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yverCKW

已經是兩女之父,不幸地更是中年發福的籃球員!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第一組文章之五

發布於

『一男,二女,三門票』 - 第一組,第五回 「The end of the good road?」- 作者︰@biuiam

原文在這裡! 大家可以去看看當時的comments,都頗有趣的!

圖片貢獻 pixabay

一條好路的盡頭?

建宗和王高還未有所反應時,就聽到Nicole高呼:「呀!熊爺!」只見熊爺已掙脫Nicole手上的狗帶,奔跑到蓉蓉的面前搖頭擺尾。「成功了!」建宗忍不住又笑出聲!

「咦!你又笑什麼?」Nicole追趕的同時不忘問道。「沒有!跟你來樂園太開心了,忍不住!」建宗摸一摸後腦,隨Nicole和王高走到趙甜面前!

「BB!你肚子好點了嗎?」趙甜關心的問建宗道,同時見到Nicole的存在。「這不就是傳說(對決)中的Nicole!?照片看過了,沒想到真人那麼漂亮!慢著,為什麼她會在這裡?」趙甜立即問道:「這位是……?」王高立即回答:「這是Nicole,我們Steem大大一的師妹。」然後收細音量說:「她跟我一齊來的。」

趙甜仍感疑惑之際,建宗立刻幫口說:「甜甜,難得碰上,我們一齊玩吧!」同一時間,王高亦跟Nicole說:「難得碰上,我們一齊玩吧!」

Nicole剛拿回熊爺的狗帶了,答道:「好呀!人多開心點!」趙甜卻隱隱有點奇怪的感覺,Nicole是王高的朋友?他們一齊來嗎?但建宗已這樣說了,難道現在叫他們走嗎?至少今天晚上整個建宗都是她的。「好吧!」趙甜爽快答道。


熊爺仿似忘記了Nicole的存在,連花生也不吃,只顧跟在蓉蓉的背後,四人、兩狗、一條好路,走到了過山車面前。建宗正想好與Nicole逃脫的藉口,趙甜便叫道:「BB!我們一起玩過山車吧!」建宗心感不妙,忙向王高打眼色,卻見王高時刻留意著熊爺,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智慧,完全見不到他的眼神,他更聽到Nicole回答道:「好呀!建宗,我們玩過山車吧!」

「建宗?不是王高嗎?」趙甜心感不妥,忙問道:「建宗?」建宗連忙一個手槌批向王高,王高反應過來,連忙答道:「好呀Nicole,玩吧!甜甜你也和建宗玩吧!」趙甜反倒冷靜過來:「好呀!」

由於不是假期,沒有很多人排隊,好快就到他們了,Nicole正想說跟建宗一齊坐的時候,趙甜已挽著建宗的手臂,緊緊扣在自己的身前,說:「建宗!我們上去吧!」硬拖著建宗上了過山車,上車前建宗回過頭來,給王高報以一個兇狠的眼神。

Nicole看著建宗和趙甜上了過山車,再看了看在寵物等待處的熊爺和蓉蓉,不禁感到奇怪,問王高道:「為什麼趙甜不跟你上車,還跟建宗那麼親熱?她不是跟你一齊來的嗎?」王高連忙答道:「趙甜就是這樣!我們幾個認識很久了,大家都很熟,她不喜歡我看到她玩過山車時害怕的樣子,總喜歡拉著其他男孩子上車,好吧!我們也上車吧!」

過山車慢慢的往上移動,建宗心情也越來越緊張,不是因為即將來臨的 地心吸力 X 物質 X 正弦角度所帶來的刺激,而是身旁趙甜的默不作聲。「Nicole跟王高是什麼關係?」趙甜突然冷冷問道。建宗不禁冷汗直下,答道:「其實……我還不太清楚,剛才見到他們,才叫他們一齊玩的,對不起啦甜甜,今天你生日本應應該二人世界的,但人多熱鬧點!最多今晚我整個身軀都是你的!」趙甜仍然冷冷的問道:「那麼Nicole剛才為什麼會邀請你一起上車而不是王……」她話還未說完,只聽建宗「呀」的一聲大叫,在地心吸力幫忙引領下,趙甜在物理定律前,只能乖乖閉咀

剛下過山車,建宗在腎上腺素衝擊下腳步不穩的說:「太刺激了!不行,我要去廁所休息一下!王高,扶扶我,扶扶我!」王高忙把他扶著快步走遠。「王高你幹什麼!我沒有付錢嗎!?」走到一個轉角處,建宗就吼道。「哎呀,你知我最怕狗,還要有兩隻,我也不想的!」王高無奈答道。「我不管!現在想個方法拉走甜甜,等我通知才叫她回來!」建宗繼續吼道。「呃……我真的很怕狗,我怕做不來……」王高答道,但眼神流露出一絲貪婪。「一小時100SBD!無賴!」建宗什麼也顧不上了。「成交!但我提提你,你任由趙甜和Nicole獨處,沒有問題嗎?」王高笑道。


