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1 articlesIn total 88496 words

护工日志jan.2023 nz

yuanyuanyuan

0101 下午五点半到八点半,短班,上完就是两天假。在area11&12。有个第一次见面的搭档,在新西兰出生长大的斐济女孩,20岁,叫liz,她的耳后纹着四个中文:荣智喜爱。她干净明亮,没有东亚人的弯弯绕绕,让人很舒服。我们一起做了nada, afa, luce和harry的bed bath。

1

新疆memoir

yuanyuanyuan

一次预演

1

新西兰护工日志2022

yuanyuanyuan

供认状

2

2020肺炎日记

yuanyuanyuan

20200121 妈的我感冒了,根据过往经验,这是冬天回到家水土不服的症状,这里的寒冷,潮湿,还有日积月累的灰尘。当然我的确在动车上暴露了五小时,来回X松家的出租/公交各暴露一小时,以及最后回家的大巴,我和琪琪只睡了一小时去赶早班车,休息不好免疫力会下降。

进厂日志及炸号前后

yuanyuanyuan

我在七月入选宝安区总工会主办的“青年工会人才孵化营”,于八月初来到深圳参加理论培训,工厂实习和工联会实习三位一体的人才培养计划,以下是我在一周的理论培训结束后进入一家电子产品加工厂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三同)两星期所写下的日志。8.11进厂 我在前晚听过小青(和平工联会)的yk...

开张

yuanyuanyuan

上一次来这儿是六年前,卫星城D门,我还记得骑着自行车穿过入口时的隧道感和不远处地面上金纱似的阳光,那应该是在大一暑假,我来这里面基,他高二还是高三,忘记为什么了在另一个县读书,比我高一些,很瘦,下楼来接我,他家在门口保安亭右手边尽头那栋,爸妈不在家,我们或者我坚持生硬地坐在他们家...

拜访刘姐或大喜

yuanyuanyuan

刘姐大喜其实并不喜欢大家叫她大喜,她喜欢被叫作刘姐或者刘阿姨,这是一个关键的提示。这是R告诉我的,T那边可能也知道(那是她们之间的关系),但大喜一直被这么叫了下来,便于宣传,好记上口。这么一个要求便是刘姐真实的喜好一瞥,这个真实的她在我们拜访时并没有太多地显露出来。

秋毫无犯

yuanyuanyuan

2020年1月24日,年三十,黄石封城; 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楷楷家所在的花湖区被封; 2020年1月31日,大年初七,楷楷所住的小区被封; 2020年2月1日,初八,在你县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我家所在小区的出入口也由戴着口罩的人搬来桌子支起帐篷并竖上一块告示牌:疫情...

今天出太阳了

yuanyuanyuan

初五..吧今天,太阳出来了,它像一种召唤。我去了梅子山,小学时全年级去那里给烈士扫墓,到初中夜晚的梅子山又生产出若干艳情或惊悚的故事,高中和好朋友去山上的百盛塔边聊天,大学毕业这几年,据说政府贷款百来亿修木头栈道,山腰广场,铺路,翻新,改造成了如今的梅子山公园,我最喜欢的是漫山修长的松柏。

我成了身份不明的人

yuanyuanyuan

2019年11月24日,刘姐从厦门来找我们玩。这当天日记的一段节选,由刘姐电话朗读,讲述了她在动车车厢放松坐下前所经历的“层层凶险”。文字版(听录): 进安检,又遇到了麻烦,我也就紧张,额头上沁出了一阵冷汗,没办法,过不了关,只好听候发落,这次拦我的是一个胖胖的妇女,是铁路职工,...

开天辟地头一回

yuanyuanyuan

今天去办公室赶了一天材料,就是把装订好的验收材料全部拆开打印两份再把这三份原样装订好。项目分为五部分,每一个部分都有一个政府人员负责验收,到第五部分的时候,因为它包括了前四部分的内容,所以要求我们把前四部分的内容全部再打印一份。峰峰昨天一份份拆开打印复原在打印机边站了一天,完成四分之一。

黄阿姨

yuanyuanyuan

黄阿姨说要去酒吧喝酒,周五晚上,第二天休息。他想着要出去喝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他还在纠结,“那个地方一点钟就关门,我到那就十一点多了,现在还没地铁真烦” 他到底在纠结什么呢?鸡肋社交?不情不愿的酒友但聊胜于无?还是他怕我担心?还是他担心自己?

