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泰格

退役轉業記者,搞不清楚自己是愛貓還是愛狗。關注文學、戲劇和荒謬的生活,收集大量明信片 email:kaofeelfine@gmail.com

我眼中的中國組——與有線中國組宋先生商榷

Published at

有線中國組宋先生:

你好,首先恭喜你在有線履新,畢竟做傳媒這一行總要跳跳槽,換換環境之餘也能夠漲漲工資,從報紙換到電視台雖然在文字上有所限制,但是能夠有機會與事件現場做朋友再用畫面語言呈現,那種緊張刺激感也是難以言喻的,相信你能夠慢慢體會到。

不好意思,香港的媒體圈子就是這麼八卦,行家圈子丁大點的消息都能傳的很快,誰辭職了、誰被炒魷了、誰又被請喝茶了、誰又被機場原地遣返了等等,往往是記者們偶爾翻開fb的談資。但是你要知道,沒有哪個記者想要成為新聞的主角,因為一旦如此,那必然是新聞界出了狀況,也就是你說的風口浪尖。但是這風浪,恰恰可能就是請你進入這間電視台的領導所掀起來的。

給你寫字,是因為我也和中國組有些淵源,也做過幾間港媒的中國組,你可以叫我“前中國組乜虎”。看履歷我可能比你虛長幾歲,雖然和香港諸多中國組前輩比起來一文不值,但也想觍顏談些做港媒中國組的小小經驗。

你很介意自己之前的文章被拿出來點評嗎?我正相反,我永遠覺得自己那麼用心寫出來的文章看得人不夠多,那些需要發聲的人還要被更多人看到、那些被埋沒的事實真相要更多的去被了解、那些文字中的小心思和弦外之音要讓更多俞伯牙聽到,我的文章是我的CV、也是我過去的榮光,當我離開記者工作,回首那些文章,不是一個個照抄CCTV、澎湃,而是經過了採訪探知的原創文字,我充實而心滿意足,那無關我在哪一家媒體。以前做大公報又如何?只要自己寫的東西對得住事實、對得住良心、對得住歷史,又有什麼可不舒服的呢?

你覺得緬甸政變非中國組相關?那是你不懂新聞,也不懂協作。當中國組資深新聞人聽到這樣的消息,立刻就會想到當地華人的生存狀況、中緬關係的未來發展:小到大壩興建和能源合作、大到中美關係和亞洲民主進程。哪一個不和中國組有關?而眾新聞記者信手拈來就是幾個當地華人的採訪、國內專家的意見——這些,沒有長久的經驗積累和陳潛的工作經歷是不可能有的。更甚至於,你之前經歷的是公司不同組別各管一攤,互不溝通協作的工作文化,那更可惜。

你不知道眾新聞中國組的記者們為什麼自信?我告訴你,因為從速度上,有線的直播總會比TVB還快,無論是報紙還是網媒都要以他們做對標;從質量上,過去中國組的新聞往往角度風格獨樹一幟,第一手原創性的採訪評論更是不可或缺;商業上,有線電視的報道必須要滿足付費訂閱者的要求,否則就會流失用戶,這相信來自“大公文匯集團”的你不容易體會到——這些是他們從公眾上帶來的口碑,並不來自哪一個公權力;最後,有線中國組的記者獲獎無數,背後往往是用多角度的構思、長時間的追蹤、數不盡的的拒絕和漫長的等待換來的,更不要說背後潛藏的危險。——新聞的比較有很多種,但是獨獨沒有你說的“比誰拳頭大”。

你說作為一個中國人,你愛你的國家。——但請你不要預設曾經的中國組不愛。曾經的中國組首席記者黃慧茹偶爾會和我有些交流,每當談起北京她都眼冒金光,每次回香港都一定要東張西望的尋找下次駐京的題材,維權的也有、人文的也有、百姓趣事也很多,她不愛中國?得知有線中國組全員總辭的消息,我的第一反應不是他們這些仝人的飯碗,而是“靠,愛北京的黃慧茹沒辦法去北京做採訪了!”

我之前寫過,我本人不是科班記者出身,反而受過不少人類學訓練,人類學觀點來說,人說出的話並非總是真實,更要看他的行為。其實當權者說謊未必會比普通人多,只不過他們說謊的機會更多罷了:他們往往基於利益會隱瞞真相、說謊甚至利用媒體(比如官媒的記者一定會拿著官方記者會的材料寫稿),好記者需要做的就是不斷地挑戰、質疑、追問,讓虛偽無所遁形。如果讓他們舒舒服服的你問我答的言說,那就不如官方開直播好了。——所以我期望你也能跳脫CCTV、澎湃的炒稿工作,做出更多原創性報道。

還是說你想做吳小莉那樣的記者“典範”?,端莊大方張弛有度?於是人們只能記得她在兩會上被朱鎔基“欽點”提問,但是卻沒人記得起他究竟問了怎樣的問題,一個關於她的新聞片便停留在“總理您好,我想提的問題是......”

手中有一本《四川地震香港記者反思錄》,裡面剛好有一段司徒元的文中,其中一節是“不訪領導人”,你我共勉。

竊以為從香港報道中國可以有兩個路徑:如果中國是做大山,你大可以坐著直升機一覽壯麗山河,你可以報道這座大山的海拔、植被、溝壑和氣象萬千,這些官媒都在做、小媒體都在炒,沒有問題;然而踏實的香港記者是會從山腳下一步一個坎,翻山越嶺,看山中的一草一木、一流水一落花,間中還要躲避山中猛獸追趕。你可以說他們目光短淺、視野狹窄,但是往往這些報道才來的有人性有關懷,這些才是更實在的世界——宋先生,你選哪一種呢?

看你最後志向堅定。立一個Flag總是好事情,香港記者就從來沒有那麼遠大的志向,事情來就就是埋頭採訪打電話、錄vo,做新聞的時候腦子裡也沒有什麼家國大義,拔高不到什麼“讓國家變得更好”。我期望你能夠堅持做一個好記者,哪怕你我對記者的定義不同,看真相的路很崎嶇,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很多港漂同行就去保險業追求真金了。最後祝你新工作順利。

你我歧路 見字莫晤

前中國組乜虎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林鄭和警察,利君雅是在救你們。

有線變無線? 傳媒工作的新開始

被 Cut 的有線新聞,後會有期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