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
哈利

爱和温暖

下个星期就要离开

简单的记录,权当草稿

从去年年初就开始计划的去加拿大计划,下周终于要启程了。前几天突然被舍友放鸽子,面临露宿街头的窘境,还好刚刚终于又定下了房间,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起码不那么担心了。

六月底进入假期,我带的班级九月份就升入初中了,下午发录取通知书,希望我们在新的学期都能进步。

这个假期更频繁的回奶奶家,感觉爷爷奶奶今年突然变老了,变得身体没有力气,饭量变得很小。我还记得八月初的一天,我回去时在门口的巷子里遇到爷爷,他穿着麻布衬衫,因为那天表弟也回去,他就去市场买炸鸡。不知道把减肥挂在嘴边的表弟还热衷炸鸡这样的高热量食物吗?但二十几年来,爷爷奶奶一直是这样,半坡东街,羊市街,每家店都想让我们尝尝。

那天天气不错,异常炎热的几天已经过去,多云的天气带来些凉意,爷爷也远远的看见我走来,他停下脚步,抿了一下嘴唇,(最近装的假牙不太合适,大概还得花些时间适应)他就那样站在那里,前几年买的衣服裤子变大了,松松的挂在身上,他真的老了好多,这样的神态,我曾只在其他老者身上见过。他就那样站住,抿了一下嘴,问我怎么来的。“骑车。”说罢,拒绝了我的陪伴,自己往街上走去了。

这样的对话实际上毫无意义,因为我每次回去都是骑车。但如果不说这些,又要说什么呢?有时候回去的人多,餐桌上也热闹,但听来听去,也不过就是几句话翻来覆去地说。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每天都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后来变成两天一次,五天一次,一周一次。渐渐,一两周一次也显得多余了。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带来无可避免的遥远感,我们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亲密,那样感同身受了。几个月前,爷爷奶奶养的小狗去世。小狗走的那天,我们刚好回去,问起来,奶奶忍不住哭了。而我,实际并不喜欢这条被宠坏了的狗,一时竟连安慰的话,都不知该怎样说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