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四百零二章 第二夢境 母親(十五)

兩人收拾好了行囊,沙善北戶又拿出一把繡花針,交在 布的手裡,面對 布疑惑的眼神,沙善北戶說道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阿布讓我教你,但是沒讓我幫你打架,有些事情太依賴別人,是成長不來的,這架啊~你得自己打”


“我…只是在想你身上的針怎麼都用不完”


兩人先是彼此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滿是繡花針的地面


“需不需要撿起來?”布問道


“…”


沙善北戶搖搖頭,將針塞進 布手裡,便直接進入拉烙刀裡,然後放聲說道

“別撿了!那針我多的是,怎麼捨不得嗎,你害怕會扎到人喔~想啥,走吧”


布搖搖頭的看著地上的繡花針,表情略有些惋惜的背起所攜帶的包袱,將拉烙刀背在後腰,調整了心態,運起身法,一躍便躍進了草叢,消失在黑夜裏。


學了身法後的 布,跑起步來身子的確是輕盈了不少,原本上顆大樹都要藉著附近的石頭,都要費些功夫,連踩帶翻的才能上去,現下卻是輕鬆了不少。

饒是如此,布仍是小心翼翼的,盡量不要發出任何音量,以免引起守軍的注意。


離開破廟沒多久,便看見上山的道上,已經有守衛站在道上警戒,雖然目標是圍牆,無奈這小徑卻是必經之地,好險這些守衛之間的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每個守軍身旁都有一隻火把,讓整條通往小山邱的道上,都光亮了起來,當然也不僅僅是如此,此時小村也是一片燈火通明,道上已經沒有百姓走動,有的都是官兵在巡邏及盤查。


布匍匐在草叢裏,慢慢的的前進著,最後趴在石堆後頭,觀察了四周,雖然動身之前就知道道上肯定有人把手,只是沒想到人卻是那樣的多,有點出乎意料之外,而從石堆縫隙看出去,隱約看見小村裏的狀況,登時讓 布感到倍感壓力。


“好險已經在上山了,不然以山下這樣的情況,想要逃出去恐怕是很難了”


布仔細觀察了地形及環境,發現 距離自己最近的有兩個守衛,而不遠處肉眼能看見的,還有兩位。


布躲在石堆後頭,數算著對方轉頭擺動的節奏,找尋可以利用視線範圍的空檔,看看是否可以穿過小道,到達圍牆邊。


布發現最靠近自己的守衛,其擺動頭部的頻率比較有規律,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是直視正前方,而另一名守衛,神情略顯疲憊,頻頻打哈欠,想來是連日趕路,太操勞的緣故。


而較遠的兩名守衛,一名一直都是低著頭,不知在做什麼,而最遠的那一名守衛,則是看著小逕的另一端,一直都沒有回頭,似乎在等著什麼似的。


布觀察了好一陣子,不一會兒,終於眼睛一亮,彷彿等到了一個契機,布抓準了最近處的那一名守衛,轉頭看向別處的剎那,而另一名守衛恰巧打著哈欠,其他較遠的守衛低頭的低頭,面向別處的面向別處。


此時稍縱即逝的機會,翩然臨到,等候多時的 布怎能錯過。


“小布就是現在”


“嗯”


布運起了內力,腳輕踩著基本身法,稍稍確認了兜裡繡花針的位子,雙眼凝重撿起包袱,後腰橫背著拉烙刀,拖著 少年呂布的身體,悄然無息的消失在夜色中。


布沿著小徑邊緣,以最近的那名守衛的身子,擋著後頭守衛的視線,雙目緊盯著那名守衛,算準了其回頭的頻率,即時躲近草叢或是大樹後頭。


“這小子,不虧是獵人之子,利用對方的身子,以一直線的方式,遮蔽視線,這樣最大程度只要對方最近的守衛…喔…這身法運用的不錯…這才練習幾次就能如此的熟悉,孺子可教也…!!”


“切…我剛剛說什麼了,什麼孺子可教,呸呸呸,說的什麼話,可能最近是跟 阿布處的太近,都被他影響了,不行不行…我可受不了說起話來文縐縐的,什麼之啊乎啊者啊也啊的,這我可受不了”


沙善北戶在拉烙刀裡無奈的道


“嗯…速度的確比之前快了些,內力的消耗也不大,因該還可以更快一些”


雖然 布躲在大樹後方,藉此再次審視自己的狀態,雖然運行的內力是最基本的內力,但是對付基本身法,也是足夠的。


於是 布稍稍的探出頭,再次抓準了時機,踩著對方視線的空檔,恰恰的壓著其視線範圍之外,悄然無息的掠過,甚至驚險的從最近的那人身後躍過,而對方像似毫無察覺一般,只顧著轉頭,沒有發現 布。


布越過第一人後,第二名守衛,仍是頻頻打著哈欠,像是與瞌睡蟲勉強抵抗掙扎著,對於身後周遭的細微變化,一點都沒有知覺。


踩著輕盈身法的 布,驚險略過第一人後,又輕鬆的繞過第二人及一直都在睡覺的第三名守衛。


終於來到最後一名守衛的身後,布停下了腳步,看了看距離圍牆的距離,已經不遠,只要成功繞過這最後一名守衛,布便可以直接轉向,藉著夜色及圍牆旁的幾顆大樹,翻牆而去。


布悄悄地運起內力,看了看其他守衛,此時距離警覺性最高的第一名守衛,已經有著相當長的距離,除非動靜過大,不然是很難被其察覺的。


饒是如此,布仍是不敢掉以輕心,回頭看了看其他三名守衛,抓準了時機,從大樹後頭閃了出來。


布快速的朝向第四人身後衝去,正準備繞過其身後的同時,那人竟突然回頭,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那人肩膀晃動的瞬間,細心的 布登時就發現其正要轉身。


只見那名守衛轉身的剎那,布避無可避閃無可閃,布靈機一動,右腳一蹬,身體往上一翻。


就在那人轉身的瞬間,布卻以頭下腳上的姿態,從那人的頭頂上翻了過去。


在這驚險的過程中,布雙眼一直都沒有離開過那人,甚至已經在其頭頂正上方,布的上望眼始終盯著那人頭頂,沒有離開。


當然,壓在繡花針上的手,也微微的顫抖,一根繡花針早已恰在手裡,隨時就要發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