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怡然的對話:於己與材料與信仰 對話聯想與學習

歸來

回來無歸處


《歸來》(英語:Coming Home)是張藝謀執導的一部中國劇情片,改編自嚴歌苓小說《陸犯焉識》。1970年代初,與家人音訊隔絕多年的大學教授勞改犯陸焉識,因思念心切在一次農場轉遷途中逃跑回家。他的行為給懷有芭蕾舞夢想的女兒丹丹帶來巨大的壓力。女兒想方設法阻止母親馮婉瑜與父親陸焉識相見,還舉報密告,結果使夫妻倆近在咫尺,卻只能再次相隔天涯。


上網查了片子,批評較多是電影只選了原著的後半,為了審查的敏感,避掉了前半段有關文革的時代與人性的描寫,將本片拍成了家庭倫理的劇。從自己觀看的感受,即使如此我覺得也不容易。從演員到鏡頭都有可看之處。



文革結束後,陸焉識終於平反回家,卻發現家中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女兒丹丹放棄了自己的芭蕾夢想,成為一名普通的女工;而更讓陸焉識深受打擊的是,他深愛的妻子馮婉瑜,因患病已然不再認識眼前的他。而馮婉瑜每日早晨到火車站,舉著陸焉識的牌子等他歸來。陸焉識成為了熟悉的陌生人。陸焉識試圖讓婉瑜認出自己,假扮調音師、充當街坊鄰居,每天幫馮婉瑜念著自己寫給他的信,他修補了婉瑜和丹丹的親情,卻再也喚不起自己對婉瑜的記憶。


每逢五日(陸焉識當時說要回來的日子)就穿戴整齊一早去車站接愛人,陸焉識一直陪著她,他就站在你旁邊,你卻不認得,等待的是年輕歸來的他?!


回得到的家,卻無處可歸,等待的人在信中、被剪掉的相片中、停留在那一天撕心裂肺的咫尺天涯。


一片片的片刻形成了記憶的膠卷,空白的一格,是怎失去?是腦的退化?是心靈的撞擊?是保護的機制?還是因為這一格是所有美好與痛苦的核心連接。


「我就在她面前,她眼睛直直望著我,聽著我念給她的信,卻認不出我…」不只是照顧失智者的辛酸,還有深深的悲涼!


一場文化大革命,改變了多少歷史,改變了多少人,改變了多少家庭。我回來了,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這個世代,全得了失憶症。心也無處可歸,終日徘徊在驛站等著旁邊的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