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ac

I,Robot

《大典》--- 变(2)

發布於

每天夜晚,国安委楼顶的梯形体内部会亮起数百盏灯,外表呈现为城市夜景中的凸起的蓝光楼顶。梯形体与楼顶平台围墙间的空隙是那蓝顶下的一圈亮线。楼顶平台里面则亮如白昼,直到半夜十二点熄灯后才有夜的感觉。地面传来的城市夜生活喧嚣逐渐归于平静,间或被只许夜间通行的施工车打破。赵归在对流的楼顶风中等待放飞电子蜂的恰当时机。放飞要尽可能晚,但又需要夜色的掩护,因此最佳时机是黎明。

天亮将举行的大典彩排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电子蜂别想飞进中南海,那里布满电子扫描,无人机全天候巡弋。而对象在中南海外的路线和时间从不事先透露,无法提前部署。大典彩排却是确定的时间,地点只能是天安门,无需任何情报便可知道;同时又不是真正大典,不会全面戒备,也不会启用防范飞行物的措施。唯一的变数只在对象会不会到场?

赵归相信会。做为庆典中心,如果不看彩排,到正式大典便只能是既成事实,那是不能被接受的。虽然看彩排只能微服私访,无法进行全面安保,中央办公厅和警卫局会反对,但是强势领导人不会被束缚。如果对象真不来,就只能认为天不给机会了。赵归一度想到缘分概念,却不能得到安慰。缘分取决于做!一切都做到,缘分就有了!

等到高楼之顶看见东天微微泛白,已是城市最静的时分,连施工车都停止行驶。拉开大幕吧!赵归挺直腰板端坐,屏息静气,看似闭目养神,实则在内心全力地召唤,甚至犹如乞求——要来啊!一定一定要来啊!

赵归让刘刚叫醒帐篷里的李博。自己对电子蜂做最后检查。电子蜂分两组,一组四个,在用数据线与电脑连接的基座上。按照设定的程序,电子蜂先降落于天安门城楼顶部的琉璃瓦上,间距十三米一字排列;九点——即彩排开始时——自动开启对电子屏蔽罩的感应;在发现电子屏蔽罩进入五十米距离时,全部功能激活;待屏蔽罩停止移动超过两分钟,说明其中的人已稳定下来,最吻合性鞋距算出的人体状态,第一组四个电子蜂便依次起飞,进入屏蔽罩;在屏蔽罩内接收到的信号若与事先输入的SID相符,便会按照鞋距运算结果,对目标的颈后位置发射针弹;发射完毕立刻飞离;若未在屏蔽罩内发现目标SID,则不做其他动作,立刻飞离。这几步程序说起来有点长,实际不超过三秒钟,基本是一掠而过。飞离的电子蜂将返回国安委楼顶平台,自行进入蜂巢。

第二组四个电子蜂是预备队,其他程序与第一组电子蜂一样,只是多做一步判断——万一同时出现两个半径五米的屏蔽罩(可能性极小,但赵归总是为意外准备预案),因为第一组电子蜂进入一个屏蔽罩后未发现相符SID会立刻返航,避免盘桓引起注意,此时第二组电子蜂便会以另一个屏蔽罩为目标,执行同样程序。而只有一个屏蔽罩时,第二组电子蜂保持不动,在第一组电子蜂返航三十五秒后亦返航。

睡眼惺忪的李博洗脸后没用毛巾擦,让晨风吹干有助清醒。这个时间叫他起来,明摆着到了等待的一刻。赵归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开一张照片,让李博把上面的数据输入对象参数中。照片虽剪裁掉了周边环境,放大的数字明显看到电脑显示器点阵,可断定是对另一个电脑打开文件的照相。那文件无头无尾,只是一堆依次排列的数字,每组数字皆为十三位数,共七十九组数字。下面另起一行有四组标有单位的数字。不用说李博也知道,鞋联网的SID正是十三位数,后四组数字虽未具体标明,从kg、cm的单位和大小即能猜出分别是人的体重、身高、头长和腿长,是电子蜂定位颈后位置所需的参数。

鞋联网在输入SID时会自动在数据库里匹配相应的鞋,同时调出鞋主人的档案。但是李博输入的SID数据库找不到匹配。李博压住这个意识,不往下想,怕会细思恐极。七十九个SID都如此,如果属同一个人,意味那人无论换上哪双鞋,都是电子蜂的目标。

如果李博知道今天举行大典彩排,一定更加恐惧,说不定会拒绝赵归。然而他脚下虽是集中了全中国信息的心脏,他唯一的信息源只是从梯形体下的空隙远眺城市街道和天空。刘刚也是每天闷得要死,要么光着脊梁在楼顶跑圈,要么对着空气打拳,发出烦人的连连怪叫。唯一能和外面保持联络的是赵归,却从来什么都不说。激励刘刚坚守且服从的,是赵归许诺的公安部部长助理职位。「部长助理听上去低调,离副部长只差一步,最适合年轻人过渡。」赵归像庇护者那样对刘刚语重心长。「一旦迈过副部的槛,以后你就有自己的天地了……」 能许这种诺,赵归自己至少得当到公安部部长。刘刚始终不知道全盘计划到底是什么,但清楚一点,老叔当上老大,赵归就能当老二,自己就会当老三。这就够了!

