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中環遊戲(66)

發布於
自從去台灣見完 Cindy、解開咗個「謎底」之後,我就一直圍繞住今次呢件事,喺度自己同自己兜圈。喺呢件事之前,我從來冇諗過,Cindy 對我原來咁「重要」,就算當年考慮同佢喺埋一齊嗰陣都冇咁諗過。

十年

越是好看的女人,越會騙人。

「我阿媽唔係殷素素,從來冇教過我呢樣嘢,所以我舐晒嘢亦屬正常……」

「唔撚係啩.jpg,枉我自命閱女無數,結果都係死喺個女人手上……」

「一個係咁、兩個係咁;原來上帝發明韓國女人,係為咗玩我……」

自從去台灣見完 Cindy、解開咗個「謎底」之後,我就一直圍繞住今次呢件事,喺度自己同自己兜圈。喺呢件事之前,我從來冇諗過,Cindy 對我原來咁「重要」,就算當年考慮同佢喺埋一齊嗰陣都冇咁諗過。

Cindy 今次呢件事,係壓斷駱駝背嘅最後一根稻草,原本只係一單平平無奇嘅合法商業欺詐,佢甚至保證我唔會有任何損失,但唔知點解,佢喚醒咗我一個埋藏咗十年嘅「計時炸彈」 — 我討厭香港,我返嚟因為香港係一個我可以生活落去、而同漢城 within 三個鐘飛行範圍之內嘅城市。

「既然銀美同我已經一刀兩斷,漢城亦都改咗名叫首爾,咁我仲留喺香港做乜?」

呢個諗法一出,所有事情都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問題係,我而家經已冇離開香港嘅本錢 — 最起碼,我有個喺香港土生土長嘅老婆,只要佢一聲話「我唔走」,咁我諗乜都冇用。


台灣返港後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足足一個星期,我就係咁戇實實行屍走肉咁過咗一個星期……

「你真係冇嘢吖嘛?」喺屋企食早餐(早啡)嗰陣,Winnie 問我。

「冇……冇嘢呀……」我心不在焉咁答佢。

「你自從去完台灣見完 Cindy 就一直唔聲唔聲咁……」佢個樣有啲擔心。「仲擔心緊 Daehwa 嘅生意?」

「少少啦……」我求其咁答佢;然後,大家回復平靜。事實上,我哋絕大部分時間,仍然處於唔揪唔採嘅狀態……

Winnie 當然唔知道喺台灣發生嘅事、甚至唔知道 Cindy 出賣我嘅事。佢要等到我哋離開咗香港後,我先至慢慢將整件事話返俾佢聽。至於其他同事包括 Christine 在內,亦都唔知道 Cindy 呢件事。

因為我實在冇勇氣去講呢件事出嚟。

唔係面子問題(唔係問題嘅全部囉),係我不知從何說起,更加唔想聽任何有關呢件事嘅評論 — 事實上亦都唔會有好說話聽,一係就 Christine 嘅「I’ve told 9 you so」、一係就 Winnie 想安慰我但又唔識安慰我,兩者都唔會係地球上最悅耳嘅聲音。

我唔需要別人嘅安慰,更唔需要俾人教訓;我需要嘅,係一個人喺冇人騷擾嘅環境下、自己去面對呢件事。只要有空間俾我去面對自己、重整自我形象,十零廿年後,我就可以消化呢件事、get it over with。

喺整件事嘅層面上,呢單嘢係毫無懸念嘅 — Cindy 借一個巧合之機動手腳整頓阿都,呢一 part 完全成立無任何疑問;呢個人係唔係我、同件事真係冇乜關係;could be anyone。但問題係:而家俾人擺上檯借嚟過橋嘅,係我;過我一棟嘅,係 Cindy;咁樣,成件事就唔同晒……

我失落嘅第一個原因,係諗起 Chloe。佢當年不下 N 次要我小心 Cindy、以過來人嘅身份勸諫我唔好太信任呢個人、甚至要我承諾唔會同佢一齊(雖然呢點不無私心,試問一個女人又點會甘心睇住自己個好姊妹同自己個男人一齊?);我要十幾年嘅日子、兼自己舐一次嘢,先至完全明白佢當日嘅心意。

