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nayangyang

hi

可愛的馬娘啊不通流珠淚

發布於
熱鬥馬娘

因為入坑近期火紅的馬娘(遊戲與動畫),開始接觸了一些關於競馬的文化,不得不承認日本的競馬文化實在有其魅力,但隨著這個認可的同時我也陷入了泥沼之中,賽馬故事中充滿著各種光輝傳奇與殘酷現實,寺山修司也熱愛著這這樣瘋狂又憂傷的場景,被人工馴化與繁殖的馬匹帶給平凡百姓的夢想,不同於純人類界的運動競賽,這其中還包含了人與動物間的感情加成,但這感情是否也是全取自於人類後天的設定也很難說,話說回來人類與動物的感情又是怎麼界定的呢,不同於經濟動物還可以解釋成是為了人類生存與文明的必要犧牲,賽馬這種娛樂動物就純粹是為了人類生理滿足後的心理慾望寄託而存在,人與人類的鬥爭順帶也把馬牽扯了進來,這可能就是現代版的弱肉強食吧,大自然的競爭概念某部分也是被人類奪來執行著。

上圖:我以前看的賽馬動畫。下圖:我現在看的賽馬動畫
二次元文本中人與動物的權力關係設定

以動物為主的幻想文本中都有各自迴避人類單方面掌控動物的設定,《精靈寶可夢》等作品內的競獸世界觀之所以可以為人所接受,是因為之中強調了人與寶可夢的感情羈絆,寶可夢們也是完全同意訓練師們的指示並有著完全的自主權,《魔物獵人》中則是將魔物(大自然)的力量極大化以對比人類的渺小,迫使人類只能以圍捕狩獵的方式抵禦魔物入侵(速通神人除外),馬娘中則是直接消除了馬匹的存在,以與人類同等地位的種族馬娘為替代,同時也去除了賭博的元素,將賽馬完全轉化成了光輝榮耀的大眾運動競賽,當然這其中已公開的設定還只是非常片面,比如說馬的配種、引退馬的生活(我猜可能就是做些一般人類的工作)。

訓練師與寶可夢的羈絆,強大的魔物與渺小的人類。
美麗與殘酷的文化本質

整體而言,關鍵可能還是在自主權的掌握,自主權在現實中無法溝通的種族之間是不存在的,所以幻想文本中才致力於建構這樣的世界觀,如果人類能與動物溝通的話世界的平衡就不會是這樣了,受現代文明浸染而產生良知的人類可能無法用如此效率的方式管理動物,動畫《少女終末旅行》裡的Yuli就算生存在物種滅絕的世界中也是無法吃掉會說話的nuko還有產生共感的魚,而《銀之匙》裡的馬場主人被主角八軒問起是否能理解馬的感覺的時候也這麼回說:「如果能完全理解馬的想法的話,那我們可能會發瘋吧。」

或許因為人類擁有自私的基因,用文化衍生了文明,世界的掌握權才得以延續至今。美麗與殘酷的東西都是文化,但也只有盡力的去理解其中的所有面向你才能真正地享受其中,我的決定可能也是這樣,所以請容許我繼續逃避式的享受這些作品下去。

少女終末旅行裡的Yuli與謎之生物nuko的感情,銀之匙中人與馬匹的共生關係。


Podcast《談天地無用?》中討論的面向

//因為我對動物權利的認知比較不深,所以想問問其他人的想法

//屁子與動植物及昆蟲之間的情感連結

//種子的動保經驗

//馬娘正因為他的元素不是完全架空而是根據部分史實改編(馬匹、馬匹習性與特色、戰績),才更獨具魅力,但這也使得這作品無法完全用二次元幻想作為迴避道德檢視的免死金牌,且某部分來說隨著作品的爆紅,未來也有可能會對賽馬產業造成影響(引起更多人對賽馬的興趣而投入真實賽馬),但我認為影響不至於太大,二次元玩家著重點還是在萌化的馬娘們的夢想與友情勝利的世界觀

//其他思考問題

・ACG作品夾帶真實歷史與人物的相關案例(艦收藏的軍艦擬人、少女前線的槍械擬人、Fate系列的歷史人物性轉及改寫)

・進擊的巨人與鋼彈也曾與日本賽馬比賽合作開發紀念遊戲

・世界各國賽馬界的黑暗面

・日本似乎開始更重視每一匹賽馬的福利(引退馬協會)

・動物是否也應負擔權利義務,工作動物的概念配套是否完善?

・珍惜自己的選擇權 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感謝犧牲生命帶給我們養分與慾望的萬物

‧人類自古以來便相當仰賴以騎乘馬匹來達成駕馭的快感同時提升自己的威望與自信 (類似概念可參考馬場康誌的騎乘之王)



podcast聆聽請至

http://allmy.bio/ttdnous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