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夢境日記

記錄我的真實夢境,這是關於另一個世界的日記。

墜機了,我是空服員。

夢境時間:2021.8.31

  我是個空服員。

  在一間會議室,與一堆政府官員以及軍人們,舉手行禮,表示完成任務。任務就是,把剛才在飛機上想拿槍互相威脅恐嚇的兩人,壓制並且沒收武器。

  『傻嗎,違規攜帶,自己還因為吵架把武器亮出來。』心裡邊想,邊嘆氣。

  禮畢後,很自然地使用英文:「武器放在外面的地板上。」說完便轉身離開。

  離開了會議室,沿著紅色布料地毯的走廊前進,踏起來像電影院的地板,很柔軟,直到一架飛機機艙裡。小窗戶望出去,是一片荒野,一望無際那枯萎的黃色雜草,配著很黑很亮的柏油馬路,莫名的淒涼感。機艙裡頭的人很多,但飛機似乎很小一架,有點擁擠,我很熟悉似的穿越人群,慢慢走到飛機後段的位置待命。

  而最後一排坐了一群高中生,像公車那後排並行的座位,有幾個熟悉又不熟悉的面孔,不過他們給了我一種感覺,如果萬一出事了,我會想去保護他們...的那種感覺。

  飛機準備起飛時,突然有一群更小的小朋友叫住我,他們的座位很特別,總共有三排像電影院那種階梯式的小位子,背對著飛機的右側,這三個小鬼都坐在最上排。眼見飛機已經開始助跑了,他們急忙地跟我說:「我們想要坐最下面!」指著下方位置著急地說,一邊快哭了的表情,真是要命,我最討厭小孩哭了。我迅速的從最右邊的小鬼開始,將他們身上的安全帶,熟練的手勢一一解扣,再把最下排的座椅扳下來預備:

  「好了,快下來吧!」

  他們用屁股下樓梯的方式,一個一個掉到第一排的座位,再趕快幫他們把安全帶給繫上。

  我站在某個座位的旁邊,像公車或火車一樣,只拉著座位上安裝的扶手,就這樣準備起飛,感覺到飛機用很快的速度在馬路上奔馳著,準備利用前方上坡接下坡的高峰處當起飛跳台。起飛的弧度沒有很大,平飛了一段之後,加上速度不夠,就落下來了。這趟沒有成功的飛起,換來了機艙裡的不安與震盪,我看著窗戶,外面的風景變成了羅馬風格的建築。

  我們掉到了一個城鎮裡?!

  機長試圖像開車一樣穿越城鎮,我非常好奇,明明這麼龐大的飛機,外面的建築又這麼靠近,機長卻很輕鬆地穿越,機翼都不會敲打到旁邊的建築物嗎?前進到一半,機長突然決定嘗試著倒退起飛,我開始懷疑,不是才好不容易穿越城鎮嗎?難道另一頭也有機長?其實我搭的是火車?還是只是機長硬要倒退起飛?

  每個人都像搭乘一個隨時會掉落的大型遊樂器材上,飛機倒退助跑,還真的給我起飛,我們面朝著地球,背對著天空。這次飛得比較高,傾斜角度比較大,心想居然就這樣成功,也太不可思議了。

  感嘆技術已經超越想像之時,殊不知下一秒,背部開始感到引力,我們即將背對著地面降落了。

  我本身很怕高,夢到這樣的場景實在是哭叫不得。

  從空中背對地面墜落時,我的眼睛閉的非常緊,有點像搭了一個特別大的海盜船,要從背後落下的感覺,我的心臟飄浮在空中,長時間快速降落的感覺真的很討厭,我緊抓著椅子,想要關心身旁的乘客卻無能為力,因為根本沒有人遇過這樣倒退起飛,又倒退墜機的荒謬場景。

  砰!!

  飛機的後方率先撞到地面,還滑行了一段距離,雖然沒有整個撞毀,但飛機左側有撞開了一個洞,剛好是那些高中生座位的左側,緊張的過程中回神過來,他們早已不在座位上了,簡單環顧四周,確認大部分的人都沒事後,我趕緊從剛剛撞開的洞口跳下去,下來後倒是鬆了一口氣,原來他們早已被安置在平地上,圍在一旁休息,情緒難免緊張,但看起來沒有大礙。

  我瞧了瞧飛機落下的周圍,不是剛剛的羅馬小鎮,而是有台味的偏鄉工地、小平房、五金行、雜草樹叢和很多灰塵的馬路,我和高中生一起待在一個五金行門前,看著飛機被修復,過程也有說有笑的,看來他們的心情也平復下來,沒有這麼驚慌。

  飛機修繕完畢後,又要嘗試繼續航行。(在夢中來不及做任何質疑)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回到飛機上後,我偷喵了一眼從機長室看出去的風景,這次是一條普通到不行的灰色馬路,中間畫著單黃線,這次馬路外是一大片綠色草地,一樣沒有任何一棟建築,但天空陰暗模糊,周圍都起了霧,確定要在這個時候起飛嗎?

  沿著馬路助跑起飛,在空中飛了一小段後,又失敗的向下墜落。

  奇怪的是,當飛機墜落時,我像空拍機一樣,用第三人稱的視角,在飛機墜落的上空,看著這一切的發生,表示我人並不再飛機上,而是漂浮在半空中。

  這次墜落有點危險,眼看飛機用很快的速度朝一個隧道口撞過去,機長奮力地右轉要躲開,可惜離隧道和地面都太近了,雖然左翼剛好躲過了對向兩台車的車頂,但還是不幸的撞上了隧道口,因為右轉弧度不夠,左翼硬生生撞上隧道口的左側,隧道的右側壁,直接把飛機的右翼削了下來,機身剛好進入隧道,沿著隧道內右側水泥一路摩擦,激起很大的火花...

  碰撞聲響震耳欲聾,還以為要起火爆炸的時候,停住了。

飛機左翼部分斷裂,機身位於隧道內右側,嚴重摩擦損毀,飛機右翼斷在外側草地上。

  一切靜止後,我才有意識地從後方不遠處的馬路,奔向墜落在前方隧道裡的飛機,只聽得見自己的腳步聲,想著過去救人,尤其是那些高中生。當我到達飛機左側的時候,一片漆黑,像是剛被燒完的空殼,飛機裡外沒有任何動靜,沒有人、沒有叫聲、根本沒有任何一點生氣。右側還殃及了一台無辜的車輛,被擠壓在機身與隧道的三角空間裡。

  此刻的我站在飛機旁,才感受的到飛機的龐大。

  已經都撤離疏散完畢了嗎?整架飛機空蕩蕩,周圍也安靜的可怕,我是不是晚了好幾天才到...?

  飛機先前緊急修繕的左側部位,這次的撞擊讓那側又破了大洞。我悄悄的往裡面看過去,剛好是那群高中生的座位,座位上躺了幾具感覺放了很久的焦黑屍體,我的心很是慌張,突然聽見我身後有人奔跑過來,是其中一位高中生,跑回來找朋友。

  我更慌了。

  她緊張地看向我,再看向他們當時坐的位置,只見幾具屍體,我壓住在眼眶打轉的淚水,輕輕和她點了頭,她無助的眼神與我對視了幾秒,那幾秒的寧靜與絕望,得以將情緒一一撕裂,她忍不住了,用力地往回跑,伴隨著悲傷的哭聲,慢慢遠離我的視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