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中環遊戲(22)

發布於

見我粉身碎骨還點上一把火

我有幾個娛樂圈嘅藝人朋友,其中不乏大紅大紫嘅,都曾經直接或者間接同我感嘆過,花無百日紅,能夠順風順水一直由年青當紅到老嘅,萬中無一。所以,好多時佢哋都會喺如日中天嗰陣,轉移一吓投資,希望多線發展。

其中,最多藝人喜歡嘅,就係做生意。因為佢哋覺得,生意嘅嘢,做得好的話,唔只一直做到老,甚至可以傳俾下一代。

佢哋唔知、或者知道但唔願意面對嘅係:名利場中固然花無百日紅;但就算商場,真係要將一盤生意經營得頭頭是道、一代傳一代,其實同佢哋想喺娛圈紅足幾十年一樣,萬中無一。

我寫呢個 lead 嗰陣嘅感慨之情,並唔係因為我自己嘅生意。我之所以感慨,係因為我老友兼姐姐 Christine。由於我同佢係喺「漢城」年代認識嘅,喺當年嘅姐姐弟弟稱呼,就一直跟住我哋咁多年;姐弟嘅感情亦然。

呢個人,可能係我喺香港十年日子中,所認識最有 marketing 頭腦嘅人。佢甚至係我事業上影響最大、最重要嘅人;同時亦係我喺韓國認識於微時嘅舊知、媲美至親好朋友。如今,佢面對事業、人生嘅低潮、甚至出現問題;但係我呢個「細佬」,並冇能力去幫助佢……

人生在世最難啃嘅感覺,就係你對你關心嘅人事物愛莫能助所帶嚟嘅無力感……


同日晚上八點。

辦公室外風雨雷電交加,辦公室內嘅我,內心亦風雨交加。唔知發生咗乜事嘅Winnie,正喺佢房一邊做緊嘢、一邊等我嗌收工,然後去食飯。但係此刻,我實在冇心情做任何嘢、應酬任何人……

一個鐘前。(承接上一集)

「唔緊要啦,你有嘢做緊要啲;」我安慰 Christine。「係呢,之前冇聽你提過嘅?接咗個大 project 要親身去招呼客人?去邊度呀?又係韓國?」

「唔係呀,今次去紐約。」佢答我,把聲仍然非常落魄。

「嘩!連美國 job 都俾你接埋,使唔使咁國際化呀!」我想緩和一吓電話中古怪嘅氣氛。「你玩晒啦!俾條生路我哋呢啲公司仔行吓好喎癲姐!」

「Job 乜鬼吖……」佢有啲欲言又止。「其實……我今次去,係 take up 一份三個月 contract 嘅 temp job 呀……」

Christine take temp job?我唔係好相信我啱啱聽到嘅嘢。

「Temp job?」我狐疑。「熟人嚟㗎?你過去幫朋友手三個月咋?」

「我都希望係……」佢嘆咗口氣。「可惜,朋友的確係朋友,但我唔係因為幫佢。我需要去搵錢嚟維持生計……」

公司生意唔好、要食榖種,我明;但點解要去做份 temp job 嚟維持生計呢?我認識咁多年嘅 Christine,雖然未至於大富大貴,但點講都好,佢都一定係中產以上嘅水平、揸 Benz 住羅便臣道著 Ann Dem 戴卡地亞嘅人。點解要搞到咁……折墮呢?

但係就算幾熟嘅朋友都好,問啲咁敏感嘅嘢,需要嘅技巧好高 — 先唔好去講人哋願唔願意同你分享呢啲咁敏感嘅事情,喺一個未知破壞程度嘅環境之下,去問人哋切膚之痛嘅嘢,亦都好需要一啲技巧,同埋同理心。

「姐姐呀,其實……發生咗啲咩事,可唔可以講得俾我聽㗎?」我一直覺得,咁多年嚟,其實我對佢嘅關心,並不及佢對我嘅關心;呢次正好等我補足一吓。「或者,我可以幫到你呢?就算幫唔到,最起碼我都可以幫你分擔一吓啩……」

「唉……我都唔知應該點講……」佢講嘢嘅聲調開始變,我感覺到佢應該喊緊。「Jonathan……Jonathan 佢……穿咗公司櫃桶底,攞晒公司啲錢走咗路……」

Jonathan 係 Christine 嘅多年生意拍檔,曾經「曖昧」過吓,但冇下文。話時話,點解叫親 Jonathan 嘅都係仆街嚟嘅呢?我識嘅咁多個 Jonathan,全部都係仆街,沒有例外。究竟係我識嘅 Jonathan 仆街、定係但凡叫得 Jonathan 嘅,都有返咁上下仆街呢?唔通要過到個「仆街 merit test」,先可以叫 Jonathan?

「佢攞咗你幾錢呀?」我問佢。

「公司數……二百幾萬……」佢越講越細聲。

咪住先,佢咁講……即係唔只公數?

