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淇淇

我是個單親媽,帶兩個青春期的大小孩,今年都已上高中,寫文章超過10年,因為自身的經歷及在台中晚晴協會擔任志工隊長,聽到很多個案的故事,也了解很多法律,想用真實的故事及法律知識來跟大家分享,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或安慰.

07 什麼!你可能不知道,這樣可以告性騷擾?


上集寫到
李君昊身子前傾,帶著一點咄咄逼人的氣勢,看著石筱雯的眼睛含笑,似譏諷更似遺憾。

“你知不知道,今時今日,以他在全球知名刀具公司的地位和職務,加上配股配息,年薪至少1000萬以上,而他離婚只答應給你一間房子,而且這間還是婚前你家人出錢的。”

李君昊忍了又忍,還是沒忍住在鏡頭前吐露了幾個字,

“那個人渣!”

第一次在咖啡廳的採訪進行的很順利.

李君昊最後說:"現在要盡快找到那個瑜珈教練小楊,並在最短的時間內收集其它證據。"

石筱雯離開咖啡店後就去了瑜珈會館,去的時候滿懷希望,總覺得就算小楊已經不在台中,但一個人在這個城市生活那麼久,不可能雁過無痕。

可當她來到會館卻大失所望,小楊還真是個完全不留痕跡的人。

石筱雯問會館人員,大家都說:“他是半年前突然來的,只做私教,不用排班,除了會員之外,不太和同事們來往。”

“沒聽說過他有什麼親戚在台中,可能沒什麼聯絡吧。”

“小楊就是個騙子啊,專門騙女人錢,前陣子,聽說一個有錢的寂寞女人纏上他,被老公捉姦,夫妻現在正打官司鬧離婚呢,小孩才5歲,嘖嘖……”

鏡頭如實記錄下來石筱雯臉上的表情,從滿懷希望到漸漸失望,從忍耐到憤怒最後到傷心。

她自己竟然被會館的人,傳成了那個死纏著小楊,把小楊逼走的寂寞有錢女人。

教練檔案記錄裡,小楊的名字和介紹,都是假的,跟拍的節目組助理李芝建議石筱雯去網上查,查了半天,也沒有這個人。

就是說,這個所謂的小楊,所有的資料通通一片空白,當時是上司直接安排來會館上班的。

李君昊接到李芝的電話,聽說了石筱雯的慘狀,他忍不住嘆了又嘆。

“你叫她回去吧,好好休息養病,我這邊透過朋友跟會館打聽一下是誰安排小楊進公司的”

這個小楊是重要人證,只有他才能證明石筱雯的“清白”,也只有他才知道蘇向承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設計陷害妻子。

李君昊揉了揉眉心,感覺為了事務所這些大大小小的事傷透了腦筋。


一周後,七期的某小區外公園,孔申梅一早跟一群媽媽們輕鬆地聊著天:"阿呀!這附近真好啊,一片綠地,附近餐廳多,人文藝術都有,尤其是那一棟(手指市政路的一棟豪宅),直接就看到歌劇院,真不錯."

"您住哪一棟啊?看到您在這好幾天了"

"還沒呢!正在看,我跟老頭子本來住苗栗,女兒發生了一些事過來陪她,所以現在住女兒家,在勤美誠品附近,那邊前面就是綠園道,生活機能也好,就是沒有這麼寬闊,正請房仲在這邊找房子,如果有機會的話就搬來台中住了,離女兒也近一些!"

"這邊的確很棒,而且大部分人的素質也好一點,我就住你說的那一棟啊!裡面所有設備都有,但帶著孫子就想到公園走一走,看看綠樹,交交朋友,不然一直在家對孩子可不好"

"是啊是啊!孫子是該帶出來走走的,況且他這麼的可愛,唉唷!嘴嘟嘟的,真好真好!有空也可以到我女兒家坐坐"孔申梅說.

"好啊!那邊的房子也不錯,有朋友住那附近,去過他家"

"那下午到我女兒家喝杯茶吧!我孫女也挺可愛的呢"

"好啊!!"

下午3點,孔申梅帶著新交的朋友張素心來到家裡.張素心一進門看到掛著的婚紗照笑著點頭,一時沒說話.

當看到石易鎮卻覺得眼熟,聊著聊著才知道原來是大學的學長,還親自帶過迎新團,當時張素心就被這位體貼有氣質的學長吸引,打聽過後才知道當時石易鎮身邊已有女朋友.

雖然石易鎮講話還不流利,但是慢慢聊天中,張素心知道了石筱雯的情況,並且說了一個驚人的事實,就是蘇向承就住在跟她同一層樓,曾經點頭打過招呼.

