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粒码

關注社會弱勢群體、言論自由及環保議題。

如果有无条件基本收入,我会每年搬家十二次

似乎我目前的“不工作”状态就是为了拿到无条件基本收入而计划的。如果不再需要担心生计,那我会放心大胆地继续将我现在手上这些有趣但不计回报的项目继续做下去。

我仍然会帮助我们的写生绘画小组做宣传工作,让这么多画家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也会继续挖掘和创作更多关于每个艺术家独特的人生经历和见解的内容,让更多不在创意、艺术行业的人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些不同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本来我开始做这些事的前提是,我可以通过这个过程来试图解答自己人生中所遇的难题,再加上我一直对艺术家的生活特别憧憬。但如果这个假设的前提是这个社会上所有人都可以开始领到无条件基本收入,那很大一部分人都可能会选择一种创作型的人生吧,这样一来我收集的这些内容和经验对他们来说就会很有参考价值,那就是一举两得了。毕竟现存的创作者们是最能适应这种新生活的一批人,他们知道“为艺术而生”的优势劣势,也有很多试错的经验值得被借鉴。

我应该也可以更容易地找到人一起专注于制作独立纪录片。如果有更多人不用为了赚钱而工作,那一定会有更多人想要跟我一起去探索这个社会和世界的。会不会出现大家都去探索了,就没有在家等着看别人探索成果的观众了呢?虽然大概率来看我觉得不太可能,但如果是真的那也是件好事。毕竟这种想发现、想记录的欲望一大部分是来源于自己的需求,没有观众也没关系。

在完成上述两件事的间隙,我一定会用阅读和写作来填充自己。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著作都还没看完,眼看着又有更多新的要涌现出来,不趁机好好补补那一定会跟不上的。写作也是要继续的,这是最简单直接让我和自己、和世界建立联络的方式。这样一来估计每天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但还是要挤出用来锻炼身体和冥想的一两个小时。

其实这是在写理想生活的场景吧。没有了赚钱的压力,时间分配就会根据兴趣来了。其实目前我也能够短期支撑这样的生活,而有了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话,这就会是我长期的生活方式了。先努力逼自己不去考虑未知的困难,那我应该制定一个再大胆一些的计划。有了无条件基本收入,几乎等同于可以提前几十年退休,也就是说我可以将自己的退休生活提上日程了。我预想过的,很舒适的退休生活应该是这样的:一年的十二个月里,每个月都可以选择住在一个新的地方,可以是城市、乡村,也可以是农场、海滩、森林或沙漠。

我觉得旅行和居住的意义是十分不同的,在一个地方至少要呆上一个月,才能真正感受到这个新环境的美好或阴暗。世界很大,我不想只去看看,我想要好好感受不同的自然环境,欣赏不同的人文景观。

每年搬家十二次,那我和安小姐的行李应该需要很轻便,而且我们的身体状况也要能跟上。现有的三只狗会成为很大的难题,但也不是不能解决的。只是这么算下来,两个人拿到的基本收入恐怕是无法维持这些变动的。于是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些被动收入,要有投资,也要有新的收入。安小姐的梦想是可以到世界不同的角落去画画,如果她的画作能够创造间歇性的现金流,而我也可以通过文字和影音创作来赚取一些辛苦费,那我们的生活应该会过得不错。

细想下来,我们目前的状态和上述理想状态的差距真的只是每个月的那一笔无条件基本收入而已,如果能够通过不需要坐班的方式赚到这笔钱,那这个理想生活其实也不难实现呀。生活一下子就明朗起来了呢。

安小姐画的我和狗儿女们在Cannon Beach, OR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提案:如果有無條件基本收入,你的變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