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mmmerco
Junmmmerco

寫字的人

天堂鳥

三毛的姐弟最近接受一個采訪。言辭真誠,溫和,沒有責備,滿懷真誠自由的愛和欣賞。最近壓抑的空氣裏,這樣的文字尤其溫暖,遂節錄如下:


主持人:你們作為姐姐弟弟,會怎麼形容三毛的性格?

姐姐:我覺得她的心思比我們都要纖細,看東西有一種深度。她的心非常善良憐憫,又很勇敢。

弟弟:姐姐對我來講,真的不是一個名人了,我們在家從來也沒叫過她三毛,都叫她小姐姐。


主持人:我看她書里寫,從小到大她都覺得姐姐比她出色,無論長相還是性格?她是自嘲的一種說法還是什麼?

姐姐:我想這是一種幽默感。


主持人:如果三毛是你們班裡的一位同學,你們會不會覺得這個女孩子好像不太好接觸?她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跟我們離得有點遠?

姐姐:完全不會。你會被她吸引。您如果認識她,我相信她會對您非常親切,您跟她會有一個很豐盛的對話。她人是很開放的,跟我們鄰居那些賣花的都是朋友,她整個人生態度很和氣的,可能她內心有一點憂愁,但是她對別人非常好。

弟弟:你要是接觸到三毛這個人,我跟你講,very very kind,非常好的一個人。


主持人:我看她書的時候是個12、3歲的小女孩,我覺得她從小到大都是漂亮的,她是吸引人的一個人,如果我是男孩的話,我會被這樣一個女孩吸引。

姐姐:對!我完全同意!在我一生裡面,三毛在我眼裡,是一個最美麗的女人。她的舉手投足,回眸一笑,風情萬種,舉止都很優雅。再加上她的穿著,我覺得她真的很美麗。她平時穿白襯衫、藍的牛仔褲,從不穿華麗的衣服,除非慶典。她身上有一種氣質,一件白襯衫穿上去,就是這麼好看。三毛一生都是很簡單的,她對食物也很簡單,她不是一個美食主義者,她的穿著有她自己的獨特風格,以至於她打扮到墨西哥,或者她去雲南穿雲南的民族服裝,戴大大的耳環,都很和諧,一點不匠氣。


主持人:我看她書里寫的,以現在觀點來解讀,似乎是一個內向的有點自閉的小孩嗎?

姐姐:她有定見。她並不是對環境那麼順從,她有自己的意見。


主持人:我覺得她很幸運,父母對她寬松自由,可以這樣不上學。如果我小時候說,爸我不要上學,我爸肯定會說打斷你的腿也要去上。

姐姐:我們父母處理孩子的態度,我是很欣賞的。其實我們一開始都不知道她沒有去上學,家裡還是風平浪靜的,父母也沒什麼特別表現,怒啊打罵啊,都沒有。所以我很久以後才知道她沒上學。

弟弟:我一輩子也沒有被父母責罵過,我一輩子也沒聽到他們說一句臟話。那時候我也年輕,十七八歲,我父親想要勸我,他就會寫信給我。我這輩子就收到父親的兩封信,說你要好好念書,把你的事情做好,該盡的責任盡到。他就寫給我這兩封信,擺在我桌上。


主持人:那我能理解你們父母對她的態度了。你們跟她比,好像都比較乖順一些。

姐姐:我們就比較平常吧。我覺得她是對生命有一種執著和看見。我們就比較平凡,就上學工作。可她不是,她從小就有自己的那條路,所以當你阻擋了,她覺得不平的時候,她會起來做一個決定。


主持人:我第一次聽她的聲音,是很纖細的,是小女孩的聲音,跟我想象得是不一樣的。

姐姐:對,所以她的演講很受歡迎,她講得很生動啊,如果您遇見她,您就會發現她的肢體語言,她的談話吸引力,其實是不多見的。

弟弟:她的談吐語言要比她的書好。她跟我們講故事或者去演講,喔,精彩得不得了!


主持人:她在戀愛不順的時候,會跟姐姐傾訴嗎?

姐姐:她在很小的時候,就有很多人喜歡她,但是她的戀愛是一種真正內心的,她絕對不看物質,一定要談得來,對於欣賞的角度也要一樣。


主持人:當她告訴您她跟荷西要結婚後,您是什麼反應呢?

姐姐:我很欣慰,她經歷了這麼多,來來去去反反復復,現在有一個這麼真誠、年輕,又很喜樂的人來陪她,我們也覺得很好。

弟弟:當然高興了。


主持人:會不會隱隱有一點擔心,姐姐嫁那麼遠,姐夫什麼樣子我們也沒見過?

弟弟:完全不會。因為她已經是一個很成熟的女性,當她有了自己的決定後,我們都很相信她的決定,替她高興,她終於有一條船可以進入那個港口了。


主持人:三毛好像從小就身體不太好,很弱。

姐姐:是的很弱,但是到了外面,她又很能吃苦,很堅強。她到沙漠去提水、修房子、擦地、賣魚,這都需要體力,所以這個東西再次消耗了她原始的體質,都壞了。她在德國的時候,天那麼冷,她的鞋都需要用橡皮筋綁起來,我現在想起來真是很後悔,為什麼不告訴我們呢,我可以多寄點錢給你。


主持人:她這一生,到任何一個地方都會交到很多朋友,對別人付出很深的感情,會不會把自己弄得心力交瘁,因為她要不斷地付出她的精力和時間。

姐姐:因為她很喜歡人哪,所以你看,好不容易賣魚賺了3000塊,全部請人來吃掉,她就喜歡這樣。但是,她的朋友是有選擇的,她喜歡的這些人,都是真誠的,很平凡的,可以有深度,很真摯的人,她就會不管今天,也不管身體有多累,她會做很多,請他們來吃,一聊聊到半夜。


主持人:父母有沒有回來跟你們講,他們覺得荷西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姐姐:很滿意。我媽媽覺得他是一個很厚道很純真的人。

弟弟:我姐姐心思細膩,荷西就大而化之。


主持人:作為家人,這麼多年,有沒有一種隱隱的不安,就怕有這樣一件事情發生?

姐姐:她跟我說過,她想試試看,哪一種死亡方式不那麼痛苦。她說不能淹死,因為她試過,放一盆水自己下去,哦這樣不行,太難過了。所以對死亡,她有一種試試看的傾向。我自己覺得,她是想試試看,她也覺得哎,不如歸去吧。我們知道她不會像我們這樣,一直老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