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尼漾

一個不常寫作的寫手,找個地方偶爾磨磨自己的刀,使它不會鈍掉。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一章(3)

一首近乎失傳的歌,喚醒了戴琦部分的記憶,為何戴琦如此熟悉這首歌?伊甸的門又是在指什麼?

  裡和表將戴琦帶到廣場上,在表演的主棚前面。先知的帳篷外就坐著一個在吹排笛的年輕人,身上的衣服十分輕便,反而是眼睛用一堆布條蒙住;他的身旁擺滿了大大小小的各種樂器,不管是常見的小提琴、竹蕭,還是說出不名字的古怪樂器,甚至是大型的鋼琴、豎琴,一樣也沒少。

  「他是『奏者』。」裡敲醒看傻的戴琦,向她介紹。「只要是能被稱為『樂器』的東西,他都可以演奏,所以工作就是演奏人們想聽的曲子給他們聽。」

  「他昨天晚上才到。」表接在裡後面向戴琦介紹。「每個月他都會來『劇團』一次,大約待一個禮拜的時間,然後就會到其他有人的地方去。」

  這個時候奏者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排笛。「我感覺到有人想聽我用豎琴演奏『大黃蜂的飛行』…」他用拇指撩起了蒙住眼睛的布條,細長的眼睛看著裡大笑。「…會這樣欺負一個盲人的傢伙,也只有你這個渾蛋了。」

  「謝謝你喔!你這個騙子,我也很想你。」裡一把扯下奏者臉上成堆的布條。「你什麼時候變成盲人了?」

  「唉呀!這樣比較能專心嘛!」

  「其實是因為不管有沒有都沒差吧!」裡哈哈大笑。「有人投訴你用排笛騷擾我們的客人。」

  「啊!原來那位想聽『伊甸的鑰匙』的就是你!」奏者轉向戴琦,紳士地牽起她的手。「果然跟曲子一樣,清純、可人。」

  奏者說完後作勢要親吻戴琦的手,卻被裡用手背直接堵上嘴,推離戴琦。

  「你這個豬哥真想親吻哪隻手的話,不如就親我的吧?」裡現在的笑容有百分之八十絕對不是出於友善。

  「你真的超噁心的耶!天哪!我的嘴會爛掉。」奏者嫌棄地用袖子擦著他的雙唇,瞇瞇眼這個時候稍微張大了些。「這可是我吃飯的工具耶!」

  「好了,相見歡的時間就到此為止。」

  表向奏者介紹了戴琦和說明來意。

  「我很確定那個慘叫的不是我,而且我想那首曲子裡面也絕對沒有那種聲音。」

  「那你可以再『催』一次嗎?那『叟』…叫…?」戴琦發現自己甚至不知道曲名。

  「你剛剛是說『催』嗎?哈-」奏者還來不及笑完就感覺到,一對不耐煩的眼神正從表那裏直直射過來。

  「你不知道?」奏者乖乖拿起排笛,用衣角細心擦拭它的吹口。「它叫『伊甸的鑰匙』。真奇怪,我的確是有感覺到你想聽這首歌。我還想說『哇!知道這首歌的人不多耶!』,如果不是像我這麼厲害,你說不定還-」

  「奏者。」表輕輕地打斷奏者的自我陶醉。

  「好,好,我知道了!老大!」

  奏者又吹起了排笛,音符像風一樣吹過伊甸的青草地,述說著一個曾經遺失,如今卻又歸回的故事。曲子勾起失落的歌詞,從戴琦記憶深處而來,也解開了她舌上的結,將歌詞撒入空中。

  伊甸的門 向我緊閉

  那把伊甸的鑰匙  

  心裡懊悔 因為遺失

  那把伊甸的鑰匙

  喔 伊甸的鑰匙

  我以歌聲呼喚你

  但呼喚被風吹散

  風吹散了我的淚

  喔 伊甸的鑰匙

  竟聽見淚水的嘆息

  伊甸的門 向它開啟

  突然間那聲慘叫、還有那個急促的聲音,都在戴琦腦中響起。戴琦瞬間停止了唱歌。

  「去馬戲團…」原本沉醉在歌曲中的兩位團長注意到戴琦的喃喃自語,奏者也停止吹奏。

  「怎麼了?」奏者問,但表向奏者示意,請他繼續吹奏。於是奏者又開始吹起排笛。

  「去馬戲團…告訴…」戴琦在腦子裡努力的搜尋那些遺落的句子,這個急迫的交代。

  「告訴誰?」表引導戴琦。

  告訴誰?告訴誰?

  「告訴…告訴他們……」

  「告訴他們什麼?」

  「我不記得了…好像是…」戴琦扶著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是什麼?告訴他們什麼?

  「想不起來…可惡…到底什麼…」戴琦又是抓頭、又是踱步,不安和焦慮感染到了奏者,曲調也逐漸走樣。

  告訴他們什麼?什麼?什麼?

  從排笛中流竄出的音符不再是原本那些撒入風中的淚水,卻像荊棘般尖銳、扭曲,彼此纏繞、糾結,吞吃了對伊甸的思念。剩下的只是焦慮、不安及痛苦,只是悔恨,卻不再有盼望,而在音符與戴琦不斷的互相影響下,不斷彼此加深對方的不安。

  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

  「奏者。」裡的聲音穿透糾結的曲調,喚醒了迷失在曲子中的奏者。

  笛聲恢復了原本的輕柔。風輕輕地解開了籌繞的荊棘,也緩和了戴琦失憶的不安。因為焦慮而僵硬、冰冷的雙手如初春的雪一般漸漸軟化,溫度回到戴琦手中,因緊繃而聳著的肩也落了下來。

  「戴琦,」表件情況逐漸穩定,又開始引導。「那些人,那些在等待的人,他們在等什麼?」

  「伊甸。」

  裡和表互相看對方一眼。

  「那你要告訴他們什麼?他們需要知道什麼?」

  什麼?

  「…什麼…」

  什麼?

  「…什麼…」

  鑰匙?

  「被找到了…鑰匙…。」

  「你要告訴他們的是『鑰匙被找到了』?」

  「不是。」從戴琦記憶的深處,最重要的訊息正急速浮上來。那個訊息逐漸清晰,逐漸清晰,直到輪廓終於在戴琦腦中完整。

  門。

  「是門…伊甸的門要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一章(2)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第一章(1)

《原創小說》回到伊甸Back to Eden-序(1)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