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家

自己的故事自己寫

無雙立志傳 第三百八十九章 第二夢境 母親(二)

第三百八十九章 第二夢境 母親(二)

“為什麼,我得去!我不去”沙善北戶拒絕道


“汝乃 布之器靈,汝不去何以…”呂布嚴肅的開口


“停停停…說中文,別老是汝啊某的,我聽不懂,我不是教你一些中文了嗎,你不是也學得挺好的嘛~”沙善北戶埋怨的道


“莫非某說的話不是中文”


“是中文…但…唉不管了,你跟我師父說的話都是中文,但是…你說的我聽不懂,我相信 小布也聽不懂”說罷還看了 小布


布見 呂布與 沙善北戶看向自己,先是愣了一下,嘴巴想說什麼但是身體卻是很誠實的點頭回應,表示贊同。


“…”


“你看,是不是,阿賴阿賴~”沙善北戶興奮的道


“汝…你…汝…你剛剛不也是說了幾句某…我聽不懂的話”呂布略顯彆扭的道


“喔~那是我家鄉話,就是真的的意思”


“嗯…原來阿賴阿來是真的的意思”呂布與 布一起點頭的道


“嗯~沒錯,不對…那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什麼我非得跟他去”


“汝…你是 布的器靈,本就因該與之…與 布同進退,況且你們之間的契合度遠遠不足,你與 布同去,除了培養默契外,你得盡道保護主人的職責”呂布一本正經的說道


“主人…我還得保護他…不對…主人是什麼意思”沙善北戶氣憤的到


“你是器靈他是主人,在主人強大之前,器靈就應該保護主人,這有什麼難理解的嗎”


“你這話…我不認同,照你這話來說,怎不見你手中的方天畫戟跳出來保護你”


“方天畫戟本是死物,是我讓他無敵,沒有我便沒有方天畫戟,況且…我這老友不需要器靈的加持,但凡有哪一個靈想成為他的器靈,現在都已經灰飛煙滅魂飛魄散了”呂布說著說著,轉身背對著 沙善北戶與 布然後仰望著天,一腳踩上不知什麼時後出現在腳下的石頭,微風徐徐輕撫,髮絲隨風飄搖,落葉也隨風捲起,雖是一副高人的姿態,卻有著說不出的蕭瑟感


如此的氣場及場面,讓 布也為之動容。


“又來了…你都不知道,這 阿布每次說道的時候,都來這套,看到沒有,石頭、微風、落葉、髮絲…成套的,我都看膩了”沙善北戶挨近 布的身側小聲的嘟囔道


呂布也彷彿聽到 沙善北戶的竊竊私語,冷不防的轉頭,目光犀利的看了 沙善北戶一眼,冷冷的道

“你說什麼”


“沒沒…我沒說話,不就是陪 小布走一遭嘛,我去還不行嘛,那個什麼匈奴也沒什麼了不起,我一刀一個,絕對保 小布完整無缺,順便將…將…你娘也給帶出來,絕對毫髮無傷”沙善北戶胸脯一拍的保證道,尤其是你娘這兩字,說起來特別帶勁


呂布回頭後,對 沙善北戶一陣冷笑,愣是讓 沙善北戶自顧自的研究,為何那冷笑那麼的狡詐,呂布卻不理會他,而是從石頭上走了下來,對 布說道

“這幾天,你在草原、瀑布、戰場上表現的很好,觀察力判斷力也進步的很快,在這麼多的複雜場景裡,還能保持冷靜,從中細心的觀察及判斷,如今這第二夢境裡,你好好善用你的觀察力判斷力,救出我們的娘親,但是記住你是用我們當時的身體,所以在有限的能力下,還請量力而為”


布眉頭一緊,默默點頭


呂布說完這幾句不明究理的話,就回頭拿出拉烙刀,沙善北戶見狀便說道

“好了,不要廢話那麼多,刀拿來,我好久沒有大幹一場了,在這裡整天被你欺壓,這火都憋不住了,終於有機會了,放心吧,不過是什麼匈奴什麼大奴小奴的,都包在我身上吧“


只見 呂布搖搖頭說道

“進去吧”


“恩~刀拿來”


“…”


呂布看了刀一眼,沒有說話


“不是吧,刀拿來啊…我不拿刀怎麼保護 小布,難不成要我赤手空拳,如果是這樣我情願回刀裡睡覺去”沙善北戶不悅的道


“你說的對,進去吧”呂布說道


“…”


“你當真”


“你說呢?”


“我進去了,誰保護他”


“不用你保護,進去”呂布話一說完,便將 沙善北戶一腳踹進刀裡,完全不理會 沙善北戶的抗辯,冷冷的道

“你安靜的待在裡頭,沒有我的允許,你不准出來”,


“我這樣要怎麼保護 布”沙善北戶叫囂的道


“你可以用說的”呂布說道


“說…不是…這怎麼可以,他要是與匈奴打起來怎麽辦,難不成我用説的,用說的可以把匈奴說死,你這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你幫他才是在害他,這世上的事情,他終得自己面對,我們是幫不了他的”


“不不不…你讓他用夢裡小孩的身體…對抗一整團的匈奴,你這是要讓他體驗什麼…體驗死亡嗎”


“你不是在嗎”


“你剛剛又說不讓我出來”


“嘿嘿嘿”


“你這笑…喔~我知道啦,我懂了,放心吧關鍵時刻我肯定會出手幫忙的,放心吧我明白了”沙善北戶略有所思的道


呂布沒也回答,只冷冷地笑著,然後將刀還給 布,然後說道

“布…記住量力而為,凡事不要勉強,運用自己的優勢,將娘親救出來”說罷便將 布送進夢境裡


一眨眼的功夫,布就出現在帳篷裡,見到娘親氣息虛弱的躺在床榻上,布愣了一下,那熟悉又陌生的臉孔映入眼簾,心裡莫名的激動,一陣酸楚湧上了心頭,顫抖的走上前,還沒到床邊,雙腿便不自覺地跪了下來, 饒是如此,布也沒也停下前進的腳步,就這樣跪著的走向娘親。


見前世娘親 黃嫣然躺在床榻上,面部蒼白氣游弱絲,幾呼是奄奄一息的模樣,布心裡沒來由的著急及擔心,立時便沾滿整個思緒,自然而然的悲從中來,雙眼淚水當下便想要奪框而出。


顫抖的話都說不完整,哽咽的道

“娘…娘親…娘親妳…醒醒”


這話一出口,布再也止不住眼眶後的淚水,跨越千年的親情,終於連結起來,布登時便明白 呂布當時的心境,不,是回到當時的心境。

布登時便懂了,眼前這熟悉的婦女,不是只是呂布的娘親,而是自己的親生娘親,因為那悲苦的感覺是騙不了人,那心中的酸楚也假不了,誰都沒有辦法在自己親人面前如此的淡定,尤其是見到娘親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那可是自己親生娘親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