红英

yuanyuanyuan

晚上和她一起散步,聊到小舅舅,她说亲戚间戏说2000年生的凯凯都可能比我先结婚。我便抓住机会给她打预防针。我嬉笑着说我30岁以前是不可能结婚的,甚至35岁之前都不可能。她哀嚎你骗我!你读大学的时候还说30岁之前就会结婚!我说你放屁我怎么可能说这话!

渴望一场大雪

yuanyuanyuan

一方面《寻找罗麦》刚上映基友看了和我说连基佬都看不出里面有基情,扒王超找不到他的家庭信息以及想到他的电影笔记对欧容特别是多兰的赞赏而怀疑他是深柜,那么他为什么要用阉割的方式来使所谓“同志”出现在中国的电影屏幕上?一早醒来发现新浪封杀homo,继下架圣经,灭内涵段子,整改凤凰新闻(...

清明

yuanyuanyuan

清明那天在龙下,这大概是我第一次去妈妈的老家扫墓,公公说我小时候好像来过一次,但我已经没有任何记忆了。我带着相机,跟在队伍后边。一共去了三个地方,先是公公的爸爸的,接着是公公的妈妈的,姓赖,最后是婆婆的墓,婆婆姓什么?公公没有去,他和大舅舅都留在大舅舅家里,我问妈妈,她也不知道为...

皮包公司

yuanyuanyuan

我将在25岁把包皮割了,这是无可置疑的,因为它已经发生了。他们把给我手术的光头男人叫彭医生,小雅广告说中国援建非洲的东西里边有两个非常有名,一个是冷链技术,另一个就是包皮环切,而彭医生,所有去非洲割包皮的医生都是他的学生,而我是他的鸡儿。彭医生的光头不像是自己秃的,看起来是一种造...

送别李文亮

yuanyuanyuan

我们须得各自从所在小区翻墙出去,因为在这个确诊三例的县城里,所有小区都被封锁了。午休时全家被政府的人气势汹汹的敲门声弄醒,说普通话的姑娘却不会说一句“打扰了”,理直气壮地让我妈提供户口本,并且登记一家人的联系方式,完了甩一张临时出入证,意即,从现在开始每家每两天只能出去一人用以购...

yuanyuanyuan

我想起来按摩师傅说我右侧背肿胀得厉害一定是因为爱右侧睡,我不记得是技术总监的大手给你推得很爽还是盲人大叔不知轻重那次,或许两次都有,她们还都说我湿气重,从躺下就决定不会有第二次那家出来后我们吃了花甲粉,甜甜的,我想疫情结束了带你去南昌吃花甲粉,在中山路,酒甜爆辣,烫得停不下来,让...

Dots collection

yuanyuanyuan

我坐在二楼阳台的飘窗上边,不锈钢护网上布满的盆摘把临近傍晚的日光吸收掉大半,在此之前我已经看见了许多征兆,或者说警告,我没有也无法深究它,一切总得继续,我其实是在等待它。突然一股强力拽住我的两手把我整个人拉向斜后方空中悬挂着,与此同时我的下半身被某种巨大的口腔温暖地吞了进去,在那...

张掖的提摩西

yuanyuanyuan

Tim拿出郑远元修脚店的发票好让我找到分店全名以投诉倨傲的店主或者领班,“你看持卡人的姓名是提莫”,他确认之后发出娇宠的喉音,“他真是太甜了,这么说他是专门给我办的卡!” 办卡的人姓余,蒙汉混血,四十上下,住在距离张掖三个小时大巴的内蒙小县城,他和Tim一个月可以见上两三次。

今天小艾要离开

yuanyuanyuan

今天小艾要离开,我们昨晚说好了今天一起出去逛逛。和她商量去哪时我说要不咱们找家新疆餐馆吧,我们还说好了只和宝乐说要去看电影,到时给他一个惊喜。我在地图上找到了一家“新疆喀什饭店”,打电话确认了还在营业。她和工联会午饭的同事再次道别,到一楼等我和宝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