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时刻

走过路过,游过玩过,品过尝过,思过想过,一笔带过。

最陡街道,勇敢居民

發布於

丹尼丁市区内,除了许多苏格兰风格的建筑外,还有一处很知名的街景,就是号称世界上最陡居民区街道的鲍德温街(Baldwin St.)。这条街道的名字取自19世纪末奥塔哥议员和新闻报纸创办人威廉·鲍德温(William Baldwin),当年正是鲍德温负责这一地区的划分。

这条街道是来新西兰南岛自驾游的旅行者们必到的地方。在到达丹尼丁的第一天下午,天上时有时无、零零星星地下着小雨,我们来到位于市区东北山谷区(North East Valley)的鲍德温街上闲逛。

鲍德温街是一条短而直的街道,它全长只有大约350米,不过落差却达到了惊人的70米。站在街道下面的街口,抬头望去,街道起始段比较平缓,然后便一路向上翘起,直通小山坡上的另一条横街。根据吉尼斯纪录的有关数据,鲍德温街最陡那一大段的坡度约为1:2.86(19°或35%),即水平方向每前进2.86米,垂直高度就提升1米。显然,以这样的坡度,爬上去可是要费些力气。

街道上没有人影,也没有车上下,只在下面较平缓的部分有几辆车停在路边。来到这里就一定要走到高处看看,见街道路面外两边都有人行道,左边的人行道是斜坡,右边的则是台阶,我便先走向斜坡这边,而家人们则选择有台阶的右边人行道,并招呼我过去。我犹豫一下之后,便跟了过去,后来证明这个选择是明智的。

一路向上走,看到街道两边一层层都是住宅,大部分住宅是两层小楼。楼前靠街道一侧,通常是停车位或是一小块绿地花园。陡峭的街道是这条街上所有住户的唯一进出通道。因为这天是节假日,天气也不大好,门前都停着车,看来都没出门。当我喘着粗气走过最陡的一段,踏上最后一小段比较平缓的街道时,听到身后传来巨大的引擎声,回头一看,一辆出租车正加大油门向上冲来。在从我面前经过时,可以看到副驾驶座有一位女乘客,而司机正用骄傲的眼神向我们看过来,显然,这一路冲上来也真不容易。一些自驾游的游客也会驾车来试试身手,我们有些胆怯,没敢试。

在这世界最陡街道上开车不易,步行也不易。据网上介绍,从1988年起,每年夏天都在这里举办一项赛跑比赛,从下面的街口到高处的街尾跑一个来回。每年都吸引数百竞技者参加,全长350米的距离,比赛的最快记录是一分五十六秒。计算下来是每秒3米。而我们却是花了近十分钟,才气喘吁吁地到达街道最高处。算起来每秒半米略多,比乌龟还是要快些吧。

街道最高处是一个丁字路口,铺有碎石的横向窄道不知是通向何处。正对街道靠山壁处摆放着一把公园长椅,整个山壁和长椅一起被绘上这条街的街景和一些很漂亮的花鸟图案,使得街尾也成了一处难得一见的美景。

站在街尾回头向下望去,街口已在远远的下方,整条街道如一匹长长的灰布般铺展下去,但却只能见到上下两段,而最陡的一大段像是被折叠起来一样完全不可见。此时,刚才冲上来的出租车又从横路开过来,在街尾处稍稍停顿了一下,像是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然后便飞驰而下。如此陡峭的街道,汽车平稳开下去似乎也不容易,一不小心就会翻滚下去。据说,当地人为了大力宣传以吸引世界目光,每年都在这里举办巧克力糖果滚落赛、网球滚落赛等慈善赛事,应该是以滚得最远或最快为胜吧?但没有汽车赛,翻滚的汽车能不能赢过开下去的汽车?估计没人试过。

看完风景,我们开始向下返回,在路过最陡一段时,对面斜坡人行道上来了三个男青年,应该也是来游玩的,他们可能没想到那边的人行道会突然中断,被一大片茂密的树丛拦住了去路。这时,其中两个人试探着走上陡峭的街面,小心翼翼地横过街道,来到这边的阶梯人行道上。最后那个年轻人却在犹豫,看着被细雨淋湿的道路,不敢抬脚。这时,我正在拍照,便对身旁的妻说:“街道太陡了,又湿滑,万一脚一滑,就会一直滚下去啦。” 不知对面的年轻人是否听到,或者,他内心里也正在这样想着。只见他在那里犹豫,始终不敢出脚。

很庆幸,处于如此境况的不是我。我一边下行,一边不时回头看着他,可以看出他几次作势向前伸腿,最终也没有踏一只脚上车道。看来,他已经被自己的想象吓住了。直至两个年轻人从高处下来,一阵笑声传来,那位年轻人才算是脱离困局,也隔着街道跟随一起下行。他或许一向谨慎,或者这天他穿了一双比较易打滑的鞋子,总之,他宁可被同伴耻笑也绝不拿生命来冒险,也算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

确实,陡峭湿滑的街道,一旦下滑,结果难以预料。一些冒失的年轻人可没有那么谨慎,常常在这里玩得花样百出,也曾发生过严重事故。2001年两个奥塔哥大学的学生,坐在一个带轮子的大垃圾筒里从高处冲下来,在低处撞到停在路边的拖车上,其中一位19岁的女学生当场毙命,另一位学生头部严重受伤。

像这么陡的的街道也确是难得一遇,因而常有司机来此挑战自己。就在我们接近下方平缓路段时,又有一辆皮卡车从下面开足马力冲了上去,在街尾处调过头来,又勇猛地冲下来。车来到下面平缓处停住,一位健壮的男司机走下来,整理了一番衣裤后,便斜靠着车尾,点燃一支香烟,仰望着街道,那神情就像登山运动员望着被自己征服的山峰一般。

我突然想到,在这条街道上开车,如果半中间有猫狗突然横过街道,估计没人敢刹车避让;此外,今天还只是一点点蒙蒙细雨,已经让人觉得路面湿滑,如果是遇到大雨,或者冬天下雪,路面冰冻,这条街道上的居民该如何进出呢?家中若有老人幼儿,他们又如何出行?虽然没能与居民交谈,但我认定,住在这条街高处的居民,应该都是最勇敢、最乐天达观的城市居民了。

《新西兰游记:随笔天涯之外》34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