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放題

香港九十後一名。縱處香港本土衰落之象,不少有心人堅持斗室種花,本土獨立與主流文化正經歷一場無聲革命。故欲以紀錄者之志,以文化樂,以樂化文,筆錄時代,書寫文化。

歌單分享:醉生

發布於

若然夢死,不如醉生。上次的歌單好像來得有點沉重,這次既然是「醉生」那就來得輕鬆一點吧 —— 畢竟我們的生命除了壓迫之外,理應還可以承載着更多值得被記錄書寫、值得被透徹感受的事情的。

🖊 封面書法:陳錫 @zzzac

Spotify 歌單

The Hertz《天堂100%》@thehertzofficial

歌的訊息之前另文寫過了,這次集中談音樂。從忍者亂太郎主題曲《勇氣100%》借來的電琴聲先聲奪人,伴隨着零碎的教堂鐘聲,各種典型的赫茲元素便隨之進場:彈着八分音符切分音的 bass、低調地填滿着高頻的 synth pad、勾畫着前進感和聲音質感的循環結他 riff、fade out 式的收結 ⋯⋯ 不算很有驚喜,但音樂上仍然帶着他們那份獨有而温暖的親切感。

特別喜歡那段簡單得來又很 catchy 的結他獨奏,它的不斷出現令歌曲首尾有種很圓滿而 satisfying 的感覺(間奏兩枝結他的「合唱」部分甚至有種莫名治癒的感覺)。不得不提歌曲的和音部分,既帶點五六十年代音樂的影子,同時亦令我想起了許多「人山人海」作品夢幻而甜蜜的音樂氛圍。

張國榮《十號風球》

在接連幾首人山人海的作品之中(單聽和音就認得出了吧),我特別喜歡周耀輝 @yiufaichow 筆下這首醉生夢死的歌曲。從颱風來襲前低壓式的悶熱、寫到十號風球將沿路一切由最低捲至最高的起伏跌宕,周耀輝透過一場來勢洶洶的熱帶氣旋,比喻着一場蓄勢待發將要震天動地的熱戀。

然而颱風風向不似預期(這種感受大家都很明白吧),乘着山雨欲來之勢的颱風最後不了了之無意登錄,就好像結尾那個懸在半空無意被消解的 chord progression 般 —— 吊吊揈唔知想點咁,就唯有苦笑一句:我愛起伏 🙂

(同場加映:周耀輝歌名幽了張學友一默、暗諷着四大天王年代天花亂墜情歌文化的《每天你愛多一些》。)

The Boogie Playboys《仲夏獨舞》《打工仔怨曲》@theboogieplayboys

潮流興懷舊,但懷舊得來又緊貼時代的作品實在不多。其實他們玩開的山地搖滾(Rockabilly)和當下的香港亦有許多類近的地方,畢竟這種起源於 50 年代的美國音樂,或多或少亦是冷戰時期核彈威脅的末日恐懼之下,某種「及時行樂」、跳舞狂歡式的情緒反撲。

「一早講好會係馬照跑,點知家陣每日要戴罩。老友佢哋移民美英澳紐,爭相出走博命到處哨。」輕快的節奏、惹笑的歌詞,何嘗不過亦只是一種苦中作樂、以樂寫愁,底藴帶着千般無奈的情感宣洩而已?

R.O.O.T《人間有愛》@rootband

他們音樂上的精彩大概不用我再多提了(不過好像沒人特別提過那個非常流麗的 synth bass),這次想講主音阿水把玩着不同語言落差的歌詞。大概是華人比較怯於表達愛意吧,明明英文歌寫句「hey girl」、「love is all around」實在平常不過,但譯成母語後(周圍都係愛?喂女仔?)竟卻變得如此突兀(突兀到歌曲 MV 甚至出現了關愛母親的留言)。為何連用言語來表達愛意,在這個社會都會被視為一件如此老尷的羞恥之事?

黃瑋中《旅行輓》@wwcherman

以 5:20 的時間(真浪漫)敍述着一場無花無果的邂逅,結尾那句「你在我的婚宴會是難堪的好友」大概是我聽過最 WTF 的歌詞(但戳中了我的笑點)。特別喜歡 Herman 靈巧而隨心、肉緊卻不做作(這種平衡不易拿捏)的演繹:用力得很有味道的聲母發音、-ou/-au/-yun 韻腳頗為 subtle 的震音、巧妙地利用着發音輕重來抒情的唱腔(猶如一盤冷水的「該醒了」、刻意放輕了的「輕風」)。這種聲音上的玩味與變化,可能就只有在聲韻上特別精巧的廣東話,才能發揮得如此的淋漓盡致。

超能天氣《死物靠近車門》@chonotenki

社會批判與玩味並重的樂隊。雖然描寫着城市人冷漠的歌曲實在屢見不鮮,但鮮會將其表達得如此有趣:那個令人會心微笑的歌題、(我極懷疑是)用 choir 聲做得很似 Mario 關卡音樂的 intro、主音有點兒癲喪的演繹 ⋯⋯ 另外歌曲整體的起伏編排,亦有種好像看完音樂劇場的滿足感覺。

MC $oHo & KidNey《跌嘢唔好搵》@official_sochiho @official_huiyin
TomFatKi《點點心》 @tomfatki

可能是 MV 導演風格的緣故,我總覺得兩首歌的底藴其實都是在講述着一整代人的迷失狀態。恃着年少氣盛,人很多時都會對自己和世界理應如何有着幾分的執着,直到後來才漸漸發現到自己根本無能為力(「點點心搵阿姐講你聽:蝦餃魚蛋都冇曬。」)。

好像是時候放棄了,但就此放棄又好像有點心有不甘。「相信有日我唔再跪低,希望有日 everything will alright。」、「或者等多三五七年,失驚無神佢又會自己出現。」或許在過分偏執與自暴自棄之間,還存在着某種繼續堅持但又不太寄予厚望、介乎希望與絕望之間的生存態度。

達明一派《It's My Party》@tatmingpair31

其實有些歌曲解釋太多就會失去它的樂趣,容我就此引用裡面周耀輝的一句歌詞吧:「前塵未定派對不停,年年月月我跳我的 —— 叫生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歌單分享:夢死

歌單分享:跌落無垠宇宙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