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0gicist

保马

什么是民意?谁能代表民意?现在又是谁代表了民意?

写在最前——如果还在讨论“应该不应该实行民主”这种“古典 ”的问题,那你真是老“古典”了。现代政治更关注的是“如何实现民主”,包括中国共产党(1共与2共)。


一群人(大部分人)同时发出的声音算不算民意?这里的重点不是“同时”,而是“发出的声音”。

”反送中“(可替换成泛民派的压倒性胜利等)是谁发出的声音?这种声音能不能代表民意(或者说其阶级利益)?如果你说“反送中”是大部分人发出的 声音,那这种声音就真的能代表民意(其阶级利益)吗?

首先,谁是大部分人?这大部分人都是谁?

如果这大部分人是底层人民也必然是底层人民(打工仔,如服务员,快递员,普通司机等),那么“反送中”(可替换成泛民派的压倒性胜利)能代表他们(即底层人民)的阶级利益吗?

即使反送中(或泛民派胜利)成功,底层人民该打工的打工,该买不起房的还是买不起房,根本没有任何改变。有人会说了,如果不反,那么会过的更惨。先不讨论此文也将不讨论不反送中带来的后果,那是不是说,香港只有退步的可能而没有进步的可能?我在想,香港的基尼系数这么高,反送中(或泛民派胜利)能降低其基尼系数吗?

如果“反送中”(或泛民派胜利)不能底层人民的阶级利益,那这种那种的声音还是民意吗?


那大部分人发出的声音都不一定算是民意,那什么才是民意?——能代表其阶级利益的声音才是真正的民意。


那谁能代表民意?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我们说的每一句话的总和就是民意了吗?只有各阶级中的先进分子才能代表其民意(阶级利益)。

那资产阶级中的先进分子的声音能代表无产阶级的民意吗?很明显不能。只有无产阶级中的先进分子能代表无产阶级的整体利益。(应该会有人反驳说:这会使个人意志消失在一党制中!难道资产阶级给你带来的那种消费观,荣辱观,利益至上的观念就是你的个人意志了?可以说,在阶级社会里,没有人有个人意志,除非你到深山野林里生活)


那反送中(可替换成泛民派)是哪个阶级的先进分子的声音?无产阶级?资产阶级?

资本家说:工人要延长工作时间——那是资产阶级的民意。无产阶级说:工人的工作时间要减少到合理的工作时间——那是无产阶级的民意。

xxx说:我要反送中——那是yyy的民意。

以上的xxx是谁?yyy和xxx是不是同一人(同一群体)?据我观察,xxx里包括香港的资本家、无产者、小资产阶级。那yyy是谁?

  1. 设yyy为资本家。把香港的阶级矛盾转移到中国大陆,把中国大陆的阶级矛盾转移到香港问题上,增加大陆内的民族向心力而忽略大陆内的经济问题,从阴谋论的角度上讲,这是两岸资本家的合谋(应该不是合谋,准确的说是各取所需)。假设成立。当然,大陆的资本家和香港的资本家会有利益上的冲突,但不妨碍这个假设的成立。(题外话:香港的金融地位对大陆来说是无法代替的,如果以温和的方式解决不了,那中国大陆的统治阶级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行动?动武能否恢复香港以往的金融地位?)
  2. 设yyy为无产阶级。反送中能给无产阶级带来什么?假如反送中成功了,就可以不送中了是不是?这很搞笑啊,真把自己当回事,大陆还会送你这个屁民的中?所以说,即使反不反送中,香港的底层人民都没有机会被送中了——而且在香港呆着难道会好过“被送中”?反送中根本不符合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假设不成立。假如你说打砸抢的人是无产阶级,那趁机发一波财那确实是符合其阶级利益,但这不可持续,所以排除这种短期利益。
  3. 设yyy为小资产阶级。可能会因此得到留学的机会(仅仅是猜测,无明确证据证实)。可能会继续利用法律漏洞(送中条例不成立前都有可做某些工作的空间)。反送中打压香港内的降低房价的声音,大玩政治正确,确保我还在还房贷的套房不掉价。假设成立。

无论如何,反送中都不代表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反送中只不过是某些人喊出来的口号而由此将自身阶级利益代表了全民(包括无产阶级)的利益罢了。


那么泛民是不是代表了无产阶级的 阶级利益呢?所谓的结束一党制,实行民主票选制,那只不过是统治阶级即资产阶级的另一套玩法而已。被资产阶级掌控的民主制度真的能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吗,很明显,不可能。只考虑政治斗争而忽略了经济斗争,是不可能带来任何改变的。生产资料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上,不去摧毁旧有 的经济制度是不可能有任何改变的。(可能会有人反驳我,但我要把道理说明白可能会很冗长,这里就不讨论了)


最后,我想问一下香港的左派你们在哪里?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了吧?

民意

贏就是贏,沒有But。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