她剛剛一進門看到掛著的婚紗照才會會心一笑,沒想到故事竟然這麼曲折離奇,蘇向承怎麼可以這樣狠心拋棄專心照顧她,愛她的女人呢?.


石筱雯這幾天又到會館打聽好幾次,甚至還去過其它的瑜珈會館詢問,想著小楊也許會回台中,然後在其它會館教課呢,但依然一無所獲。

她也去了蘇父蘇母家和那個五金行,還是鐵門深鎖。

李芝跟著石筱雯,有時候拍有時候不拍,每天都會盡量露個面,使錄影的時間有一個連續性。

日子往前走著,石筱雯的臉色一天比一天好,盡管還是瘦,精神卻明顯好些了。

石易鎮說話還是不流利,但在慢慢好轉。


石筱雯再一次去了會館,這已經是她十天來的第五次,為了討回公道,一次次踏進這個場所,成為別人眼中的笑話。

她的事情已經在會館傳遍了,工作人員開始對她不耐煩,連說話都不願意,個個避之唯恐不及。

終於有個櫃台小姐看她實在可憐,塞給她一張紙條,上面有kevin的名字及電話,說以前小楊在會館和kevin關係還不錯,也許他能提供線索。

石筱雯謝了又謝,打了kevin的電話,這位教練倒是很快就應約而來,但在電話中說得很明白,只見石筱雯一人,其它人不見。

石筱雯在瑜珈會館外面的咖啡廳等著,沒多久,一個高高大大,滿臉痘疤的男人出現在門口。

kevin大概30歲左右,他大大咧咧走到咖啡店前廊區,拉開座椅坐下,動作幅度大,力氣毫不收斂,驚得石筱雯坐好後抬起頭來。

她的反應逗樂了kevin,他上上下下打量著石筱雯,從口袋慢條斯理掏出一支煙,半側著身坐在椅子上,一邊抽一邊笑:“怎麼,不習慣?還是喜歡小楊那樣的陽光少年?”

石筱雯皺了皺眉:“請你說話放尊重點。”

kevin笑的意味深長,讓石筱雯毛骨悚然:“那你到底找我幹嘛?只是想打聽小楊?還是又轉移目標,看上我了?”

石筱雯攥緊了手中的杯子,氣得杯子裡的水直抖,她從小就不會吵架,碰見無賴流氓都是先躲開,避得遠遠的,這次也是第一次正面相對。

“我只想知道小楊在哪,只要你的消息是真的,我給你錢。”

kevin仰頭大笑,肩膀一直在抖動,他攤攤手搖頭:“鬼知道,我又不是他媽,管他在哪,你就問我這個?”

年輕男人肆無忌憚嘲笑石筱雯,每個眼神和身體語言,都是輕蔑。

他嘲笑著石筱雯的天真和自不量力,甚至嘲笑她把自己攤在太陽底下讓人議論,毫無尊嚴。

他的諷刺赤裸裸完全沒有任何顧忌,滿不在乎又一臉不屑,看起來特別欠揍。


石筱雯抿著嘴,忍下胸口的怒氣,固執的堅持沈默。

“姐姐呀,哎喲餵,天底下找他的女人還少嗎,只是,別的女人找他上床,你是找他作證,哈哈哈,笑死人了,就算小楊在這,你覺得他會幫你作證嗎?這種事……”

kevin眼淚都要笑出來,用手指去擦,朝著石筱雯眨眨眼,一臉猥褻,“這種事……你讓他怎麼做證啊?”

“誰知道你們是不是兩情相悅,滾了床單後又翻臉不認人呢?嘖,這種事,我可見多了。”

石筱雯忍無可忍,起身往外走,經過kevin身邊,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甚至輕佻地用手指腹在石筱雯的手腕上摩挲了一下。

石筱雯背上的汗毛都立起來,她奮力甩開kevin就想往外衝.

“我如果告訴你小楊的下落,你怎麼謝我?不如……你陪我一晚好了。”

石筱雯一口氣本來憋著,kevin嬉皮笑臉接著開玩笑:“不過,你現在形象太差了,以前還挺漂亮的,現在就算你肯,我也吃不下去。”

他完完全全一副開玩笑的口氣,一邊大笑一邊起身離開,丟下目瞪口呆,面紅耳赤的石筱雯站在原地。

石筱雯楞了好一會才回過神,幾乎想都沒想,脫了鞋子追上去。

她石筱雯什麼時候淪落至此,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侮辱兩句,把她的尊嚴踩在腳下?一盆髒水,就讓她整個人就髒了嗎?呸,她就不信!

kevin已經走出一段距離,連走路的姿勢,都帶著痞氣。

石筱雯奮力追上去,跳起來,拼了命把鞋子對著他的後腦勺猛砸,完全瘋狂的架勢。

“你TMD 王八蛋!我要告你敲詐、威脅、性騷擾!這個世界就是因為有你們這種玩弄女人的男人,才會讓好女人沒活路……你去死!去死!去死!!”

