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雅

夜深了,整個台灣都在夾娃娃

《大佛普拉斯》裏,收破爛的中年男人肚財,嗜好夾娃娃,似乎在沒有發現行車記錄儀有私密錄音可聽之前,生活裏唯一的快樂就是夾娃娃。他是所謂人生的輸家,但他贏了很多娃娃。因為「夾娃娃很療愈啊」。

肚財深夜夾娃娃

先說本文標題,純屬調侃,請台灣的朋友不要介意。這次來台中,住處附近200米的街道兩邊有8間無人夾娃娃機店。

並不是台中才流行無人夾娃娃機,之前@學展討論過這個情況,原因大致在於:如今店租太貴,無人夾娃娃機店免去人力成本;10塊台幣夾一次,機上貼「300塊保證取物」,連肚財都消費得起。如果機器上不明示保證取物,那便屬於賭博;場主向房東租房,設置幾十台娃娃機,再把機器租賃出去。對於台主來說,每個月承租費5千,賺得到1萬上下,算是個低資本門檻副業。

這是這條街上某間夾娃娃機店,每天深夜穿過這條街,都看到台主們各自在照顧他們的娃娃(補貨擺位),突然覺得「深夜夾娃娃」這幾個字,實在是太好笑也傷感,寂寞是沒有階級的。

非常巧,昨天讀到卡爾維諾的日本遊記「孤單彈珠台」。不同於歐美,日本的電動彈珠台是直立的,密密地排成一列,大家坐著玩兒。招牌柏青哥(Pachinko)幾個大字高掛街頭。一排排坐在玻璃小櫥窗前凳子上彷彿正襟危坐在工作崗位上的人,眼睛盯著那個又彈又蹦的亮晶晶的裝置。不同於歐美咖啡館裡的彈珠台,日本的彈珠台前,「卻是一群孤單的人,沒有人認識其他人,每一個人都專注在自己的遊戲上,只盯著自己的拋接迷宮,無視右邊和左邊的人,每個人都像被禁錮在看不見的專屬牢房中,被自己的執念或刑罰孤立。」

台灣今年也超流行「無人夾娃娃機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