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黄

Music Nerd,在香港读书,即将被社会捶打,在Matters上记录一些流水账

音乐|New Day Dawning-写在Felt告别演出30周年

發布於

三十年前的今天,英国Indie Pop乐队Felt在伯明翰举办了最后一场告别演出后宣布解散。

Felt是一支什么样的乐队?忧郁、欢快、精致、讽刺、散发独特气质、怀才不遇……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乐队在成立之初就带着主唱Lawrence Hayward明确的目的性,决定在79-89的十年间发行十张专辑一炮而红然后即刻解散。听上去年少轻狂,然而他们又确实具有相应实力和独特魅力,可世事总是难以如愿,十年间Felt没有得到应有的反响和重视,即使是后期签约了著名的厂牌Creation Records。也许是因为Lawrence 从来没有为取悦听众而制作音乐。“他的音乐实在是太朴素、太晦涩、太奇异,如此乖张的音乐作品,实在很难支撑起他的宏图伟业。”十年后,Lawrence为乐迷带来十张精致而又各有特色的专辑后兑现了他的解散诺言,留下一个不被大众所知的独立音乐传奇。

年轻的Lawrence Hayward

在这场告别演出中,我最喜欢也是最为惊艳的一首是收录于乐队1989年最后一张专辑《Me and a Monkey on the Moon》中的《New Day Dawning》在歌词中,主唱Lawrence自嘲般地呢喃低语,回顾自己怀才不遇的十年音乐事业和人生,像是大限已到之际向每一个听众问候和道别,让后世音乐家站在他所开辟的道路上迎来崭新的九十年代。3:47起长达近三分钟宛如歌名一样璀璨的吉他solo,像是飞蛾扑火一样奋不顾身的将Felt的终结谱成曲,作为献给下一个十年——世纪末90年代的赞歌。转眼间如今已是19年的十二月,在后一个十年,我们又可以期待什么,祝愿什么呢。

Lawrence的远见被历史证明是正确的。随后的几十年,Felt像许多Cult Bands一样在许多国家都有了狂热爱好者,当年的老唱片也后知后觉的得到了赏识被标上高价难以在市场上寻觅,直到近年厂牌Cherry Red的重版。其独特气质和音色在随后的历史里直接影响C86的萌发,影响了Girls 和 Real Estate 这种地下 Guitar Pop 乐队,以及Belle and Sebastian 和 Manic Street Preachers 这类英伦名团。

解散后Lawrence仍继续着他的音乐事业,建立了Denim、Go-Kart Mozart等新奇有趣的小团,甚至在2011年还拍了一部回忆录片子《Lawrence of Belgravia》(我至今没有找到资源如果有请告知)除此之外他也仍然保持着隐士般低调又怪异的处世态度。然而在为数不多的采访中,你也可以惊奇的发现曾经那个80年代苍白的阴郁少年,如今居然像阿宅一样喜欢日本的原宿系搞怪女歌手彭薇薇(きゃりーぱみゅぱみゅ)


*关于Felt的中文资料非常局限和稀少,这里推荐几篇文章和博客以供了解:

  • VICE出的Felt入门指南(因为VICE挂了这里贴了新浪的链接)

http://k.sina.com.cn/article_2027702851_78dc4a4302700ah4n.html

  • 台湾Felt粉丝Ken的博客-抛开书本走上街(非常多的翻译采访资料)

http://ken73820.blogspot.com/search?q=felt&m=1

  • 台湾Felt粉丝/摄影师Kat的博客

https://kat.com.tw/?s=felt

  • 除此之外外国粉丝JC Brouchard 出过一本小书《Felt:Ballad of the fan》介绍乐队历史,网上可以找到电子版下载
Felt:Ballad of the fan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