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isChen

愛書人/曬書娘

初心不忘自芬芳

這是回應@Sunline 的文章 在matters寫作有觀眾和迴響,會因此改變寫作的方向嗎

本來只是想寫個短短的回應,結果越寫越長,乾脆成文分享。照媒體公關稿寫作原則,要點在第一段第一句就得講清楚。想直接聽結論的只看下一句就好,想聽故事的請往下讀。



不會因為觀眾和迴響就改變寫作方向,但讀者的鼓勵和回饋會直接影響文章的產量和品質。


很久以前,和瘂弦老師以及一群愛好寫作的溫哥華華人有不定期的小聚會,美其名曰「曬書社」。老師那時語重心長的說,在廣告界待久了,筆會寫壞。彼時我專心打理家務和支持家人創業,還有比上班更認真的義工活動,三不五時寫寫自己愛寫的散文和詩,並沒有體會老師話中深意。


後來因緣際會,被主流媒體看中,主動招攬,就這麼進入媒體界;數年後有幸碰上一流公關導師,手把手調教,邊做邊學;最後居然進入廣告界,團隊還拿了加拿大首屆多元文化行銷金獎。在網路不發達、業配文和軟文還不成氣候的時代,媒體人脈和公關稿就是硬實力,可以直接反應在媒體效應,謂之 “earned media”;廣告文案寫得好,雖然不能流芳百世,但至少也在一代人的記憶中佔點位置。再後來負責的專案越來越多,主要職責是擔任溝通的橋樑,幾種語言換來換去,每天都覺得筋疲力竭,就很少自己動筆了。

再後來網路發達,電子媒體、社交媒體、自媒體興盛,新聞媒體、公關、廣告之間的專業界線越來越模糊;入行門檻一降,品質就無法維持。記得某媒體菜鳥,記者會後連打了數通電話問了一堆問題,最後寫出來的新聞稿還是錯誤連篇,讀完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後來對這些新媒體,我乾脆把他們歸入廣告平台而不是新聞媒體,編列廣告而不是公關預算,針對媒體調性提供置入性行銷文,直接讓平台發稿,算是早期的業配文。

近年來溫哥華中國移民數目大增,也把中國對待媒體的方式作風和價值觀帶過來。中國的鋭實力在海外以金錢的力量展現,對媒體進行買斷或投資或大量購買廣告,在社交媒體平台上對言論自由加以箝制,媒體的自我設限和自我審查,不只限於中文媒體和中文記者。撰稿既要迎合市場和「規範」,面對客戶質疑又得維持專業素養和職業道德,往往需要精神分裂才辦得到。這兩天鬧得沸沸揚揚的波特王事件,更顯示跪著賺錢對身心有害。這時突然能夠體會瘂弦老師那句話的深意。


無心插柳的職場生涯,有大半的時間寫的文章是有目標市場,完全跟著觀眾的反應和口味寫作的。但是一場意外的大手術改變了一切。醒來不知自己置身何處,被陌生的醫生告知剛剛被他們從鬼門關搶救回來,不禁問自己如果生命就此結束,遺憾為何?答案是如此簡單清晰,只是我一直不願意正視而已。

所以現在只想寫自己想寫的、喜歡的、感動的,為生活為心情留下紀錄。如果我的文字能帶給人一絲感動,一些安慰,一朵微笑,甚至一滴眼淚,我會很高興。如果有人讀了喜歡又願意告訴我,或給予回饋,我會更開心,更有動力。


希望,我的筆還沒有寫壞。


不隨意評價人是一種修養

不活在別人評價裡是一種修行

遲了很多天的得獎感言 - 勿忘初心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