她完全瘋了,二十六天了,她已經有二十六天沒見到女兒,一直忍著忍著,告訴自己要堅強,要把這場離婚當作一場仗來打。

但誰來告訴她,芯恬是否還好?有沒有吃飽穿暖?有沒有人陪她玩,晚上睡覺之前,誰講故事給她聽?

石筱雯不敢讓父母太擔心,盡量挺直脊梁,那些嘲笑譏諷全當看不見,但的確頻臨崩潰。

今天豁出去的做了一次潑婦。

kevin被突然襲擊,後腦疼痛不堪,惱羞成怒抵擋了一下,往後退了好幾步,抬起手就要一巴掌搧過去。

巴掌還沒搧過去,kevin就被另一隻高跟鞋精準地再度打在後腦勺上,這只高跟鞋可比石筱雯的運動鞋尖利許多,敲得kevin“嗷”一聲跳了起來,眼淚直流。

賴芳綺跑了過來,手中拿著另一隻鞋,破口大罵:“你要是敢動手,老娘今天豁出去告死你,你試試看!”

她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裝叉著腰站著,威風凜凜,怒目圓睜!

可能是兩個女人臉上的表情都太狠絕,kevin終於憤憤地放下手,往旁邊吐了口口水,衝著石筱雯比了個中指,罵了句:“潑婦,活該被拋棄。”

說完這句話,他就趕緊溜了,頭都沒回。

石筱雯軟綿綿癱坐在地上,賴芳綺蹲下來抱住她,讓她放聲大哭。

哭聲淒涼悲痛,猶如杜鵑泣血,每一聲都是絕望。

賴芳綺摟著她一言不發,手掌輕輕拍打石筱雯的背,無聲安慰,她剛出差回來,去家裡看石叔叔,聽說石筱雯在這,就趕過來了。

石筱雯透過淚眼,看到了從不遠處車子走下來的李君昊,看樣子想去追跑掉的kevin,最後還是放棄,小跑了過來。

“你沒事吧?”李君昊蹲下來問,賴芳綺詫異地側頭看了他一眼,李君昊立即自我介紹,賴芳綺點點頭。

兩人一起扶起石筱雯,石筱雯沒哭太久,很快就鎮定下來,聽見李君昊接下來的話:“我剛查到了一點小楊的消息。”

李君昊一臉疲憊,這個月,鼎昊的案量很多,江姐已經沒空顧及石筱雯,又因為這個案子是和電視台合作的,他不得不親自接手,從現在開始,石筱雯的案子,全權由他負責。

他找了很多關係,輾轉好幾個人,才從瑜珈會館的高層處得到了小楊的下落。

打個離婚官司,每次都跟破案一樣,人心到底有多壞,在離婚的時候,往往看得最清楚。

他們轉移陣地,去到另一家咖啡廳。


小楊是台北人,本名叫楊定偉.

當初是由會館高層挖腳,以試用的名義進入會館教課.因為欠積銀行欠款,所以不報勞資不加勞健保,全部領現。

要找到他的人不簡單,可能回去之前在台北教課的會館.

石筱雯接過紙條,斬釘截鐵:“我去找”她緊緊攥著拳,下定決心。


本集法律重點: 性騷擾

當kevin拉住石筱雯的手腕,甚至輕佻地用指腹在她的手腕上摩挲,並問她“我如果告訴你小楊的下落,你怎麼謝我?不如……你陪我一晚好了。”

這就已經構成了性騷擾

1.性騷擾可以依行為的方式,分為利益交換型的性騷擾,與冒犯型的性騷擾

2.不論是肢體接觸,或是言語騷擾,只要與性相關而違背他人意願,都有可能構成性騷擾。

3.對他人性騷擾,依照性騷擾防治法第20條可以由主管機關(縣市政府)處1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罰鍰。如果性騷擾的過程中觸碰到被害人的隱私部位(例如:親吻、擁抱、或觸摸臀部、胸部或其他身體隱私部位),可處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06 絕望後的反擊,渣男等著瞧吧!

05夫妻剩餘財產分配,沒有淨身出戶這回事!

04具有法定離婚事由就可以裁判離婚,蘇向承發狠了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