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664 
huma

面对新疆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面对新疆危机,当问「我可以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们在问什么?这个问题分解为两个因素: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做些什么,但我们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们行走在历史当中,是有责任的吗?我认为是有的。

huma

浪子回头值几个钱,还是杀掉比较好

Why Women Kill (致命女人) 讲的是生活在 1963、1984 和 2019 年的三个女人是如何在婚姻中走到杀人这一步的。这个剧在豆瓣一开始就飙上 9.4 的高分(现在 9.3 了),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表面...

28
huma

如何幸存

瑞典的冬季颇为难熬。如果你不理解为什么宜家总有满坑满谷花样繁多的毛毯,来冬季的瑞典呆两天就会明白了。啊,甚至不需要在冬季,夏天晚上和朋友窝在沙发聊天,也是需要抱紧一条小毛毯的。我住在乌普萨拉,二十几万人的瑞典第四大城市了。

huma

旧文重发:我如何看待傻白甜仇恨言论

昨天在知乎看到一句「是不是所有穆斯林都要主动退教、当众吃猪肉,有些人才能消停?」我心道这下不好,然后果然在评论区看见了「是的。」和「如果是普通人,不必。但是政客的话,是的。」 我父亲从来不善言辞,唔,也不擅长讲道理,他喜欢使用「难道」(当然,用维语的),比较常见的比如「难道把我们气死了你才满意吗」。

huma

旧文重发:「平心而言,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在知乎收到过这样一个评论:冷酷粗暴非理性的思考,集中营的模式也许并不正确,但却是最有效的,平心而言,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屠杀、种族主义、纳粹这些东西被不加思考地否定,是对人性的阉割我很多年前就在整个中文互联网关闭了各类陌生人通知,所...

huma

去他妈的媒体伦理

VICE 刚刚放出了记者 Isobel Yeung 去新疆假扮 vlogger 拍摄的纪录片,叫做「They Come For Us At Night」。(非常棒,值得看,请看。) Yeung 的这个工作中的一些操作是之前的新疆报道里没有见到过的:她和同事全程自称「游客」「来旅游...

huma

与维吾尔女孩子谈心

你毕业了,工作了,我来告诉你,请不要轻易结婚。维吾尔的男孩子,或者大体上,中国的男孩子,他们不需要穷凶极恶,不需要是坏人,不需要故意说谎欺骗你,只需要袖手旁观或者随波逐流就可以损害你、剥削你,让你过得被动、苦闷。更不要因为家人催你,就轻易结婚。

huma

我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你的新闻

「汉人的恐维症」这个 post 让我非常不舒服的是,作者晒出我家的事情,然后「无意讨论谁对谁错」,接着邀请更多人晒出对维族人的「不利传言」。我假设作者发起整个讨论是善意的,他要讨论的是其他(汉)人听到关于维吾尔人的传言,以及其他(汉)人个人对维吾尔人的态度,那么他要发起的这个讨论...

huma

为什么维吾尔人支持 #反送中

一些内地人对 #反送中 运动很不理解,觉得说,内地就算有 GFW,有删帖,但我们也都在正常生活啊?至于一百万人上街吗?也有人因此生出反对的厌恶的情绪来。但维吾尔人知道等待香港人的命运是什么,我们知道身为不受官方欢迎的人群的体会。

huma

对「湖玛的爸爸妈妈又消失了」的更新(2019 年 6 月)

SCMP 的报道发出之后,5 月 14 日到 16 日,周一到周四,我父母每天和我视频,苦口婆心要求我删帖、闭嘴,我每次都说这就删这就删,然后并没有删任何东西。17 日周五,状况突然升级,我爸爸要求我现在立刻马上停下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