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THHO

中年大叔一名,土生土長香港人。斷斷續續寫文超過20年。從最初個人的信仰反思,到香港時事評論,還有零星的書影視歌評。現在的我很想早點退休,多些時間睇書、寫文。而我仍會繼續寫下去。

《想見你》:不要奪去別人的主體性

最近看了ViuTV的《二月廿九》,期間不少評論將它和較早前的台灣電視劇《想見你》作出比較。在好奇心驅使下也看了《想見你》,卻發覺這套電視劇比起一般愛情故事還有更多解讀。其中之一可能是:我們不要奪去別人的主體性。

時空穿越的故事總會聯繫到改變過去的可能性:主角試圖努力改變過去一些已成歷史的事實,不讓自己的人生再有甚麼遺憾。不過最終卻又發覺:改變了的事情可能牽一髮動全身,或是帶來一個更大的惡果,最終只好選擇讓事情照著原有的軌跡進行。

以別人的身份完成自己的願望
如果穿越時空後只是回到自己的過去,可能我們只需為自己的人生和所做的事負責。然而《想見你》的故事卻是2019年的黃雨萱回到1998年成為陳韻如,並以後者的身份找尋她心愛的王詮勝(李子維),當然這個身份卻不是她所選擇的方式。

然而雨萱和韻如兩人卻有南轅北轍的性格和成長經歷:前者主動、積極、堅強、成熟、也活潑開朗;後者卻是內向、害羞怕事、雖然品學兼優卻不受同學歡迎。韻如在重男輕女的家庭中成長,她不斷做好自己滿足家人的期望,渴望被愛和關注,卻仍然得不到他們的肯定。只有在舅父的唱片店聽著伍佰的《Last Dance》時才能活出最真我的個性。從韻如的日記中,我們可以了解她的心聲:

有時候
我覺得自己是宇宙中最黯淡的那顆星星
拼命的發光
想要有人發現我渺小的存在
可是最後等待我的
卻只有墜落

殞落的那刻 我知道
世界上沒有人記得我

直到遇上了李子維和莫俊傑,韻如的心靡慢慢被打開。但雨萱來到成為「陳韻如」後成功讓子維愛上了她,卻同時取走了韻如的期盼。不過子維愛的其實是雨萱而不是韻如。雨萱以為自己回到過去可以救回韻如的生命,但她亦奪走了韻如的主體性。

雨萱為韻如帶來的「改變」讓她初時成為學校的風頭躉,只是原來的韻如已無法在別人的心目中佔有任何位置。彷彿是真正的韻如已不知去了那裏,大家也遺忘了她,除了莫俊傑。(當然還有其他人的,不過不在這裏劇透太多了)從這一段獨白中,我們發現心儀韻如的莫俊傑掛念的卻是原來韻如獨特的性格:

明明妳就在我眼前,但我就是會突然想起以前的你,
那個總是戴著耳機,總是低著頭,習慣遠離這個世界的陳韻如。

不必成為別人心中的模樣
莫俊傑聽得懂韻如內心的呼喊,也一直默默等候原來的她再次出現。事實上韻如的孤寂,莫俊傑曾經親身感受到,卻因為子維成為他的朋友,讓他找到人生更多樂趣。所以韻如不必改變自己成為雨萱那樣,原來的她也有知音人欣賞和接納她的特質,只是沒有雨萱如此鮮明突出而被更多人察覺。

很多時候故事中那些擁有美好形象的男女主角自然吸引觀眾的眼球,更易受到別人喜愛。然而《想見你》卻是希望我們關注身邊那些似是不完美和不起眼的「配角」:內向害羞卻努力做好自己的韻如、天生有聽障而曾經被人排擠的莫俊傑、年少時候曾向心儀的人表白卻被狠狠拒絕的王詮勝......他們每人也曾經不被了解和接納,卻因為他們並不是我們心目中的理想模樣,我們不知不覺否定了他們的價值,結果大大影響了他們日後所走的路。

是的,我們各人不必改變自己成為別人心目中的理想角色,因為每人有其獨特之處,也沒法可以取悅世上所有人。我們各人的獨特性一方面將我們與其他人分別出來,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期望別人對於自己這種獨特性的肯定。

有一天或某天......
此劇以《想見你》為名,我們很容易望文生義,以為那只是一般時空穿越的愛情故事。不過此劇的英文名字Someday or One Day卻又可以引伸出更多的推想:那是代表著對過去或未來的期盼,一種可以改變未來的可能性。並且這種改變卻是我們能對於不同特質的人予以尊重,有更多包容性,也不必以甚麼奇異的眼光去看他們。正如王詮勝在劇中的一句話可能是此劇「Someday or One Day」的意思:

希望有一天,這個世界會變得不一樣。
不管我喜歡誰,都不奇怪。

最後要提的是:此劇三位主角也演得十分出色,特別是女主角柯佳嬿同時飾演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角色,並且兩個角色也有不同的改變和層次,感情流露表達得十分細膩,再加上故事觸及不同年代的高中生和大學生的成長故事,自然引起不同年齡層的觀眾多一份共鳴。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