「咁……私人呢?」我好猶豫咁問佢。「講唔講得俾我聽㗎?」

「私人……唉……」佢停咗好耐,我只係聽到佢好深嘅呼吸聲。「今日我俾晒遣散費之後,我……我……得返幾萬銀……」

「你遣散晒你啲員工?」我俾佢呢一著嚇咗一跳。

「係……因為我冇辦法再做落去喇……我起唔返身喇;」佢用一把好無助嘅聲音答我。「其實件事都唔係呢兩日發生,我考慮咗好耐。唉……唔想再撐落去喇……細佬,我好攰呀……嗚……嗚……」

一陣好淒涼嘅喊聲,暫時終止咗我哋嘅對話……

「咁……你有冇報警呀?」我聽見佢嘅喊聲停咗之後,再問佢。「你應該都搵唔到 Jonathan 㗎啦……」

「冇……佢都係好唔掂先出此下策嘅啫……」Christine 嘆息。「……話晒都緣份一場……算啦……」

Christine 喺感情上,其實係個容易受傷的女人。佢唔係濫情嘅人,但每次當佢愛上一個人嗰陣,都會愛得好深,將所有嘢押晒上個男人身上。呢十年嚟,呢類俾人騙財騙色嘅事情,唔係第一次。不過,今次佢真係俾人傷得好深;我完全感覺到佢嗰種痛……

「點解你唔早啲同我講呢?」我相信,如果佢早少少同我講的話,個結局可能會唔同。「可能我幫到你呢……」

「你點幫我呀?」佢答我。「你幫我出糧俾啲伙記,定還錢俾銀行?你都係啱啱先企穩陣腳咋,我點可以拖埋你落水喎……」

還錢俾銀行?Shit!

「你幫佢同銀行借錢?」坦白講,我個心開始有啲驚,因為件事嘅破壞程度,可能超出我估計。

「我加按咗層樓借錢俾佢……」佢好細聲講,好似驚我會鬧佢咁。「我諗,遲啲銀行會收返層樓拍賣……」

我開始明白,點解一向以硬淨見稱嘅佢,會覺得今次撐唔住喇。我亦都明白,點解佢要暫時離開香港 — 我唔相信佢有清理唔到嘅債務,但十年嘅努力一朝化成飛灰,離開呢個傷心地散吓心,都係人之常情。

「姐姐呀,不如你唔好去美國,留返喺香港,過嚟幫我手?」我都開始情急,再顧唔到任何談話嘅「藝術」,好直接咁同佢講咗呢句。

「傻嘅咩!你都係啱啱起步咋,點開咁多 headcount 呀?」佢答我。「多謝你嘅好意,不過,心領喇。」

「驚乜喎!事實上我真係擴充緊吖嘛!」我死撐。「放心喎,我有投資者 back up,頂得住喎!更何況,你又唔係入嚟齋出糧唔做嘢,水漲船高啫,冇問題㗎喎!」

「嗰個係投資者,唔係你老豆呀,佢冇必要俾你亂使錢㗎!」Christine 出大絕打沉我。「你知唔知我幾錢人工先?你一間新公司,養唔起我㗎!唔好傻啦!」

對話喺呢個位再次 dead air。

「細佬呀,多謝你,真心多謝你。」佢先打破沉默。「我知你錫我,不過,我真係唔可以接受你嘅好意;就好似你一年前唔接受我嘅好意一樣。放心啦,我唔死得㗎!我只係想沉澱吓自己啫,返嚟再搵你啦!幫我同 Winnie 講聲唔好意思,祝你哋白頭到老。」

電話收線後,我仍然呆呆咁望住個螢幕,唔知應該點做……

喺過去十年,Chrsitine 唔只一次喺我有事嗰陣伸出援手。如今,我對佢嘅處境,毫無幫助嘅能力。呢一刻,我為我嘅無能感到羞恥。


2009 年 9 月,形勢大好,公司業務正在喺上升軌道上飛馳。

9 月頭兩個星期,可以用「瘋癲」兩個字去形容。單單呢兩個星期,公司就有四個 event;連埋我同 Winnie 嘅婚禮,總共五個 event。人手少少嘅我哋,四個人都忙得不可開交;有時候甚至連食飯時間都冇。

喺呢四個 event 當中,最重頭戲嘅,當然係IT會嘅IT獎揭幕禮暨發佈會。無論台上台下嘅嘉賓,都係重量級人馬;就算場地,亦都唔係求其搵間酒店租個 ballroom 摺埋一二角。呢個 event 舉行嘅地點,正正係九龍最旺嘅 shopping mall。

可以話,呢個 event,對我公司、我嘅員工、我自己、以至我公司以外嘅拍檔,都係一場考驗。究竟,我呢間新束束嘅 Infinity Communications,可唔可以過到呢個 stress test 呢?

《中環遊戲》全集目錄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