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菊生

利益才是地缘政治博弈的核心

不要错误地认为我在乌克兰战争中支持俄罗斯🇷🇺!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支持俄罗斯、支持普京?我支持的实际上是“和平”,我反对的是在欧洲或者其他地区爆发战争(不管以什么样的理由,包括欧美俄乌各方)。相对于自由民主这一类价值,和平属于更高层级的人类价值。遗憾的是,美国拜登政府背离了这样的价值,在明明可以化干戈为玉帛的时候,反其道而行之,刻意在欧俄地区挑起了今天这样一场战争。至于拜登政府挑起这场战争的用意,我说过很多次。其一、在欧俄之间打入一个楔子,使得这一地区长期处于对抗之中,从而有效地牵制欧州、阻止欧洲走向统一。川普政府没有做到的事,拜登政府做到了(了解德俄之间的北溪二号的命运就很清楚了)。这是英美这样的海洋国家几百年来一直玩弄的对欧亚大陆采取“离岸平衡”的手法,看看乌克兰战争中最起劲的国家(英美而已)是谁就一清二楚了;其二、削弱俄罗斯,可能的话甚至进一步肢解它。俄罗斯拥有世界最大的核武库之一,在高超音速导弹这样的领域,甚至美国自己都赶不上。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美国人总是在追求“绝对安全”,怎么可能放过俄罗斯这样的核大国?其三、推销美国军火。军工复合体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世人所认识和理解。

现在很多人,包括大批的所谓学者,一谈到乌克兰战争便是两个字概括一切———侵略。谈到“侵略”自然没错,但更要追问的是“为什么侵略”?是为了领土还是资源人口?这样追问下去,才可能接触到事物的本质。如果简单地谈论侵略二字,实际上把自己降低到初中生的认知水平。很多国人奉行的都是两级管思维,即非黑即白,黑就是错,白就是对。他们忘了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事件和现象都处于黑白两极之间的灰色地带中,特别是战争这样的极端政治现象。一些人的思维已经简单到可笑的地步。须知,从红卫兵到白卫兵,只需要一个转身,根本不需要改变思维模式。很多人的两极管思维决定了这种转身现象在中国大陆的普遍存在。

很多人的思维和认知水平,恕我直言,仍旧停留在初中生阶段。世界上的战争是由各种复杂的原因造成的(详细的就不展开了),仅仅一句“侵略”是远远不能概括的。如果按照这种简单逻辑,以色列长期以来侵占大量的阿拉伯国家领土算什么呢?美国为什么总是在袒护以色列呢?以色列可是二战结束之后全球范围内最突出最主要的侵略型国家。可见“侵略”二字并非那种简单理解就可以解释清楚的。如果北约不东扩,俄罗斯没有感受到安全方面的威胁,俄罗斯会做出现在这样的“侵略”举动吗?这可是教皇都已经认识到的一个关键点。教皇是大人物,应该也是最不持固定政治立场的人了。

乌克兰生活着大量的俄罗斯人是一个事实。乌克兰在2021年年中断绝了克里米亚的水源供应也是一个事实。须知,断水这样的事件离“屠杀”已经很近了。2021年11月15日,拜登政府在明知俄罗斯调动军力的情况下,和乌克兰签订了类似军事同盟这样的协议,实际是在鼓励乌克兰采取更进一步的极端行动。这是不是美国人的蓄意拱火?这些关键事件都是发生在拜登政府上台之后,其间难道没有任何的逻辑关系?本来按照明斯克协议,俄乌双方是有可能和平解决争端的。是美国人(还有英国人)迄今为止从来没有进行任何的和平方面的斡旋努力,这又应该怎么理解呢?这些话我已经说了无数遍了,你们可能看都没看,更谈不上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从众是世界上最省力省心的事,你们的选择也没错,何必那么费劲去独自思考呢?

国际政治领域谈论价值观,本身就已经说明此人是一个绝对的外行。试着去读读那些真正国际政治学者的书和文章,他们没有一个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中靠谈论价值观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的。米尔斯海默奉行什么样的价值观呢?还有基辛格、乔治·凯南这样的大咖?西方那些政客在公开场合所以大谈价值观,他们自己心里也明白:愚蠢的大众需要这类简单的东西来动员他们支持自己。他们私下里的谈话绝对不会大谈价值观!普通的民众要让他们理解北约东扩这样的议题,恐怕再多的专家学者出来解释,他们也不会懂。但是你只要跟他们谈希特勒、谈德国法西斯、谈绥靖政策,他们立马就明白,因为中学教科书里都有。

人类社会的和平价值比什么自由民主都更高尚。那些口口声声以所谓自由民主蛊惑人心从而挑起战争的政客,其实才是真正的恶人!

地缘政治领域的核心和真正出发点是“利益”二字,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国际政治学者真正谈论的总是地缘政治领域的“利益”二字,他们不会空谈那种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所谓自由民主。我可以说地缘政治领域的利益原则永不过时,包括拜登这样的蠢货他也是这样认为的,只是他不公开对你们说而已,或者说了你们也没有听见。我就问你们一些很直接的问题吧:以色列侵占那么多的阿拉伯领土,究竟是价值观驱使,还是利益驱动?阿拉伯人反对以色列的侵略是不是也属于“自由”范畴?为什么美国人不支持阿拉伯人的自由呢?把这些问题想清楚了,很多事情就不言自明了,也就不需要在这个领域里唱高调、喊口号了……

米尔斯海默自然是从美国的根本利益出发,谈他自己的看法。他的这种看法,在我看来有意义的地方,就是破除了很多的“美国谎言”,把事件缘由及来龙去脉赤裸裸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至于世人中的很大一部分人始终不能看到他指出的真相,这与米氏无关,跟某些世人自己的认知水平相关。

(吴菊生2022年7月3日微信群发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