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安

努力創作中 喜歡開發腦洞,如果能讓你對人生有新的啟發,會是我最大的榮幸。

我的格仔餅回憶|第一次自己做格仔餅

不像現在很多人家裡都會有熱壓機,那個年代看到一個傳統的格仔餅機器還可以自己DIY是很神奇的事情,我們都愛擠在那裡排隊自己做格仔餅。

不太清楚記憶中第一次吃格仔餅是什麼時候了,小時候家裡沒有什麼盈餘,別說格仔餅,連零食都是過年的時候才會買來吃,大部份時間都是吃老師給的獎品——漢堡包糖果、同學買零食的時候他們送的。

對格仔餅第一次有記憶是小學畢業的時候班裡說要組聚會,每個人大概一百多塊錢去餐廳租場吃自助餐,一百多塊錢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天價了,說實話不是為了合群的話我真的捨不得花這個錢去酒店吃飯。

那麼多年前的事情當然沒有照片了,我也對我去了哪家餐廳,餐廳長什麼樣子沒有記憶了,唯一記得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做格仔餅,還有喝咖啡。小孩都對不被允許的事物擁有好奇心,小學畢業就彷彿拿到了喝咖啡的通行證,清晰地記得那天我第一口喝咖啡(酒店當然給黑咖啡了)的時候,我深深地懷疑起為什麼咖啡會有人喜歡喝,實在太苦了!

結果現在我一邊打字一邊在喝黑咖啡。
論歲月怎麼改變一個人。

餐廳並沒有店員站在機器隔壁幫你做格仔餅,他們把漿液放在壺裡,我們自己加熱機器,把漿液倒進去然後等待它做好。

不像現在很多人家裡都會有熱壓機,那個年代看到一個傳統的格仔餅機器還可以自己DIY是很神奇的事情,我們都愛擠在那裡排隊自己做格仔餅。

比起味道更加覺得DIY很好玩。

Photo by Polina Tankilevitch from Pexels

一個聚會,對老師跟同學都沒什麼記憶,只記得咖啡很苦跟自己做格仔餅很神奇......

我確實對轉換環境沒有什麼很大的感受,回想起來難怪別人會說我一句冷漠了,不過我需要多難過呢?與當時每天在一起的同學在升中之後也沒有聯絡,誰也對誰不太熱情,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新生活,刻意強調分離情緒,問你為什麼不在意的人類才奇怪吧,我也只是對自己很坦蕩罷了。


那次後我大概隔了很多年才吃格仔餅,記憶中是這樣的,某天路上看到街邊的格仔餅價格很便宜,才賣十幾塊,是我捨得買的價錢,那是一家很有年代的街邊小店。兩個阿姨站在店裡聊天,我上前買了一個格仔餅,她在一個類似保溫箱的塑膠箱子裡把格仔餅拿出來給我,旁邊還有蠻多學生想要買,對於十幾塊的格仔餅我並沒有抱很大的希望,而且不是現場即做的,只要不軟我已經覺得不錯了。

沒想到格仔餅好吃得很!不僅是熱著的,咬下去還是脆的,外面的花生醬跟煉乳並不很甜,還有點咸咸的,一個人吃完一份也不會膩,那個看起來很舊的小箱有保持食物好吃的魔法。

這份格仔餅塑造了我記憶中格仔餅的味道。

現在我當然知道有很多更精緻好吃的格仔餅,也有不同口味跟形狀的,但要說起最經典的格仔餅,還是這家在街邊價格非常親民的店。

可惜的是隨著時間流逝,這家店現在已經不在了。

記憶中真的記得的,想要珍惜的美好,我們到底能抓住多少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格仔餅回憶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