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y

Matters 唯一官方帳號

「此刻,我在香港 」| 現場親歷者的記錄收集

2019年11月11日以來,香港運動中的衝突再升級。

一些此刻在香港的寫作者,在 Matters 記錄下他們的親身觀察與感受。他們當中有去香港中文大學唸書的大陸學生,也有老師與記者。

我們把它們整合在一起形成文集,之後會持續更新,希望能夠為讀者提供多一個了解「香港到底發生了什麼」的信息渠道。

也想向作者們致謝,謝謝。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留駐獨家村

剛走到五旬節低座,發現一位朋友急急忙忙從善衡腳下跑上來。之前我與這位朋友在關於中國的問題上有過長達幾個小時的交談,覺得這是一位有趣而熱心的「廢青」。看見他,我驚訝又擔心,於是一時語塞,只能給他說,你小心啊;他也大概給我說,前面現在好緊急,需要幫手,需要水……他問我去哪裡,我說我返宿,他遲疑了了一下,說宿舍安全些,於是我們又匆匆在五旬節樓的橋那裡分別。
我覺得十分愧疚。他把我當成「戰友」,希望我能提供些幫助,我卻總是顧忌著自己的紅色護照所可能產生的不明後果,在他希望我能去幫忙的時候匆匆趕回宿舍。於是我只能在心裡祈禱剛才買的水已經送去需要的地方。

一名在港陸生:中大成了戰場,我只關心淘寶搶購的商品何時到家?

民調顯示超過半數民眾願意接受radicalization。那我作為一個局外人,當然最好是閉嘴,讓這個城市生活的人去選擇他們自己認為最重要的東西,他們知道什麽是對自己好的。
後來,我反覆告訴自己,這個城市是好是壞其實也與我無關,一張機票就可以回內地,我之後也不會留在這裡。這麽想讓我如釋重負。就像現在,當我看到在淘寶雙十一搶購的化妝品明天就能到家時,那種快樂,好像也抵消了八公裏以外中大戰場帶來的難過和憂愁。
但這個時候,我又感覺無比悲哀,清醒地意識到自己是在躲進犬儒的保護殼,用消費主義來填補公共議題上的虛無。我相信給雙方潑冷水是重要的,但當在fb上看到煽情語氣把私了者美化成勇士的言論,又或者微博上最高讚的“留港不留人”的言論,都會覺得非常無力。他們隔空對罵,而我也永遠無法叫醒裝睡的人。更可怕的是,我不願意在做這件事情了。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想起自己當初來香港的本心,用新聞、信息公開和溝通來促進人與人的對話的理想。

香港中文大學老師:作為一個老師,目睹防暴警察攻入大學校園

警察和學生,你來我往,有警員趨前,扯開手擲催淚彈的鎖匙,拋進學生群中,那白色的濃煙升起,有時以槍枝射催淚彈,那彈藥可以進入校園深處達百餘米,連網球場上也升起白煙。
決戰至2時半,戰況變得緊張,學生的傘陣緩緩移前,警方再發放催淚彈及橡膠彈,學生一次過扔五支燃燒彈向警察方向,在混亂的催淚煙霧之中,警察忽然突破了界線,一舉衝前,奔進校園範圍,一邊開槍,一邊制服了四個學生,其他學生狂奔走避。

記者現場記錄:當香港中文大學的校長也吃了催淚彈

校長段崇智姗姗來遲,他於傍晚到達警方防線,與警察商討,原計劃提出以校園保安及義務老師守護天橋以免雜物再擲入路軌及公路,但學生不滿,聲稱兩日被捕的十個同學,也有學生眼部受傷,希望校長向警方要求釋放學生。「放人!放人!」
校長表示,會到警察局找學生,但由於校園內及附近所有交通都被路障阻礙,他的座駕停泊在警方防線的二號橋之後。當校長步近警方防線,學生表示:「要光復二號橋,呼籲同學帶上裝備。」我嗅到大戰之前的氣息。
段校長步向警方防線,學生緊緊跟隨,警方遙遠用揚聲器大喊:「段校長你別過來,你後面很多暴徒帶着武器!現在不是談判和對話的時候!」當時有人向警方防線方向射雷射光,警方指控這是「普通襲擊」,因而開了催淚彈,學生於是從山坡上擲下燃燒彈回應,警方於是向山坡上開橡膠子彈及催淚彈。段校長一行人唯有後逃,場面混亂,記者也在催淚霧中找路,險釀人踩人。

文集會通過下方的「關聯」功能持續更新,大家還可以通過文章題目右邊的「分布式入口」按鈕,找到可自由傳播的節點鏈接。

謝謝作者。祝願平安。

圖片來自〈留駐獨家村〉,攝影者:睡之

写在区议会选举投票日

全是灰燼

那夜,香港的火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