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190 

小黑没有小白了

k粒码

最近小黑好像稍微长胖了一些,跟它一起躺在沙发上,我的位置变小了。我拍了拍它鼓鼓的肚子,确实肉乎乎的。它不情愿地扭动了一下,大概是不喜欢我对它带着审视的抚摸。至少三个月没给它洗澡了,我闻了闻手指,狗味挺浓。不过能长胖证明它心情好转很多了,我应该为它开心。

2

「2020Matters年度問卷」

k粒码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年初时为国内的疫情焦虑,取消了回国机票,还劝刚到国内的堂妹尽早回英国,不然封航之后会影响到她博士毕业,她果然赶着回去了。后来英国、美国前后陷入更深的疫情漩涡,这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探亲了。

1

不工作但是很忙碌的这八个月

k粒码

到十月的最后一天,我已经八个月没有工作了,如果这里对“工作”的定义是全职、且能够拿到稳定经济报酬的话。但这八个月也是我生命中最忙碌的一段时间。总结一下的话,其实我只在做三件事:一是重新认识自己,二是努力摆脱抑郁和焦虑情绪,三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第11名的得主是…」|我认为第11名的露营必需品是…

k粒码

露营的意义在此之前的三个冬天,我们每个冬天都自驾游了。每年的路线不同,但出游的时间都差不多是两三周。去年的那次是从洛杉矶开到温哥华,心理作用觉得垮了国界线应该开了最远的路,其实并没有第一年开到蒙大拿州的冰川国家公园那么远。第二年被暴雪困在新墨西哥州的圣塔菲好几天,也因为下雪和政府...

1

社区活动总结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k粒码

2020年骄傲月过去了,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也已结束。感谢活动参与者分享了众多性少数群体的故事,用文字的力量帮助更多人看清楚标签下的一个个真人真事。特别感谢这次的异性恋参与者,是你们的贡献让这个活动超越了一小群人内部的狂欢!

2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那位我见过三次的朋友」

k粒码

离活动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作为活动发起人,我也想分享一个人/故事。记录下性少数群体的故事,让世界看到标签之外同为社会人的真实生活,就是这个活动的意义所在。希望大家积极写文参,也欢迎去活动文页面查看所有参与者的文章!有这么一个人,我只见过她三次,但她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抹不去的印子。

社区活动提案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k粒码

六月是全球骄傲月(pride month),已经过去了十天,在matters还没有看到太多LGBTQIA+相关的新作品。刚好碰到@Matty 提醒百萬社區基金即將用完,提案倒數一週,社區配捐第二季要來了!,觉得可以发起一个主题让大家来写写自己认识的一位性少数的故事。

2

如果有无条件基本收入,我会每年搬家十二次

k粒码

似乎我目前的“不工作”状态就是为了拿到无条件基本收入而计划的。如果不再需要担心生计,那我会放心大胆地继续将我现在手上这些有趣但不计回报的项目继续做下去。我仍然会帮助我们的写生绘画小组做宣传工作,让这么多画家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也会继续挖掘和创作更多关于每个艺术家独特的人生经历和见...

1

“不工作”的生活

k粒码

辞职之后花了两个半月的时间调整心情,现在我终于能够维持一种有意识的稳定了。前两个月间,每周唯一有规律的事情就是周三跟心理咨询师的一小时聊天。最近开始认真执行早睡早起、每天锻炼身体的习惯,初见成效。果然有一定规律之后,整个人的情绪都会变好。疫情中的无业生活反而更加忙碌,因为惧怕一种真正闲下来、完全不创造任何价值的状态。

辞职与新生

k粒码

上周五我正式辞职了。我也想有个特别酷的故事来跟你们分享,比如说长期压榨员工的老板把我逼急了导致我当即裸辞,放飞自我去追求梦想。但现实是这个过程充满了复杂的心情、经济利益和梦想之间的博弈。这里可能要先做个自我剖析。过去的四年里,我一是怕离开这个公司就不能再有在家工作的自由和便利,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