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學派

自認是一雜學,接觸很多,腦袋也想很多! 期待自己每天都能有新的想法與觀察,也歡迎閒聊討論。

寫故事/筆記本

很久很久之前,在校園的傳說中,有本筆記本上寫著:「殺了我!」,並被蓋上不吉利的大紅手印。

沒有人知道那印著手印的筆記本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又流傳到哪間學校裡去,但默默地都將這本筆記本視為帶來災難的筆記本,曾經在南部幾所校園中傳出有人持有這本筆記本,而學生總是在開學第一天才會發現座位的抽屜中被放入這樣一本筆記本,但從沒有人願意表態持有這本筆記本,就這樣一人接著一人,學生對於厄運筆記本的畏懼感越來越深,一直到現在,還是會有人藉著這個故事,自己做一本厄運筆記本然後放在某個倒楣鬼身上。

「ㄟ,我們來做一本放在某某身上如何?只要寫上幾個字加幾個手印,就能嚇得那個倒楣鬼亂七八糟的!」

厄運筆記本的傳說在高中生之前流傳,已經不再是秘密,加工這件事情也有部分調皮搗蛋的學生常常會做一下,正當一群學生窩在美術教室討論著這件事情,突然不知道誰突然拿了一本筆記本出來,「用這本嗎?」『這麼有效率!那立刻就來吧!』於似乎,一群人就通通在筆記本上寫上大大的三個字,殺了我!還為了追求效果,個個字都盡量看起來在非常驚慌的狀況下寫下!「最後一步,蓋上手印!」,鮮紅的顏料抹在這五個學生手上,「那就...上吧!」每個人翻到自己寫上殺了我那頁上,然後印上手印!「好,這樣就完成了,接下來要找哪個倒楣鬼呢?」

一群人笑得正開心時,教室內的燈閃了一下,突然一陣笑聲從喇叭內傳出來!「呵呵呵呵~一次五個傻瓜求我殺掉他呢!那,要從哪個小鬼身上開始呢?」

聲音傳出來的時候,教室內的溫度似乎也降了幾度。

全部的學生都被嚇到了,聚在一起,瑟瑟發抖著!

「我看看,剛剛是誰先提出要來做這件事的呢?我想就先從那個開始好了!」詭異的對話持續從喇叭播送出來,教室內的畫筆一隻一隻也漂浮了起來,在空中轉向其中一位學生!

『不要阿!不要!』一開始提議的學生開始放聲尖叫,站起來就往門口跑去,只是大門這時就像鎖住,不管學生怎麼拉也是動也不動!

「還想跑!」已經飄起來的畫筆突然快速刺向烙跑的學生!「喀!喀!喀!喀!喀!」全部定在門板上,剛剛想開門的學生只能倚靠在門板上,溫熱的液體順著褲子流下!

「不是只是校園內的都是傳說嗎?為什麼是來找我們?」有一位學生臉上帶著淚痕,故作堅強的對著喇叭大喊著!

「呵呵呵,你們不先想想你們剛剛是做了什麼嗎?寫下要求,蓋下手印,契約已經成立了阿!你們的命就是我的了!」那個麥克風繼續漫不經心地說著!

「我才不要!」「我也不要!」

「不要?」一道虛影從天花板降下來,站在講桌上環視一群不知所措的學生,是一個穿著西裝的年輕人!「既然不要,那為什麼要訂契約?」

「我們只是好玩阿!」『只是好玩?那現在契約不再算數了嗎?』「契約?那就只是玩笑阿!」『正式的流程怎會是玩笑話?那就很簡單,就幾年壽命,剩下我就不追究了!』「不,不要!」語畢,學生群突然就集體暈了過去。

「你的講話越來越直接了呢!」另一個透明的人體穿過天花板降下,坐在講桌上。是個稚嫩的少年。

『不然這些孩子永遠學不到教訓,反正只是讓他們睡一下,反正他們命說要拿也不可能!你當初不就是因為這種人所以才自殺?』原本的一身西裝已經換成校服。

「你不也是嗎?寫下第一本厄運筆記本,出意外後變成人家口中的惡靈,結果那個儀式變成召喚!你也真奇怪!」少年笑著說。

『反正,這些傢伙永遠沒有辦法學乖,就只會欺負人!倒是你,什麼時候才願意去投胎?你都原諒我了,還有什麼是你牽掛的嗎?』

少年只是笑著。


後記:小學時也曾被霸凌過,原本的好朋友在我面前說出:「為什麼我一年級會跟他這麼好?」聽到實在讓人很心痛,霸凌這種事情,常常會發生,只是學生有時候無法理解什麼是霸凌,他們可能只是覺得好玩,如果有人可以出面制止,或許很多事情都會不一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寫故事/藍色月亮下的慶典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