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叔|gunshock

浮沉於跟自己過不去的執著中/ 是邊緣回望後滑進的一界混沌/ 自火山爆發 血管裡滿是灰燼/ 皮膚下的性格 互不認識 互不相容/ 自以為是攻佔主性格/ 忘形以為全都是假貨/ 咆哮碎念自以為詩/ 悲觀在簾後扯著木偶線/ 散漫說他沒事。 Hope/ to stitch my book/ of ups & downs on a tightrope/ It chokes/ to elope.▐

你是鮭魚還是蝸牛?

我當然不會數落自以為鮭魚的蝸牛,我連鏡子都不敢直看。
Photo by June Andrei George on Unsplash

世上大概只有鮭魚和精子才配得上擁有逆流而上的能力。

所有其他的生命體,特別是群居和四肢的,在部族當中都有個頭頭。我不會稱呼為領袖(在我的字典中是個褒詞),除非是以保護和改善部族作為領導目標的。大家一般都先得順捋權者才能生存。一股日積月累的洶湧就成了單一流向的順流

滿足了生存,有了存在感,自然會想擁有更好的生活。站/游/走/爬/依附到了較高的上流位置,你就是個上流。那時候同類會看到你聽見你,你也有了足夠的自身力量和同伴支持去嘗試創造新的流向。不一定是完全相反方向的逆流,反正就是顯眼的不隨波。

你不隨波的成功率,與你口中及口袋中所擁有的成正比。別來說誰誰誰怎麼的都成功了,那只是個別幸運的歷史事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想伊甸和在現實中做到了的事,要注意兩者沒有必然的連帶關係,要不然滿街也是歷史人物。

即便在順流的習性中抱著各種不滿,確實也有不少的決定安於現狀,認為逆流的冒險會搶走已擁有的,或認為那不是唯一能帶來安穩美好生活的方向。遇有逆境,會像蝸牛般發動自我封閉的機制來抵抗,絕不會對抗反擊。

先休眠幾個月,等殼上的保命唾沫維持不了再算吧,反正現在又不餓。

而賭氣或細想後決定去衝它一波的,要三思:
⓵摸摸右邊口袋確認一下有多少注碼
⓶後袋裡有多少後盾支持
⓷剩下多少片能用的OK繃

想贏,是心態;押孤丁,是行為。可惜邏輯和上帝都有重複的強調說,在同一棋局中沒辦法讓所有人都贏。生活、生存、生命,都是死亡後不可擁有的東西。贏了,是真正得到了什麼?是當時為了不想順流而活的初衷嗎?還是人事都把驍勇都氧化掉、變質了?

態度和行為是個人意向的選擇而已。當中只要不相互矛盾不帶來傷害,於這塊還容得下自由意志的土地上,沒人有資格來評對錯。有些人有些時候閉關練練神功,把「我沒看見」、「我不知道」等厲害咒語變成口頭禪般的經文,或許就可避劫保命。又有些人有些時候會活得不快樂不耐煩,即便壽如松柏健步如飛都只能感到吊鹽水的枷鎖和苟存的痛苦。我沒有偏愛人生中哪一些時候,我正忙著在這些那些之間來回的浮游著。不靠譜,靠不到岸。

我不消極,不自卑,更不願意降低生活及周遭的水平。我只是對人與事不懷太多的期望和假設,尤其一堆在可防可控範圍外的蕪雜。我很清楚知道地球不因我而轉動,曾經的我為人人也從沒要求人人回報我。最近就連自己的軸心是什麼在哪裡都愈變模糊⋯⋯覺得只要有一個人願意為我而為,就是富足⋯⋯了吧。

我接受不如意的事,卻怎麼也學不懂如何面對失望的後遺。癒合需要時間,但時間本身不是靈丹,只能治好比想像中少的事,例如腳趾踢到桌邊後的瘀腫、影印機前的 papercut。我的哲學盡是矛盾阿Q潛意識神經,奇怪卻可以避開空歡喜的窘境。所以歸根究底嘛,我只是個自私精。

亲,在細閱後,請給我的手掌來幾個 high five 吧。免費計劃的用戶不是個藉口。只有這樣做,我才能在月底賺取一點來幫補。還沒有亦不打算再找同類的工作,說肺話就成為唯一又微薄的收入來源了啊,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