输入数据对李博简单,但是赵归死盯着李博的屏幕也看不出数据应该放在源代码的哪个位置,不知道李博令人眼花缭乱的键盘操作哪些是有效的,哪些是故意玩的花活。赵归对计算机编程只能算中级水平,却能使他明白这个道理,照葫芦画瓢哪怕差一点,结果都可能相差十万八千里,而现在要做的事儿绝无试错机会,只能靠李博。

当所有数据输入到位,只差与性鞋距系统做最后匹配时,李博停下,转向刘刚。「把梦造仪给我吧。」

刘刚怔住,似乎一时没明白。「咱……咱们先办事儿,办完再说……」

「先给。」李博的语气听得出紧张,但大体保持平静。

刘刚脸色马上一转,做出江湖大包揽状。「李工你放心,梦造仪在赵哥工作间。咱们一做完我就去拿!先干完事,别让赵哥等着咱啊!」

「现在就给我。」李博尽量客气,做出的微笑不太成功。「拿过来用不了两分钟,不耽误事儿。」

电脑台上的工作灯光反射到刘刚脸上,李博看到那双眼里闪过一道凶光。但是李博心里有底,最后的操作对他是小菜,外行却连门儿都不知道往哪摸。此刻是唯一能谈的时候,他们没有选择。李博干脆靠到了转椅背上,双手捧在后脑,做出可以等下去的姿势。反正在乎时间的不是他。

赵归责备刘刚:「既然答应了迟早给李工,早点给就是了,又不是签了法律合同,何必那么较真!李工你等着,我去拿!」

「好的,好的……」刘刚眼里的凶光已经消逝,又变成笑脸。「那就听李工的。」

赵归拿来了梦造仪,没经刘刚直接交给李博。

「谢谢。」李博打开梦造仪电源,把事先准备的纸笔推到刘刚面前,指了指梦造仪显示屏上的密码输入框。

刘刚的笑容僵在脸上,抬眼看赵归,赵归垂了一下眼皮,示意照办。刘刚没再多说,写下密码。

密码没错,系统完成启动。李博在设置菜单选中「修改密码」,钻进自己帐篷,用睡袋套住上身和梦造仪,设定新密码,重新开机,确定密码修改成功,再关机。到了这一步,即使刘刚抢回梦造仪,也无法用于抹掉李博的记忆了。在李博做这些的过程中,赵归和刘刚就像两个木桩呆立,不知道该干什么,或者说知道什么都干不了。

李博把改好密码的梦造仪放进自己背包,动手完成仅剩的步骤。那只是输入一条指令,然后敲个输入键,新参数与程序即刻就完成匹配,通过数据线传给八个电子蜂,随后抹掉留在系统里的痕迹。

李博转向赵归。「我的事儿做完了,请给我升降梯。」说话时李博没起身,他不认为一句话就能离得开,但是他的表情显示决心。梦造仪已经到手,不再有继续容忍限制自由的理由。

「任务就快完成,结束再走不好吗?」刘刚说。

「不!我只是为了交换梦造仪,没有任务,不想参与也不想知道你们有什么任务。现在交换完了,咱们到此为止,两不相干。你们也不用担心,我保证不对外说一个字。」

「好吧。让李工回家。」 赵归止住想继续劝说的刘刚,在保洁升降梯的操作器上刷卡,接受指纹和刷脸检验,保洁升降梯从大楼的中间位置升到楼顶。原本试图挡住李博的刘刚让开了路。李博放松下来,甚至感到对赵归有些歉疚。赵归倒不介意,帮李博托起双肩背包,让他套进双臂,再帮他整理肩上背带。在李博刚说出「谢谢」时,觉得后颈一下刺痛,像被虫叮到,本能地挥手拍打,却打在了另一人手上。回头,看到的是赵归讽刺的表情,随即便一阵晕眩,李博瘫软下去,先是弯腰,然后跪下,再蜷缩地躺倒,知觉飘忽远去。刘刚的笑语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赵哥,我服你……」

那是赵归利用去给李博拿梦造仪的机会,给一枚空针弹注进了浓度减半的神经阻断剂。不需要通过电子蜂发射,用手从背后直接扎进李博颈后,绝对比电子蜂的发射更准。刘刚试了试李博鼻息,问该怎么处理,知道肯定是他的活儿。赵归回答目前不致命,要看后面是不是还需要用李博。「先想想用什么方式最干净吧。」赵归感慨了一句:「本来给他抹掉点记忆就算了,非自己找死!」

刚刚耽误了时间,赵归加快操作,再一次检查程序,只是为了谨慎再谨慎。青白的天边开始有了颜色,如同淡水彩一点点晕染开。赵归环顾光线朦胧的四周,感觉有点像舞台布景。脑里划过那句「开弓没有回头箭」,但是未增加任何迟疑,随着鼠标按下荧屏上的发射钮,发射架上的第一组电子蜂依次振动翅膀,先是腾起半米高度,然后倏地飞离。四个电子蜂依次相隔一秒时间和八米距离,姿态和轨迹全都一致。

三十五秒后,第二组的四个电子蜂以同样姿态和顺序起飞。

《大典》--- 变(1)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