第二個原因,Cindy。我唔明白,點解自從喺台灣撞返佢之後,會對佢咁無條件信任 — 無論公私都係。我連我老豆老母都未必咁信任,但我竟然對 Cindy 一啲戒心都冇。作為一個喺職場碌咗咁多年嘅老海鮮,我竟然犯上呢啲咁嘅低級錯誤;呢一點實在罪無可恕。

第三個原因,都係 Cindy。我唔敢用個「愛」字,但我好肯定,我哋都曾經喜歡過對方。感情係件好奇怪嘅事,其他嘢嘅剩餘價值如果得以好好利用的話,咁就係件好事、係環保;但感情嘅剩餘價值如果被利用的話,就只會連之前嘅感情同回憶,都一併摧毀。因為,感情講求嘅,係「純度」,唔係「利用度」。

最大鑊嘅係,整件事挑起咗我對香港、對營商嘅厭惡 — 你可以話我膠,但係 Cindy 呢件事,令我對一切商場上嘅爾詐我虞感到非常煩厭。十年前返嚟香港嗰陣,我根本就唔係咁嘅人;係我自己一手將自己扭曲、嚟迎合呢個社會、嚟搏上位。每次變少少、每件事變少少、每遇錯折又變少少,十年後回頭一望,我已經完全唔認得我自己。

而家……似乎我唔想再繼續扭曲落去……但談何容易……

畢竟,我目前所擁有嘅,係用我十年光陰換取返嚟嘅「成果」;要放棄,即係放棄自己十年嘅努力。十年,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可以俾我去浪費?


六月,世界盃月。

我等咗呢個月好耐,睇波固然係原因,但更大嘅理由係:我可以攞正牌以睇波為名、免得過都唔返公司。有會開我照開、有 event 我照出現,但真係唔想日日坐喺公司做做做,更加唔想諗「生意」呢兩個字。

公司運作正常,Daehwa 嘅生意亦都正常。Cindy 一如承諾幫我向韓國總部解話,我嘅「調查」好快就完成,結果當然係 acquitted,一切回到正軌。

除咗我自己之外。

在此之前,我從來未試過因為一件感情以外嘅事而耿耿於懷咁耐……

「點撚樣呀你?!」話說我同 Christine 仍然維持只係我哋兩個嘅飯局,亦即係而家。「去一次台灣就死晒狗咁,你同隻 alpha bitch 搞乜呀又?!我仲有兩日就 last day 喇,你俾我走得安樂啲得唔得?!」

「走得安樂啲……」我笑佢。「你死喇咩?!」

「我就俾你監生激撚死啦!」佢啤住我。「都唔知你做乜撚嘢成條隔夜油炸鬼咁……成公司嘅人睇你頭、睇你開飯㗎!生性啲好唔好?!」

「有咩咁唔生性唧?!我咪繼續做緊生意囉……」我抗議。「想我點喎你哋……」

「同 Cindy 傾得好唔愉快咩?」知我者莫約 Christine。「冇 friend做 嗰隻呀?」

「我知你為我好、好錫我……」我老實答佢。「但我唔撚想聽你教訓我囉……」

「我都冇話要教訓你……」佢和顏悅色咁講。「想睇吓你有乜唔開心啫。」

於是,我將 Cindy 件事講俾佢聽;其實我就算唔講,佢點都估到啲。

「唉……估唔到連你都逃唔過呢一劫……」佢聽完後冇評語,只係講咗句咁嘢。

「咩劫呀?」我搲晒頭。「你幾時學識算命㗎?」

「算咩命吖……」佢嘆咗口氣。「仲記唔記得我大半年前去 New York 做嘢嘅原因呀?(我點頭)我啲錢俾個衰人滾晒係原因之一,但唔係全部。錢唔見咗可以搵得返,但係……阿仔呀,我擔心你好似我咁冇晒鬥心呀……呢樣嘢好奇怪㗎,有時冇咗轉頭就會返嚟,有時冇咗……以後都唔會返嚟……就好似我咁……」

