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 Chang

媒體編輯|太陽處女、月亮射手

你會覺得自己正在做一份爛工作嗎?

發布於
出社會後我們仍多半會向他人尋求認可,可真正的認可是自己給的。
Photo by Tim Gouw on Unsplash

身旁友人都邁入 30 歲大關,有些人一畢業就進了同一間公司,努力拼搏成為小主管;另外有群人跟我一樣,浮浮沈沈,試著從生活中找到不同的樂趣,生活中每看到浮木便想盡可能牢牢抓緊,捨不得放掉。

選擇在大公司力爭上游的人,自己進了夢寐以求的公司工作,卻看不到終點在哪,開始質疑努力的目的,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得不到滿足感,每天得過且過,可捨不得放下過去曾付出的那些心血,也無力再向外尋求更好的機會。

生活中浮浮沈沈的人們,曾以為過去所做的種種選擇是忠於自我,同一時間也限縮了未來的可能性。而到最後,發現自己能做的變得非常有限。過去會讓我們開心的種種,如今也變得不是那麼開心了。

而我們的共同點,便是開始質疑當前自己所做的選擇,從工作到人生。

每天工作不順、遭上司客戶刁難,下班後癱軟無力提不起勁,一直嚷嚷著想換工作卻從未真正開始執行,我們像是突然被點醒,開始自問為何會做自己正在從事的這份工作?你是有意識的選擇這份工作帶給你的意義或是薪水?當然,這沒有標準答案。

還真的有爛工作

我不會說「爛工作不存在,一切看你怎麼想」這種鄉愿的話。爛工作在我們的社會中確確實實存在,而且還不是少數。但所謂的爛是主觀的,沒有一定的標準。

對我來說,一味要求員工共體時艱,卻從未站在員工角度想,都可以算是爛公司。

一間好公司要對社會發揮正面影響力,從善待員工開始。雖然真的很少公司做得到,這不是因為我是員工才說這話,善待員工我覺得不光只是談薪水,要讓員工感覺到重視,能給予他們發展的空間與資源,他們進而也會了解外面找不到更好的環境,願意繼續為公司付出。

當然,每個人在選擇工作時,都有自己的權衡。我如果把薪水放在首位,自然不會管其他的因素,以能把薪資盡可能衝到最高的地方為主;我如果重視工作與生活的平衡,當然薪資相較起來較差沒關係,可下班後勿擾時間要非常明確。

即便公司再如何主張員工是資產的一部分,作為員工,我們也會知道身邊的人來到不同階段,對於職涯會有不同想像。來來去去是事實,畢竟人就是最大的變動因素。除非你今天相當認同一間公司的願景,願意耗費一生去幫老闆實現他的夢想,那就另當別論了。

我想,工作很大一部分,都是建立在勞資雙方互不信任的基礎上吧,雖然在講求績效和成本的資本主義社會來說,談人的確是不太適合,不然現在也不會有人談人本資本主義,可如果真能實踐,歷史也不會一直不斷重演,我們也不會記取教訓,不斷重複過去的錯誤了。

意義源於自己

多半的工作透過一些附加價值讓我們感受到自己被這家公司重視,身旁人的認可進而變成一種成就感,公司招牌、職位頭銜、高薪、上司的認可等等,所以讓很多工作不具有這些標籤的人,也開始認為自己的工作不具價值跟意義。

可勞工技術性的工作,往往是直接透過實質的回饋幫助整個社會運轉,如幫助處理垃圾回收的人員、餐廳員工、機車維修行、縫補鞋衣等等;而多半從事知識性工作的人到了某個階段,也開始認為自己的工作具有高取代性,也會開始思考要去做一些具有技術性的工作。

我們所選擇的工作,某種程度上都會對我們周遭的人產生一定的影響力。

人的一生會不斷追尋不同形式的意義,可回過頭來,意義自己給自己的,終究一切都會回歸於心。既然面對哪條路都會產生質疑,何不選擇自己可以走得最開心、疑惑最少的那條路。

所以工作真的有意義嗎?

最近接觸斯多噶哲學後,發現看世界的角度不太一樣了。因為教育體系與大部分家庭教育的關係。即便出社會後,我們仍多半會向他人尋求認可,可真正的認可是自己給的。

找到適合自己的公司、主管、甚至是同事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撇除這些因素,一份工作適合自己與否,應看你對自己的定位為何,又或是不妨想像一下,在這間公司或是這份工作,你的權限和最大能力的發揮會是什麼樣子?而那個樣子的自己是不是理想中的模樣?如果不是,又應該做出什麼樣的調整。

很多時候我們被身旁的環境影響很深,大家都淪於慣性抱怨,卻從未審視自己職涯的真正渴望。

為自己做的事情真正感到驕傲或許很難,但可以試著從眼前可控的一切開始,放下不可控的一切。而你會發現,自己執著想緊握的一切,似乎也不如它外表看起來那麼重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生活爽或不爽,不都是自己選的?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