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上小堂

不一樣的角度!關注現實,追究歷史,探尋未來。微信公众号:江上小堂之长吟野望

慕尼黑爱乐乐团解雇俄罗斯指挥捷杰耶夫违反了言论自由吗?

据《环球时报》的引述,“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瓦莱里·捷杰耶夫因为一直拒绝谴责俄罗斯总统攻打乌克兰的行为,包括面对慕尼黑市长迪特莱特(Dieter Reiter)于上周五对他下达的最后通牒,要求他必须在2月28日之前谴责“普京对乌克兰发动的野蛮战争”时,他仍拒绝这么做。结果,这位欧洲著名的俄罗斯音乐指挥家,就这样失去了他首席指挥的工作,尽管他的合同还有三年才到期。“

今年69岁的捷杰耶夫是俄罗斯著名指挥家。1988年,年方35岁的捷杰耶夫就被俄罗斯政府指派成为基洛夫剧院(现马林斯基剧院)的指挥和艺术指导。任职期间,取得了极高的艺术成就,得到世界范围内的广泛赞誉,从而走向世界舞台。1995年成为鹿特丹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1997年又成为纽约大都会歌剧院首席指挥。2005年他被任命伦敦交响乐团首席指挥。被解雇前任德国慕尼黑爱乐乐团指挥。并与西方多个乐团和剧院有合作关系。除了慕尼黑爱乐乐团解雇他之外,其它合作方也中止了与他的合作关系。

这一事件引起舆论的广泛争议,慕尼黑爱乐乐团解雇俄罗斯指挥捷杰耶夫违反了言论自由吗?一个人对公共议题是否有支持,反对和保持沉默的权利?我认为,一个人当然不能因其对公共议题支持,反对或保持沉默而受到法律的惩处。但是否被解雇,则要以劳动合同或聘任合同为依据。

捷杰耶夫这份工作显然与慕尼黑爱乐乐团签有聘任合同。如果解雇违反了聘任合同,那他就不应当被解雇。他可以向当地劳动仲裁机关申请调解或向法院起诉慕尼黑爱乐乐团。如果解雇没有违反合同,那就是合法的。

媒体没有披露捷杰耶夫与慕尼黑爱乐乐团合同的内容。但我推测,解雇他很可能有合同依据。

艺术和政治密切相关。一个是艺术可以用来表达政治诉求,当然也有与政治完全无关的纯艺术。一个是艺术机构的政治倾向会影响受众的消费,可能受到观众或听众的追捧或抵制。值得一提的是,捷杰耶夫本人认为艺术与政治有密切的关系。他曾说:“如果你经营着马林斯基歌剧院,而说自己不关心时事,你就是个骗子。”而且,他还曾公开表示支持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现在面对西方舆论一致强烈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他却没有发表支持俄罗斯的言论,而选择了沉默。舆论环境不一样了,现在表示支持俄罗斯,面临的压力大得多。想来当时,他的雇主也并不太在意他支持吞并克里米亚的言论,但这回对他保持沉默也不能容忍了。原因在于,如果捷杰耶夫不表态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慕尼黑市政府和慕尼黑爱乐乐团无法向公众交代,会因容许一个支持或不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人担任乐团指挥受到公众的责难,殃及乐队的声誉和商业利益。观众可能抵制慕尼黑爱乐乐团,不去观看它的演出了。

慕尼黑爱乐乐团显然受到慕尼黑市政府的财政资助,否则市长不会出面来要求捷杰耶夫表态。合理的推测,捷杰耶夫的合同中有相关的要求,要与慕尼黑爱乐乐团和市政府的政治立场保持一致。这完全有可能。指挥是乐团的灵魂人物,具有极为重要的代表性和象征性。合同中很可能有要指挥代言乐团对公共议题发表意见的要求,要体现出乐团的政治立场。如果不履行这项职责,就可能被解雇。这样重要的门面职位合同,肯定会制订得非常详尽周全,双方都会有律师把关,考虑方方面面的风险。像明星担任品牌代言人,合同中都会加入道德条款。代言人如有违公共道德行为,陷入丑闻,品牌方就可依据合同解除合作关系。

即使解雇没有合同依据,乐团考虑到容留捷杰耶夫会极大地损害乐团声誉和商业利益,也可以单方面中止合同。标准合同中都有相关规定,雇员没有违反合同规定而被解雇,雇主要给予经济赔偿。赔偿到位,双方没有争议就到此为止。有争议,还可向法院起诉。乐团权衡利弊,即使给予巨额经济赔偿,所遭受的损失也比容留捷杰耶夫所招致的损失要小,那也要解雇捷杰耶夫。

总之,这是个工作安排和合同纠纷问题,要以合同为依据来理解慕尼黑爱乐乐团解雇捷杰耶夫这一事件;而无关言论自由。

2022年3月4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