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3717 

吃上药犹如一夜暴富

huma

这事儿就很难跟我妈解释。「妈啊,你猜怎么着,你这熬住了十二年应试教育熬过了高考的大胖闺女我啊,刚确诊了多动症。」 其实也没有,跟她举了两个例子她就理解了。小时候跟我妈坐公交车,我总是看着窗外「发呆」,我妈常常试图跟我聊天,并且反复鼓励我要外向、要多表达,不要沉浸在白日梦里。

面对新疆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huma

面对新疆危机,当问「我可以做些什么?」的时候,我们在问什么?这个问题分解为两个因素: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做些什么,但我们不知道能做什么 我们行走在历史当中,是有责任的吗?我认为是有的。不过大体上,如果您认为您没有责任,我也不反对。无论这里的「责任」是对具体的新疆危机这件事本身,或者是更宽泛的,对历史的责任。

18

浪子回头值几个钱,还是杀掉比较好

huma

Why Women Kill (致命女人) 讲的是生活在 1963、1984 和 2019 年的三个女人是如何在婚姻中走到杀人这一步的。这个剧在豆瓣一开始就飙上 9.4 的高分(现在 9.3 了),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表面光鲜美好的生活如何暗流涌动峰回路转走到极致崩坏」的悬念设定。

如何幸存

huma

瑞典的冬季颇为难熬。如果你不理解为什么宜家总有满坑满谷花样繁多的毛毯,来冬季的瑞典呆两天就会明白了。啊,甚至不需要在冬季,夏天晚上和朋友窝在沙发聊天,也是需要抱紧一条小毛毯的。我住在乌普萨拉,二十几万人的瑞典第四大城市了。这里距离北极圈还有一整天的火车,冬季最冷的时候也并不穷凶极恶,只在零下二十度而已。

2

旧文重发:我如何看待傻白甜仇恨言论

huma

昨天在知乎看到一句「是不是所有穆斯林都要主动退教、当众吃猪肉,有些人才能消停?」我心道这下不好,然后果然在评论区看见了「是的。」和「如果是普通人,不必。但是政客的话,是的。」 我父亲从来不善言辞,唔,也不擅长讲道理,他喜欢使用「难道」(当然,用维语的),比较常见的比如「难道把我们气死了你才满意吗」。

2

旧文重发:「平心而言,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

huma

我在知乎收到过这样一个评论:冷酷粗暴非理性的思考,集中营的模式也许并不正确,但却是最有效的,平心而言,如果法国把国内穆斯林全部屠杀,这对绝大多数法国人民是好事还是坏事?屠杀、种族主义、纳粹这些东西被不加思考地否定,是对人性的阉割我很多年前就在整个中文互联网关闭了各类陌生人通知,所...

去他妈的媒体伦理

huma

VICE 刚刚放出了记者 Isobel Yeung 去新疆假扮 vlogger 拍摄的纪录片,叫做「They Come For Us At Night」。(非常棒,值得看,请看。) Yeung 的这个工作中的一些操作是之前的新疆报道里没有见到过的:她和同事全程自称「游客」「来旅游...

与维吾尔女孩子谈心

huma

你毕业了,工作了,我来告诉你,请不要轻易结婚。维吾尔的男孩子,或者大体上,中国的男孩子,他们不需要穷凶极恶,不需要是坏人,不需要故意说谎欺骗你,只需要袖手旁观或者随波逐流就可以损害你、剥削你,让你过得被动、苦闷。更不要因为家人催你,就轻易结婚。

1

我首先是一个人,其次才是你的新闻

huma

「汉人的恐维症」这个 post 让我非常不舒服的是,作者晒出我家的事情,然后「无意讨论谁对谁错」,接着邀请更多人晒出对维族人的「不利传言」。我假设作者发起整个讨论是善意的,他要讨论的是其他(汉)人听到关于维吾尔人的传言,以及其他(汉)人个人对维吾尔人的态度,那么他要发起的这个讨论...

为什么维吾尔人支持 #反送中

huma

一些内地人对 #反送中 运动很不理解,觉得说,内地就算有 GFW,有删帖,但我们也都在正常生活啊?至于一百万人上街吗?也有人因此生出反对的厌恶的情绪来。但维吾尔人知道等待香港人的命运是什么,我们知道身为不受官方欢迎的人群的体会。我知道「送中」之后不远便是是深不见底的黑洞,我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