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mmmerco

寫字的人 | 記者|教師

有關

窗外一望無際的深夜,新音箱裡在播林二汶前度音樂會《明年今日+外面的世界》。

她的吉他,嗓音都是一種屬於敘事的安靜。旋律從《十年》,到廣東話唱《明年今日》,再到間奏《十年》,然後是國語《外面的世界》,只唱了兩句歌詞,卻怎麼像一個漫長的,永遠講不完的故事。

“在有生的瞬間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運氣;到這日才發現,曾呼吸過空氣......” 故事最後,她悄悄把一句歌詞從“我依然等待你的歸期”改成了“你依然等待我的歸期”。

不知道為什麼,忽然覺得,她歌唱的人好像已經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彼岸了。

此岸的人彈琴。想念是靜水流深,經成了世界的一部分。

在世界崩潰的邊緣,居然久違地感到這個世界可以和我是沒有關係的。此刻離我最近的,只有這首歌,手邊的筆記,陽台上新種植的薄荷,桌上收到有人的信件,和黑夜中沈睡的愛人。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