「Nicole你好!我叫趙甜,我剛開學已聽過你的名字了,沒想到你真人那麼美!」在過山車的寵物等候處,趙甜笑著說。「不要這樣說!甜甜姐姐你才是大美人呢!」Nicole雖然天真,但聽到別人的讚美也不禁高興起來。「對了!你和王高認識多久了?」趙甜終於切入重點。「呀!我今天才認識他的!沒想到他那麼怕狗狗,哈哈!」Nicole答道。「今天才認識?那你怎麼今天會和王高一起來Steemitland?」趙甜心中開始有點不安。「不是王高跟我來呀,是……」趙甜還未說完,就聽到王高大叫:「我們回來了!」


四人、兩狗、一條好路,繼續掃盪樂園的機動遊戲,可是每當王高想找機會拉走趙甜時,趙甜總像已有所覺得緊挽著建宗,而每次玩機動遊戲時,趙甜也極速把建宗拉成一對,但更重要的是,Nicole也漸漸感到不妥。

已經下午六時了,四人、兩狗、一條好路坐在一個露天餐廳準備晚餐。由於計劃事事不順,加上時間無多,建宗心情極度不快,默不作聲,而王高也繼續時刻警剔著熊爺和蓉蓉,建宗心感這次的SBD真的是白付了,真的是power up比較化算,而趙甜,卻似是勝利者般甜甜的看著建宗。「我上個廁所。」趙甜的尿道括約肌堅守了一整天,終於忍不住了,就算建宗對Nicole有什麼,經過這一天,應該也沒有什麼問題吧。王高見到趙甜去了廁所,也知機的一同去廁所,只剩下建宗和Nicole獨處。

「建宗!甜甜姐姐是你的女朋友嗎?」建宗還未開腔,Nicole已很雀躍的問道。「她是......」建宗雖然是賤,但也不屑說謊,再者,他和趙甜在Steem大是公開的事,Nicole遲早也會知道。「嘩!我猜中了!多厲害!」Nicole興奮的拍拍手掌,跟著有點疑惑的問道:「但是你為什麼會約我來玩?那我不就是妨著你們的二人世界嗎?」建宗嘿嘿一笑,只好故弄玄虛的道:「你一會便知道了,現在不告訴你。」

這時候,趙甜和王高也回來了,建宗說一句我也要去廁所,走到廁所附近。「太可惡了!那個廢王高根本什麼都做不了!本來打算今天就KO Nicole的,現在那麼快讓她知道甜甜是我女友,甜甜又死纏著我,還有什麼辦法!過了今天要再進攻Nicole就沒有那麼容易了!」正當建宗煩惱之際,遠處聲音傳來:「Hey!這不是建宗嗎?」

建宗回頭一看,Arroon!?就是你這混蛋說什麼專二論,害我現在這樣!「Arroon大哥,怎麼你也在呀?」建宗冷冷問道。Arrooon遙指遠處的舞蹈演員,說道:「今天的舞蹈演員是我負責的,怎麼了?你好像有煩惱啊。」建宗雖然憤怒,但也知道Arroon的實力,就一五一十的告訴他。「啊!我有方法!」Arroon輕鬆的道。「什麼方法?」建宗驚喜問道,眼中隱現一絲𥌓光。「不告訴你。」Arroon轉頭離開道。「慢著!$500 SBD!告訴我吧!我們老二幫中專二王者的榮耀!」為了達成目的,建宗什麼都顧不上了!Arroon輕笑一聲,轉回頭來,在建宗耳邊輕輕說道:「霸王硬上弓(,一於用黃忠)。」

建宗嚇了一跳,不屑道:「你傻的嗎?這有用嗎?她告我強姦怎麼辦?」Arroon答道:「你才是傻好嗎?看來你已失去應有的冷靜了,Nicole這樣入世未深,天真無邪的女孩,你覺得她會有什麼反抗嗎?所謂米已成炊,到時候你編個故事,說什麼被人下藥也好,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床上也好,Nicole會相信的,她這樣的純情小女生,那時候米已成炊,要她跟你就不是難事。」

建宗想了一想,還是有所猶疑,Arroon續道:「你看著我的眼睛。」建宗看向Arroon,眼神開始有點迷離。Arroon繼續道:「一回我會找個機會給你們兩個獨處,你配合我就可以了,弄昏她後再帶她去酒店,趙甜那邊我會有方法,去吧。」建宗堅定的點點頭,然後回到露天餐廳那邊。