我冇答佢,只係把玩住我隻酒杯。

「你知我把口唔收,成日都 alpha bitch 前 alpha bitch 後咁叫佢,你亦都知我唔係太鍾意佢;」佢繼續講。「但我都有眼見,你同佢咁多年嚟感情都唔錯,而家搞成咁,你一定好心痛。其實你而家嘅感覺,我又點會唔明喎……」

「只不過……」佢有啲欲言又止,可能係驚 hurt 到我。「只不過……無論係阿美定係 Cindy,佢哋都已經係過去式。Cindy 就算同你幾好朋友都好,始終都只不過係普通朋友關係,更何況如果你哋舊年唔係喺台灣撞返的話,佢根本晨早就淡出咗你嘅生活。你眼前,仲有更重要嘅嘢等緊你……」

佢講完後,我望住佢,但佢冇再答我。

眼前……如果 Christine 係講公司的話,喺現階段,我真係冇乜興趣再講落去。

如果佢講嘅係 Winnie……其實,我唔係唔想同佢好好傾吓,只不過,大家冷戰咗太耐,要講和,實在不知從何說起……


如是者,又過多十日八日。

世界盃有樣嘢好,就係一足足一個月,你毋須搵任何節目 — 每日三四場波,對於一個球迷嚟講,仲興奮過每日睇三四套 AV(有咁好體力先算啦)。南非同香港時差只係六個鐘,睇波時間尚算理想;於是每晚我都會喺電視前面打墩。

某夜,當我哋(冇錯,Winnie 都睇波嘅)如常喺屋企睇頭場嗰陣,我同 Winnie 嘅 iPhone 同時響起,有 email。

細佬、Winnie:

我離開香港、去美國醫病喇!你哋唔使搵我喇,我 send 呢個 email 俾你哋嗰陣,已經喺飛機等緊起飛喇!抱歉不辭而別,因為我好怕喺機場別離嘅眼淚。你哋都知我唔係啲咁嘅人,就由我瀟灑埋呢次啦!

我唔知今次要去幾耐,或者仲會唔會返嚟,可能輪到我喺美國識到個靚仔男朋友、唔捨得返嚟呢!Who knows!我咁重要,冇咗我喺公司,你哋一定會好忙㗎喇!但忙還忙,記住好好保養身體,唔好好似我咁,捱到病咗都唔知呀!

仲有呀,醜人就等我做啦!你兩個呀,仲要鬥氣鬥到幾時呀?!好心你哋啦,加埋成七十歲都仲兩個細路咁、玩唔揪唔採玩小氣!大個仔大個女㗎喇,有嘢唔開心、咪唔啱講到啱囉!記住呀,做夫妻做一世㗎,唔好為眼前嗰小小嘢破壞感情,唔值得㗎!

如果 PR 生意真係做得唔開心的話,其實你哋仲有機會可以重頭嚟過。好好考慮吓究竟乜嘢先係自己最想要嘅,唔好俾眼前嘅紙醉金迷景象迷住。除咗錢,人生仲有好多嘢值得你哋去花時間嘅。

唔講咁多喇,再講連我自己都覺得噚氣。好好保重,遲啲見。

Love,
姐姐

睇完呢封信後,我哋兩個成場波冇出過半句聲、亦冇認真睇波。

Christine 係我喺韓國認識、仍然有聯絡嘅最後 contact;呢十年來我哋亦合作無間。佢嘅離開,標誌住一個時代嘅終結。

「不如我哋出去兜吓風?」我提議、Winnie 點頭。

我將車揸咗上寶馬山、我哋間中會去嘅「睇景位」,然後泊好車落車食煙。

扯完一支煙後,我同 Winnie 講:

「不如我哋離開香港,搵過另一個地方重新開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中環遊戲》全集目錄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