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

曾是為普羅大眾採寫的「文字工人」,轉行多年重拾筆桿,書寫生活感懷、職場體悟。

人情及物質誘惑逐步滲透 形成貪腐集團

發布於
不是所有建管課公務員都肯加入「快單費」集團,「皇帝」會技巧性地讓這些人去審建照發得少的偏遠地區,或者趁他休假時,由代班人處理,平時更聯合集團成員排擠他。

人不可貌相,縱使當記者期間人面甚廣,接觸層面從高官到販夫走卒、三教九流,卻未因此有識人之明,仍常常看錯人。

在民國96年時,中北部縣市政府爆發「快單費」弊案,建管課官員依建案大小,向申請建照者收取數千元到數萬元「快單費」,大型案件以十萬起跳,讓建照申請得以快速審查通過。

忠厚老實課長涉弊案

兩名熟識官員牽涉其中,一名課長長得忠厚老實,平日說話溫和有禮,採訪維持良好互動5年多;另一名涉案承辦人員,擁有建築師執照,是先生大學同屆同學,九二一地震後建築業不景氣,先待在公部門工作。

看到這兩人被搜索及羈押,感慨萬千,很難置信。後來,兩人被判刑入獄。

物質誘惑逐步滲透,形成貪腐集團。

貪腐是慢慢開始的

那段期間特別去了解貪瀆結構,發現所有腐敗都是慢慢開始的。

起初,有跑建照業者的同學是建管課公務員,套交情先是以同學名義互動吃飯,請教一些眉角,建照比別人取得順利,免不了要酬謝一番,慢慢友好的跑照業者也加入,逐漸形成一種不成文陋習。

接下來演變成明訂「快單費」價目表,由一位被稱為「皇帝」的地下課長,統一管理分配快單費。這種結構的演變,跟過去曾爆發的警方向八大行業收「保護費」類似。

不同流合污被排擠

然而,並不是所有建管課公務員都肯加入「快單費」集團,「皇帝」會技巧性地讓這些人去審建照發得少的偏遠地區,或者趁他休假時,由代班人處理,平時更聯合集團成員排擠他。

新人來到課裡,集團會先觀察一陣子,三不五時以同事餐敘為名,帶他出去吃飯、喝酒、唱歌,甚至到酒店玩,慢慢拉攏成為集團一員。

對建商而言,時間就是金錢,開發大型建案動輒上億,資金壓力大,付個幾萬元「快單費」快速取得建照,盡速展開預售,何樂不為?

在這個共犯結構中,跑照業者、建管課官員、建商都受益,中部行之有年的快單費弊案會爆發,完全是意外。新竹檢方追查受賄核發建照疑案時,發現新竹縣市建管單位都有此弊端,連新竹市工務局建管課長原本任職的台中縣建管單位也有相同情事,聯手中部檢方調查揭發。

記者也有人拿報導費

各行各業從業人員難免良莠不齊,公務界有「快單費」,記者界也有「報導費」。民代或廠商為酬謝記者,送貴重禮物、招待出國旅遊,甚至私下花大錢「買報導」,至今仍時有所聞。

當記者那些年,我不時拿「快單費」此案警惕自己,和採訪對象通常維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避免涉入太深。在知名媒體跑重要路線,總有官員主動示好說,可以介紹朋友承包業務或工程,但我深知,這些都是誘惑的開始,笑笑聽過就好,千萬不能去做。

為語橋下東流水,出山要比在山清。

時時勤拂拭自我警愓

這些堅持,源自於國中導師勉勵我們的一句話:「為語橋下東流水,出山要比在山清。」

導師畢業於新竹中學,這句話是竹中老校長辛志平勉勵畢業生的話。意思是說山中的水清澈無比,出了山,經過人為污染逐漸混濁,比喻出社會,受到工作環境、社會風氣影響,逐漸改變思想與行為。辛校長及導師期許學生「出山要比在山清」,保持清明,不受社會污染,我銘記在心,雖不敢說比在山清,但「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