晚飯進行了一半的時候,一群身穿動畫人物的舞蹈演員突然走過來圍著他們起舞。「嘩!是美少女主公呀!」Nicole雙眼發光的看著其中一位舞蹈演員。「什麼!原來Nicole喜歡美少女主公!?Arroon這次真有辦法,但他下一步會怎樣?」建宗心想,同時Arroon過來了。「喂!建宗!王高!原來你們在這裡,你的朋友好像很喜歡美少女主公啊!」Arroon笑道。「喂!Arroon!又帶隊跳舞嗎?甜甜,這是我們的朋友Arroon,他很有辦法的!你對這些戲服有興趣嗎?不如我叫Arroon給你角色扮演一下!」建宗心知趙甜對角色扮演根本沒有興趣,故意問道。「沒有興趣。」果然,趙甜的回答和他的預料一樣。

Nicole聽到建宗的說話,卻立即問道:「建宗!真的可以試穿嗎?」建宗轉身向Arroon道:「可以嗎?」Arroon回答道:「也是可以的,我帶你們去後台試穿一下吧,但今天後台人比較多,只能兩個人進,這位小姐算一個,建宗你就一起來吧!」趙甜一聽便立即說道:「我也要進去!」Arroon笑道:「這位美麗的小姐,你就是甜甜吧!實在對不起,你的美貌太引人注目了,進去了上級必定會知道,我不想失去這工作啊!」趙甜聽到Arroon的讚美,心裡一喜,但仍繼續問道:「Nicole也很美呀,那她就無事了?」Arroon答道:「因為今天本來有一位演員來試鏡的,但臨時失約了,我可跟上級說Nicole就是試鏡的那位演員,所以沒有問題,但多來一位美女就不行了。」趙甜再問道:「那建宗呢?還有你為何不找王高?」Arroon哈哈一笑道:「建宗外表那麼平凡,那會有人留意他,至於王高的金髮太顯眼,不了。」趙甜的問題一一被Arroon輕鬆拆解,她雖心有不甘,但面對這外表溫文風度(內裏咸咸濕濕)的Arroon,也不好意思發作,便道:「好吧!建宗你們早點回來吧!」


Steemitland後台,看著Nicole穿著美少女主公的服裝照著鏡子,建宗向Arroon道:「真有你的!不愧是專二王者的榮耀!不像那個廢王高,什麼都做不了!」Arroon呵呵一笑道:「不用再捧我了,這毛巾有三氯甲烷(迷藥),酒店你早已訂好對吧!快點完事吧,王高應該撐不了多久,我先出去幫你應付一下趙甜。這裡有條員工通道可以直通往酒店,去吧!」建宗嘿嘿一笑,接過毛巾,從Nicole背後捂著她的嘴和鼻,很快,Nicole就失去了知覺。「Arroon,我走了!謝謝你幫忙!我下次搞的遊輪派對必不少你!」建宗抱起Nicole,沿著員工通道離開。

看著建宗的身影消失,Arroon撥通電話,對電話的另一頭說:「王高,我那邊ok了,行動吧。」只聽電話另一頭說:「放心,收了你那麼多SBD,我必辦得妥妥當當。」放下電話,Arroon冷笑的自言自語道:「建宗,你這次完了!上年讓你把到趙甜我已很不滿,今年你還想染指Nicole!?可惜!在我的手段下,你只是我隨手都可以弄死的螞蟻!這次看你如何身敗名裂!哈哈!」笑聲遠去,Arroon的身影漸漸隱沒在黑暗中。


露天餐廳,王高和趙甜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突然鈴聲響起,王高拿起電話聽過後,對趙甜說:「對不起,有點事處理,很快回來。」然後他竟走向他很畏懼的熊爺和蓉蓉,把一個髮夾放到熊爺的面前,慢慢離去。

熊爺嗅了嗅那個髮夾,突然瘋狂的向著趙甜狂吠,又向著蓉蓉狂吠,蓉蓉呆了一下,竟跟著熊爺向著趙甜狂吠,熊爺更輕輕咬著趙甜的褲管,像是想把她去哪處似的。蓉蓉被熊爺的舉動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站起來,熊爺和蓉蓉見到趙甜站起來,便一同奔到遠處,又回頭向趙甜狂吠。「他們想帶我去某處嗎?」自言自語中,趙甜隨著熊爺的腳步往前走。

Steemitland酒店的167號房間,只見Nicole躺在一張雙人大床上,不知是睡了還是昏了,一道黑影,卻慢慢的向著Nicole接近。那黑影腦海想著中學生物課中描述生物繁殖的內容,血液怎樣充滿了海綿體內的靜脈血管,精子怎樣在睾丸制造再在附睾慢慢成熟,精液怎樣在精囊、前列腺產生再由輸精管一路(向西)...... 雄性激素影響著他腦思路.....他真的要成為一條絶頂的好路? 好路要到盡頭?


有請@victorier為第六名寫完故事。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之一 (Steem中文區活動回顧)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之二 (比賽公佈)

去中心化故事接龍比賽 之三 (比賽開始)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