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a

湖玛。

旧文重发:我如何看待傻白甜仇恨言论

發布於

昨天在知乎看到一句「是不是所有穆斯林都要主动退教、当众吃猪肉,有些人才能消停?」我心道这下不好,然后果然在评论区看见了「是的。」和「如果是普通人,不必。但是政客的话,是的。」

我父亲从来不善言辞,唔,也不擅长讲道理,他喜欢使用「难道」(当然,用维语的),比较常见的比如「难道把我们气死了你才满意吗」。

我父母还会频繁使用实际上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来堵死一切沟通的可能,并表达坚决的态度,比如「就算你对象是国家主席的儿子,我们也不会同意的!」

其实如果只是这样,也没事的。这些极端化的话语,作为一种情绪的表达,它的文本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只是我父亲有时候死脑筋,把「难道」引领的问题,当做一个真实的问题来问,并且表现出强烈的「真的想得到一个回答」的态度。

所以说,要如何回答「难道把我们气死你才满意吗」这个问题呢?

如果你也很不开心,不打算沟通,也不打算服软,你大约只能回答「是的」。

我相信这也是最开始那段「是不是」得到一些「是的」的原因。

我在评论区说:就像我写个专栏标题叫做《「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就有人一脸纯真地在下面留言讲「杀完确实是好事…」这样。

有人回复我讲:你就是知乎的穆斯林呀,我想问一下知乎为什么这么害怕穆斯林?

有一瞬间我还蛮想回复的,想请她确认一下「知乎的穆斯林」和「知乎害怕穆斯林」具体是指什么,毕竟这两个分句实际上都所指不明。

但如果我回复的话,我期待什么样的回答呢?我们会从「要问为什么,先问是不是」开始交流吗?

或者再往回推一步,她在发这条内容给我的时候,她期待什么回答呢?她期待我的回答吗?

我遇到的仇恨言论蛮多,我还想过隔段时间把新近收到的仇恨言论整理整理,录音发在公众号上。

还没有着手做,其中一个原因是,音频的上下文很容易丢失,展示仇恨言论的行为可能会被会错意、鼓励更多的仇恨言论,这对我的心理健康实在是不好。

我这篇情绪有点失控的文章《「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发在知乎,有人在评论里讲「穆斯林也开始害怕了」,当时读来字里行间都是喜滋滋的味道。

现在想,这句话的关键是那个「也」字,对他来说「(我们的)仇恨言论让穆斯林害怕了」对「恐怖主义让我害怕了」构成了某种报复/反击。「也算是扳回一局」他喜滋滋地想。

我的朋友,我们都知道「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不是一个问题、不值得被回答,但我也不建议给这些言论贴上「歧视」和「仇恨」的标签,然后视而不见。

比如,前文中「杀完确实是好事」的完整版是「杀完确实是好事,只是此例一开,往后怕控制不住,其他招人厌的种族也会逐渐被屠杀」。

在令人震惊的「杀完」后面,紧接着的这些表达思路顺畅、逻辑清晰。

我看这不是「无脑穆黑」,我看到一个理智不够强大、信息渠道受限的人,面对复杂、巨大、充满不确定的外部世界,在表达他的无措和恐惧。

所以我说这是「傻白甜仇恨言论」,这些言论背后的恐惧,比仇恨多多了。

作为仇恨言论表面上的受害者的我,还可以在朋友圈这样抱怨:

啊说实话我已经适应「随处可见穆黑/杀光/种族歧视言论」这件事了,当然「适应」并不是看见了可以假装没看见,而是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地经历「看到-情绪飙起来-顺顺气-情绪落下去」的过程。
但每当有我点过不少赞同、甚至互相加了微信的人,以赞同的态度,把那些言论推到我的首页和朋友圈,我就真的还是会需要花费很多力气,去应对这种刺激。
我好累呀,我的朋友。

但他们(似乎)只能通过喊打喊杀来排解,这很不健康。

我不希望这些和我生活在同一个国家的人,过得这么不健康。我不希望他们路过街边的兰州拉面时心情复杂,不希望他们看到货架上食品不起眼的清真标示时,闪电般收回手,皱眉头。

人很宝贵,不应当被这样消耗。


当然,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会来看我写的这些:)

但是,如果有人,带着批判的态度来,看到一个被他们认为是穆斯林的人,在关心穆黑的心理健康,大概会觉得我还蛮虚伪的吧。

对「傻白甜仇恨言论」,我生不起气来,但也看不到这里面有讨论的可能。

我只能是,展示更多信息出来吧。

我展示俏皮的小说,令人心碎的诗歌。

我展示一个维族女性和她的汉族老公过得很不错。

毕竟你没办法怒斥小说、反驳诗歌、无视发糖。

然后这个世界可能就变好一点点。

(用力微笑)

(本文首发于 2016 年。)

1 人支持了作者

旧文重发:「平心而言,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