和我的......》、《愛你愛我》和《陽光最是明媚》,然而事情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自此對出書這事拋諸腦後,不再抱有任何期望,反正現在網絡發達,在網絡上發表小說往往可以得到更大的迴響,所以後來在鏡文學發表《無差別愛人》,也算是新嘗試。

我常常說希望退休在家寫小說,這也許是我多年來唯一沒變的夢想,但又似乎是太遙遠了,始終寫小說不可能維生啊,除非成為暢銷小說家,我不會說永遠不可能,但要實行的話也真的不容易。

雖然追夢的年紀不輕了,但我還是堅持著,希望真的有一天能夠跟你們分享我夢想實現的一天。

現在的目標是自行出版電子書,因為我自己也很少買實體書了,倒是不停買和借電子書,又因為最近開始畫畫,所以打算為每一篇小說畫插圖,再出版的短篇小說集,現在才三月,不知道能否在今年內達成這個夢想呢?


PS. 關於寫小說,終極目標是希望我的小說比我的生命長久,很貪心吧?不過如果沒有更高層次的目標,便很難進步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和我的夢】我的碩士夢

【我和我的夢】我的翻譯夢

【我和我的夢】大學時代的記者夢

3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